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开海 > 第九十章 驴子
    出了厕房,陈沐在天井中间站着摸着鼻子,说不清心里到底是尴尬还是无所谓。

    若说尴尬,自己便觉得有些好笑,不过是被个小孩子看去有什么可尴尬的;可若不尴尬,又是不是显得自己有些二皮脸了。

    稍后却又不禁莞尔地笑,人家小姑娘都没觉得怎么想,自己有什么好尴尬的,随之昂首阔步地走回酒馆。

    不过从后门一进去,目光越过柜台便见铺子里的客人都聚精会神地望向店门,仿佛有好戏看一般,接着就听门口吵吵闹闹,定睛一看不是方才那小厮还能有谁。

    店门外酒旗下小厮左右围着四五个街上游荡的顽童,穿的破破烂烂,大得比魏八郎长几岁、小的比魏八郎小几岁,左右年龄相仿的一干童党,围着小厮蹦蹦跳跳地起哄。

    “颜清遥、鬼大脚,不成瘦马成骆驼”

    野孩子们叫着陈沐听不大懂的话,围着小厮起哄,陈沐坐回桌边对看着闹的家丁朝店门口努努嘴,问道“怎么回事”

    隆俊雄笑道“几个乞儿跑到店里乞食,被主人家赶出去,瞧见这小娘子便叫骂大脚之类的话,看起来也是熟识了哟,先前还没瞧出来,这小娘子可真凶”

    随着他的话看过去,见这叫颜清遥的高挑小厮不知被人说了什么,白净的小脸儿上满是愠怒,抬手将额上四方平定巾一拽,紫衫袖往起一捋,露出两只光白似藕的小臂。

    陈沐以为她要和这帮野孩子动手,哪知小娘子素手一叉腰,昂首挺胸地对那帮野孩子骂了起来,开口声音清脆很是好听,说话却出口成脏,剽悍的很。

    “你妈才是骆驼,叫骆驼、叫驴子入你妈,老娘还不叫驴子入哩老娘让,让,这位军爷,怎么称呼”

    骂急眼了,小姑娘叉着腰气呼呼地扬着白里透红的小脸儿在店里环顾一圈儿,最后定在陈沐脸上,喘着大气儿对陈沐发问。

    饶是陈沐两辈子经历加一块,趟过刀山冲过枪阵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满眼都是不解地答道“陈沐,耳刀陈、水木沐。”

    咋还跟老子扯上关系了

    后边的话,水木沐之类对小姑娘显然并不重要,转头风火跑出两步,又恢复了叉腰仰头所向无敌的泼辣姿态,张口便道“老娘不让驴子入,老娘让陈军爷入你妈”

    眼看这店里站起来几个跨腰刀的军爷,将店门口一帮野孩子吓得够呛,都顾不上颜清遥骂些什么,各个都有了退意。

    陈沐身边小八爷眨眨眼睛,对小姑娘问道“姐姐为何叫我家千户入”

    小姑娘骂得威风,此时却是怂了,转头朝陈沐看了一眼小脸儿发红,接着扫眼看向店门口的野孩子,模样又活像斗胜的小公鸡,神气极了,抬起手臂指点江山,高高扬着小脸“你出门打听打听,整个广州府谁不知道陈军爷外号陈赛驴”

    陈,陈赛驴

    陈沐的面色表情极为精彩,他手底下的家丁旗官表情更精彩,店内的酒客表情更是精彩到无以复加转瞬之间酒馆中除了陈沐之外所有人都用自己有限的脑容量猜想出一个又一个诡异的故事。

    陈沐却只感到无可比拟的反差感好似晴天霹雳,眼睛看着门口傲立捋起袖子的小厮,却始终无法把这个出口成脏又是驴子又是赛驴的小姑娘和三刻之前恭敬叉手对他们说军爷饮酒当豪迈的人影重合一处。

    “千户,你,你啥时候有这”

    付元话没说完,被陈沐用极其凶狠的眼神将话噎回肚子里。

    眼见几个跨佩刀的军户自桌案起身,那帮野孩子童党皆四散而去,陈沐也只当是笑谈,正要坐下,却见那小厮又走上前对他抱拳而笑,一双眼睛弯成月牙,道“多谢军爷解围”

    她倒是潇洒

    “净给我惹祸”

    颜清遥拱着手还没收回去,便被柜台走来的店家拽到身后护住,言辞虽有管教之意,但更多的还是赔罪。

    店家掌柜看上去四十来岁,但眉目沧桑拱起的手也带着龟裂与老茧,穿着朴素非常着实不像是能在广州府城外开一家偌大酒铺的商贾,此时掌柜的朝陈沐陪着笑脸说道“小的教女无方,得罪军爷,还望军爷海涵。”

    “清遥,给几位军爷上一坛橄榄酒”说着掌柜的挥手道“今日几位军爷的饭菜权当小店赔罪。”

    明朝自太祖皇帝起便严令商贾不得着绸缎等名贵衣着,故而市井商贾只能穿着绢、布材料的衣裳,不过这掌柜与小厮颜清遥一样,不论头戴方巾还是脚下鞋袜,都干净如新,令人看着心生好感。

    “店家多礼,不过小事。”陈沐抱拳相应,随后对店家问道“先前小儿聒噪,陈某觉得着实有趣,掌柜如若不忙,还请坐下聊聊”

    店家掌柜倒也好说话,尤其余光瞥见靠墙角空着座椅上摆着青色官服与绣熊兽的补子,又拱手行礼道“想不到阁下竟是守备,真是令小店蓬荜生辉,清遥,端两壶扬州雪酒来”

    说罢,这才依言坐下,不至于战战兢兢,却先端着酒壶给几人通通满上。

    “小老儿你倒眼尖,却是看走了眼,这是我们家千户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