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一千八百昼 > 第40章
    小伍这话说出口, 对面的两人都愣了下。

    顾津心中有些异样, 下意识去看侧前方的男人。

    李道却没回头, 大踏步过去, 把伍明喆甩到墙角,扬手就是一鞭子。

    “啪”一声脆响, 顾津跟着一抖。

    他是真下狠手,伍明喆疼得嗷嗷直叫唤,身上像长了跳蚤,左躲右闪就要往别处跑。

    李道手臂又挥下来,截住他去路。

    “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他声音冰冷, 面上表情带几分狰狞,像质问, 又似自言自语“老子叫你偷,还偷不偷偷不偷”

    小伍一连串的说着错了, 双手抱头,整个人缩在角落里, 胳膊上现出一条条不规则红痕,看着很是惊心。

    李道粗神经,正在气头上谁也拉不住,手上没轻重, 哪里还顾忌什么后果,恐怕把人打死的心都有了。

    顾津掌心全是汗, 想上去阻拦,鞭子差点甩到她身上。

    “李道”

    李道充耳不闻, 甩鞭子的动作又狠又利落。

    伍明喆向来都听李道的话,可几鞭子抽在皮肉上,不只身体疼痛难忍,心里也一阵阵不是滋味,又当着顾津的面,就觉得颜面尽失,前所未有的委屈。

    他抱着头,大胆吼“哥,你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一个小把件,至于这么打我吗”小伍眼通红,梗着脖子一股不服的劲头“我又没得罪你,你凭什么”

    一听这话,李道倒是气笑了,“我打你是因为你得罪我”

    小伍这话终于让他停下动作,他浑身火辣辣的疼,怯怯嘀咕“咱以前谁都没少做,你现在反倒当起好人了。”

    李道怒极,啪啪又是两鞭子。

    小伍疼得龇牙咧嘴“哥,我错了我说错话”他蹲在那儿,双手合十“我姐死前让你照顾我,你就饶了我这一次,下次不敢了。”

    李道动作微滞,停了下来。

    听到这话,顾津心中不知什么滋味,从两人的对话中她隐约知道,除了杜广美以外,还有第二个女人的存在,她和李道关系匪浅,并且人已经过世了。

    犹豫几秒,顾津走上前,双手揽住他小臂,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李道转过头,两人四目相对,他周身戾气少了些。

    半晌,李道看回伍明喆,手撑住跨,气息渐匀“说说,刚出来那会儿我怎么说的”

    小伍浑身都疼,不答他的话,这会儿只顾埋着脑袋抹眼睛,低声嘟哝“我想我姐了。”

    本来想借伍明歆让李道心软,他心中藏着委屈,反倒真的开始想念她。

    刚压下去的火气再次窜上来“有脸提你姐”李道嘴角一斜“提谁都没用,看她现在能不能活过来救你。”

    小伍毕竟年龄不大,倔脾气上来,只顾着呜呜哭“那你打死我吧,我下去,省着她再往上面跑。”

    李道见他那副滚刀肉的样子,鼻孔直蹿火,一甩鞭子,又要开打。

    顾津拉住他,恳求的语气“别打了。”

    他下意识挥手臂,将顾津不轻不重地甩出去,等到想起要捞,顾津脚下一绊,已经摔跌到地上。

    李道立即来扶。

    顾津却咬唇看着他,忽然大声“你打死他吧”她拍开他的手,撑起身体,转头就走。

    李道一懵,看着那丫头倔哒哒的背影,小辫子左右摇晃,快晃到天上去,暗想可能摔疼了,不禁挠了挠额头。

    这回小伍也顾不上再打,李道转头指着他“蹲这儿反省,我回来之前动一下扒了你的皮。”说完扔下鞭子,回车里取来先前的黑色塑料袋,直直朝顾津追过去。

    沿着路往前,穿过一小片树林就是水库,水库沿岸是疯长的杂草和一些碎石块,四周没有灯,只靠头顶的星光照明。

    顾津深一脚浅一脚,没多远就被李道追上了。

    他拉住她手臂“哪儿去”

    顾津说“我先回冯大姐家,你慢慢打。”

    “方向不对。”

    她蓦地停下,低着头不看他,又朝相反的方向走。

    李道拿身体挡住,她往左,他也往左走,她向右,他伸臂把人圈怀里“摔疼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没有。”顾津挣了下,也知道自己这顿脾气发得名不正言不顺,只说“你手上没轻重,怕你把他打坏了。”

    李道哼了声“不教训怎么长记性”

    “你总是动手,难道除此之外不会用别的方法去解决”

    李道说“打一顿最直接,省唾沫。”

    顾津气咻咻地瞧着他“就不怕小伍口服心不服”

    “不服也给他打服。”

    “你这叫蛮不讲理还有今天早上,你竟然跟小春说,让他拿着枪去崩别人,虽然枪是木头做的,但有你这么教育引导的吗”

    李道不承认“我说过”

    顾津没言语。

    他正色道“肯定没有,你别冤枉人。”

    顾津胸口起伏,也懒得跟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