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病名为爱 > 第六十种爱
    女人脸上的笑容在看到何愈后, 微滞片刻。

    徐清让将询问的眼神移向吴婶, 似乎在疑惑, 为什么她也在。

    吴婶出声解释“夫人生前和苏小姐的母亲是挚交好友, 所以这次生日, 特地让她过来。”

    徐清让低恩一声, 而后看着何愈“饿了吗”

    “还好。”

    苏汋从楼上下来,脸上的笑容恰到好处。

    她天生就长着一张温婉的脸,今天穿了一身浅杏色的长裙, 更是将她身体玲珑的曲线给展现出来“路上堵车吗”

    亲昵的语气, 似乎和徐清让格外熟络。

    屋子里开了暖气,才进来没多久,就察觉到了热意。

    他脱了外套,搭放在手臂上“还好。”

    语调清冷,疏离感明显。

    何愈哪怕神经再粗,也闻了那股不太对劲的味道。

    突然想到白悠悠和她说的话。

    所以现在她应该做点什么

    她当然相信徐清让,可是情敌都这么直白的在她面前勾搭她的男朋友了, 她要是还坐视不管的话, 岂不是显得很怂

    想了想, 她也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

    平时说起骚话来头头是道, 关键时刻倒掉起了链子。

    楼上再次传来动静, 是一道不太客气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

    何愈抬眸,楼梯之上, 穿着藕粉色针织裙的女人拿着手机,视线从徐清让身上扫过, 最后停在何愈身上。

    沉默片刻,鼻孔出气“哼。”

    吴婶笑容有些僵,过去低声斥责她“你怎么和你哥说话的。”

    父母离世的早,徐铮是吴婶看着长大的。

    是除了爷爷以外,她最为尊敬的人。

    眼下她都开口了,徐铮只好不服气的闭上嘴。

    家里人不多,而且都是些餐桌礼仪很好的人,一顿饭,吃饭的格外安静。

    徐清让家的厨子手艺不错,除了清淡些以外,都很合何愈的胃口。

    他们好像都吃不得辣,徐清让平时是一点辣都不沾,之前何愈不知道,带他去吃川菜,他要了一杯水,吃之前,他会先放进水里。

    辣油漂浮在水面,可能是看着有点不适,他吃了一口就放下筷子,安静的看着她吃。

    那次之后,何愈才知晓,他吃不得辣。

    却还是依着她的口味。

    吃完饭以后,徐清让公司有点事,出去接了个电话。

    徐铮歪头打量着何愈,眼眸微眯,不知道在想什么。

    何愈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起身四处看了看。

    身旁递过来一个咖啡杯。

    往下,是握着杯柄的手,纤细白皙,指甲的颜色,是浅棕色。

    “我亲手泡的,味道应该还不错。”

    女人笑着将咖啡杯递给她。

    何愈伸手接过,说了声谢谢。

    安静的环境,她正仔细打量着墙壁上的那副油画。

    苏汋que晃动手中的杯子,歪头给她做起了介绍“这幅画,是徐伯母亲手画的,当年,她和我妈都是美院毕业,从初中一直到读大学,都是同学。”

    像是在急于证明什么。

    证明,她和徐清让之间的关系,其实要比何愈和他的,要亲近很多。

    莫名觉得,这种情况似乎经常出现在那些偶像剧和古早言情小说里。

    何愈屈指挠了挠前额,有些尴尬。

    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吧”

    正当她准备告诉苏汋,她已经和徐清让在一起了的时候,客厅外传来东西摔在地上,破碎的声音。

    去到客厅的时候,下人正清扫着碎瓷片,吴婶拿了医药箱给徐铮包扎。

    苏汋皱眉过去,问她“怎么回事”

    吴婶叹了口气“这丫头做事毛手毛脚的,非说要帮我收拾,结果好了吧,把自己给弄伤了。”

    徐铮看着吴婶笑道“我没事儿,就是不小心被碎片划到了而已。”

    她的笑容,不同于面对徐清让时的刻薄和尖锐,纯粹的就像是一个小女孩。

    何愈其实很不解,徐清让那么好的性格,为什么徐铮会这么讨厌他。

    门被推开,徐清让从外面进来。

    视线在徐铮包扎过的手上停留片刻,低声问“怎么回事”

    吴婶收拾好医药箱起身“刚刚不小心把碗给摔了,收拾的时候手划着了。”

    他往前一步,刚想说些什么。

    徐铮脸色瞬变,极不客气的从他身边走过去,冷哼一声。

    徐清让没说话,站在原地,神色如初。

    苏汋安慰他“我去看看她的伤势,你别担心。”

    然后也急忙跟了过去。

    吴婶看到这幅景象,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徐清让很小的时候就被人贩子拐走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