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嫁给反派之后[穿书] > 苦春其二
    梨越这几声嘹亮高亢地喊下去, 在夜色里格外明显。临画顾不上心中的澎湃, 一把捂住梨越的嘴:“你先别喊了!”

    “唔唔唔!”梨越立刻点头,掰开临画的手小声道,“哥们,那什么,能不能先把刀放下?”

    凤子衿眼见临画和梨越一副相识的样子,轻哼了一声收起金刀, 道:“算你走运。”

    说起来,凤子衿和梨家也有一段渊源,他曾在梨家做过门客。

    临画问梨越:“你来这里做什么?”

    虽说秋、梨两家向来交好, 但这一次来的只有秋家。白天临画等人一路走来并未看见紫衣的梨家人, 所以他这个人的出现确实古怪。

    “呃,”梨越道, “说来话长……我如果说好奇,你信吗?”

    郭岩大约是怕添乱,一直默默旁观,此刻才道:“这位小公子, 既然是误会一场, 那不如先一同离开这里?”

    言下之意, 想聊天能不能换个地方?

    系统终于不叫了, 打出一行【小同志, 恭喜他乡逢故交】。临画有千言万语憋在心里,憋得快爆炸了,但也只能淡定地点点头:“走。”

    *

    这一趟回到客栈, 已将至深夜。

    但齐城民风开放,即便此时闹市也是灯火通明,客栈旁的茶馆里也仍坐满了客人。

    临画正与梨越面对面坐在茶座二楼窗边。夜风吹拂,窗外是万家灯火。

    “你真的不是,那什么……男装大佬?”临画坐下来第一句问的就是这个。

    他此时才看清了梨越的长相。确实是书中说的“唇红齿白”、“杏眼柳眉”……但临画一直脑补的是个少女,此刻男女主青梅竹马骤然变成了竹马竹马,怎么看怎么违和!

    梨越道:“……当然不是!我是货真价实的汉子!”

    “哦。”临画凉凉道,“请问青菜大大,穿成自己笔下的原·女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看梨越直翻白眼,临画才换了个话题:“原世界你完结了吗?”如果太监的理由是作者穿越了……那可是非常强大了。

    梨越道:“我是个有坑品、有节操的作者,怎么可能不完结!”

    说到这里,他十分悲愤的样子:“我写完最后一章,没来得及订票出去玩一圈,就穿了。熬夜不仅会秃,还会猝死又穿越啊!”

    “不过你也别想让我剧透!”梨越转而又字正腔圆、理直气壮道,“我不记得剧情了。我的系统把主要剧情全给我锁了,现在我记得得只有模糊的框架。”

    临画吐血:“那我要你何用?”

    “不过虽然我不记得剧情,但剧情发生了我能感觉到是不是我写的。但是这个世界好多剧情我一点印象都没有,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原来是你篡改了剧情啊!”

    临画无话可说,梨越说到这里笑了下:“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我到齐家去就是好奇,这剧情发展连我都猜不到了。结果……咳咳,话本里的潜入桥段都是骗人的。”

    临画心道:……揭瓦还揭错了地方。这么智障的举动,青菜巨巨,你真的好意思吗?

    两人又互相交流了经历,不知不觉,茶水都已经凉了。茶座里人声渐息,远处灯火也灭了不少。

    “不过……”梨越轻磕茶盏,抬起头,神色复杂道,“我还记得一件事。”

    临画问:“什么?”

    梨越道:“……兰渊玉的最终目的是要毁灭世界。”

    临画:“…………”

    “我……”临画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你都设置的什么中二玩意!?”

    “不过你放心!”梨越赶紧举起双手以示清白,“如果按照你的说法,兰渊玉的黑人格黑化程度也只有40%的话,那他是不会想着毁灭世界的。”

    临画道:“这不是重点!”

    因为反复被伤害,黑化值突破极限想拉整个世界一起陪葬,这是套路,不难理解。重点在于,他是想通过什么方式毁灭世界的!

    梨越丧丧地点头:“是啊。我知道重点是什么。”

    《千炼》不是无脑设置人物能力的文,临画和梨越都可以肯定,原著中不存在单单通过某个人物的能力就能毁灭世界的设定。

    那么,原著兰渊玉一定是通过某种方式欲图达成自己的目的的。或者是某种媒介,或者是触发了什么力量。

    “而且我记得,”梨越虚弱地道,“就是……原著中最后会有一个巨大的危机,足以威胁世界的那种。兰渊玉利用了它。”

    于是现在的情况就变成了,他们知道会有灭世的危机,知道这个危机还可以被人利用,却不知道这个危机是什么、从哪里下手!

    临画道:“我心好累。”

    梨越道:“我也是啊。”

    临画道:“……还不是你设置的!”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秋恒还是个小屁孩,我呢就不用说了,混吃等死。妈的,我绑定的系统是什么隔壁绿**家的,非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