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白月光佛系日常 > 正文 第99章章 终了
    郁暖又梦见了一片虚空,这次她没有站在熟悉的地方, 四周是一片云雾, 她穿着火红的长裙, 长发被风吹拂得有些乱, 赤着脚踝走着, 漫无目的,满心平静。

    她看见远方有个男人,一袭广袖道袍,泰然清癯, 风清月朗,漆黑的长发随着风缓缓飘散,隐有些含蓄威重的气场, 连通整片大地之气脉, 也叫人下意识忽略了他的身材和样貌。

    郁暖顿了顿, 急忙提着裙摆向那个人走去,可是无论怎么走, 她都接近不了他。

    男人永远都离得那么远。

    她停住了脚步, 对着那个方向清浅道“请问这是甚么地方”

    郁暖疲惫极了, 促不防便一脚踏歪了, 扑通一下软坐在地上。

    但她却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甚至一点痛感都没有,可肌肤触碰到冰冷地面的感觉, 却那样真实。

    再抬头时,那个男人已经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远空中的一个声音, 缓慢低沉道“无色天界。”

    世俗和物质外的存在,没有岁月,没有情感。

    超脱六道,众生不存。

    “也是你的家。”

    郁暖捂着额头,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无边云海中,轻声抵抗道“这里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我夫君那里。”

    那个声音带着点笑意道“是么。”

    郁暖又疑惑的慢慢起身,皱眉道“你是谁你是那个当初把我从他身边带走的人吗你为什么这么做”

    他没有回答,声音很平缓的从天际传来“你很想回去”

    郁暖道“当然想,为什么不想”

    他了然叹息道“你一直不喜无色i界。”

    郁暖觉得他们没法交流,脑回路不在一个频道。

    于是她只道“我想立即回去,求您了。”

    她又跪在地上,双手交叠,极虔诚的给他磕了三个头,她认为那个男人一定看着自己。

    男人的声音似乎沉吟着,又笑了笑道“那么喜欢人间”

    郁暖反驳道“我喜欢有人情味的地方,可不止是人间。像这个地方我就不喜欢,多呆一瞬都不喜欢。”

    这句话来得毫无预兆,但郁暖说出来却这么任性,仿佛是她理直气壮说了无数遍的话。

    他道“可。”

    这次只有一个字,没有情感,甚至懒得再问她甚么。

    郁暖又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又怎么会穿进一本书里这实在太奇怪了”

    她说着又背过身去,目光垂地,看着层层皑皑的云雾,不知想些甚么。

    听那个远空的声音平寂不言,郁暖又笑着道“算啦,不知道也没什么不好的。”

    “我都可以,所以无所谓啦。”

    过了很久,她眼前的瀚海缓缓分流,露出底端的深渊峡谷,潮汐起伏多变,只有她面前的世界那样寂静骇人,而深邃的漆黑中,有一处水晶棺,里面隐约躺着一个少女,穿着火红色的衣裙,肤色冰白似神女。

    郁暖摇了摇头,轻声道“给我看这个作甚呀,求您让我回去罢。”

    远空的声音传来。

    “你向来记得。”

    郁暖轻轻笑了起来,眼角流下一点泪水,慢慢道“我记得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记得我的夫君,我的孩子”

    “你记得你的诺言。”

    郁暖听到此,面色放空,凝视着远方不说话,似乎只是拉着脸与他对抗。

    她却慢慢起身,走了两步坐在峭壁上,笔直细长的腿悬于深渊上,偏着头看远方没有日月的天空,柔弱身子瞧着要危危坠落,她却悠闲晃动了白软的脚丫。

    她伸出手点着天上的流云,笑了起来“我想要有凡间的星空,流云实在太无趣飘渺了,我不再喜欢了。”

    于是很快,无声无息间,天上便出现了一片星海,就像铺陈在巨大的丝绒布上,无数华丽的钻石争相璀璨。

    可她还是不高兴。

    郁暖终于看着星河,托腮回答道“但我不记得,您这么卑鄙。”

    她的声音清丽婉转,却隐隐冷漠至极。

    他笑了笑“三千小世界,唯有六十七个有你神思,剩余的贰仟九百叁拾叁个世界,都没有你。”

    郁暖软软哼一声道“那也没有您这样,做尽了令我痛苦的事。”

    “你的心已是我的。”

    郁暖起身,冷冷道“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你这个讨厌的人。”

    没人阻止她。

    郁暖便一路走了很久,直到路边繁花盛开,绿草茵茵,星空变成了碧海的倒影,鱼儿在瀚海中游动,摇晃点涟漪,如镜般的海面倒影起繁世间,比人界的天空还要美丽深邃。

    但她却一直走一直走,不肯再回头。

    后来,郁暖的面前出现了一丛荆棘,她走不过去,于是气得踢了一脚,白生生的脚底将要碰到硬刺,可刺上却开出累累花苞,一点点在她面前绽放,软和托住她的足底,血红冷艳,却也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