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小妾不一般 > 正文 第90章 第九十章
    陈阙余和杜芊芊成亲没多久, 隔个天就要吵架, 杜芊芊回回都想忍下来,但是呢,陈阙余这个人实在太过分了,每次都不会让着她, 好像看见她就会觉得很恶心一样。

    新婚头一年, 陈阙余的父亲尚在人世,他行事说话都还比较收敛,每天也都肯过来她的院子里, 晚上偶尔还会留下来用饭。

    杜芊芊既盼着他来, 又怕他过来, 一个人能闷成他这个样子也是了不起, 吃饭的时候一个字都不会说, 除了碗筷的声音几乎听不见其他的。

    等用完饭呢, 她厚着脸皮问他留不留下, 回应她的是陈阙余轻蔑之极的眼神, 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来表示对她的不屑。

    她心想不留就不留呗,何必要甩脸子给她看

    偏偏陈阙余这个人脑子跟有毛病一样,哼也哼过了,不屑也不屑过了, 最后反而留了下来, 冷着脸坐在床边,好半天才憋出两个字来, “去洗漱。”

    杜芊芊被他这三个字气的几欲吐血,她留他下来就是为了那什么吗她就是想和他说说话多待一会儿罢了。

    “时辰还早。”

    陈阙余又露出了那种让人想揍一顿的表情,三分不屑七分讥诮,眼神里是浓浓的嘲讽,他从鼻子里哼出了声。

    杜芊芊告诫自己要忍住,不能因为他一个贱嗖嗖的表情就生气,要克制自己,她扭头就往外去,“我去看看书。”

    陈阙余的声音从她背后传过来,“我以为你就会骑马打架呢,原来你也还会看书啊。”

    杜芊芊停下脚步,满脸愤怒的转过头来,恨恨的盯着他看,“你这个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我怎么就不会看书了我也是上过正正经经的私塾的”

    陈阙余从床上起身,踱步走到她身边,表情嫌弃,“是,你是读过书认得几个字,我可听说你当年是常常被老师罚站罚抄书的,成绩也不怎么好。”

    虽然他说的都是实话,但杜芊芊就是不爱听,她用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我不想跟你吵。”

    陈阙余撇嘴,“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吵”

    杜芊芊受不了他对自己百般嫌恶的表情,若不是他父亲去杜家敲打,她爹能上门提亲吗她是满心欢喜的嫁给他,但若陈阙余不愿意大可拒绝,如今娶了她,又不看好好同她过日子,也不知道在作些什么。

    忍无可忍,她不想再忍下去,愤愤道“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跟我说话非要夹枪带棒吗你这样就开心了吗”

    陈阙余回答的理所当然, “开心啊。”

    反正他看见她不舒服心里就很开心,他就是见不得杜芊芊好。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了,我要去看书。”

    “刚好,我也不想理你。”

    夫妻两个的矛盾久而久之就传到了陈阙余父亲的耳朵里,他父亲身体不太好,管过一两回就懒得再去管了。

    过了没半年,陈阙余的父亲过世了,年纪不算大便得了重病,杜芊芊记忆中他父亲是个很冷漠的男人,常年面无表情,气势威严。

    对于他父亲的死,陈阙余好像不是很难过,面色如常,说话办事和从前没有两样。

    可杜芊芊的日子却越发的不好过了,府上如今就他一人做主,他做什么说一不二,她半点权利都没有。

    杜芊芊花了两年时间才认清楚原来陈阙余是真的不喜欢他,强扭的瓜不甜,她放弃了,不会留他,也不会花时间和他吵架了。

    提和离之后,她以为陈阙余应当是求之不得。

    可是她猜错了,那个男人愤怒的看着她,像是要把她给杀了,双袖的手蠢蠢欲动,好像下一秒就要掐到她的脖子上,不过他忍住了。

    陈阙余忍得了一回,却忍不了第二回,尤其是杜芊芊之后每次见到他总是要提上一句,你什么时候同我和离

    他接连好几天都睡不着,恰好这时府里的人来报,说小公主准备好的毒药已经被送进了府中,陈阙余当时笑了笑,心想这药送的还真是好啊,杜芊芊若是死了,他也就不用这么烦躁了。

    于是他亲眼看着她身亡,陈阙余看见她倒在地上的惨状,心狠狠抽了抽,疼的紧,不过他仍然绷着脸,不让人看出不对来,他蹲下身子,手指颤抖的探上她的鼻间,确认了没有气息,一颗心不断的往下落,胸闷气短,脸白的没有血色。

    陈阙余抱着她的尸体回了自己的屋子,将她好好的放在床上,他坐在床边,此刻的眼神中竟然流露出几分痴迷,他伸出手指,冰凉的指尖一点点划过她的脸颊,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十分恐怖,“你怎么这么容易就死了你看,没了我你不行的,为什么就不能听话一点呢偏要闹着和离,这下好了吧,命都没了。”

    躺在床上双眸紧闭的杜芊芊早就听不见他说话的声音,可陈阙余还像是个病人一样,神情恍惚的看着她,对着她的尸体自言自语,“怎么了这回不跟我吵架了”

    眼眶似乎湿润了一点,然后很快就被陈阙余给逼退了回去,他的神情越发的恐怖,“其实你死了也挺好的,真的。”

    管家不知道他在屋里和一具尸体待了一天都在做些什么,等到第二天天亮,斗胆敲了门,“爷,最近天气越来越热,夫人的尸首还是要早早下葬啊。”

    等了一会儿,房门被打开。

    陈阙余面色如常的出现在他眼前,眼睛里没有任何的光,他很平静的说“火化了吧。”

    管家吃惊的快要说不出话来,“火火火火化”

    平常人家都不会用这种法子对家里故去的人,爷他就算再恨,也不能火化啊

    “您三思啊。”

    陈阙余主意已定,谁劝都不会改,再说他父亲死后,再也没有人能拦着他不让他去做什么,他定定道“就火化。”

    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也好。

    他什么都不会想了。

    管家即便不愿意也没办法违抗他的命令,这事不好声张,偷偷找人搭了火化的台子,亲眼见着陈阙余把夫人给放在上面。

    他的手上拿着火把,只要轻轻在柴火上一点,火势就会起来,陈阙余看着仿佛只是睡着了的她,忽的一笑,“我会忘了你的,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你,我不会承认的,所以杜芊芊哪怕你在下面也不能忘记我这个狼心狗肺的丈夫,你得等我。”

    他抬起手,脸上的神色极为冷淡,火把被他抛了过去,熊熊的火势立马就燃了起来。

    陈阙余冷眼注视,等火光开始吞噬她的身体,他脸上总算有了列横,双眸欲裂,眼眶里全部都是血丝,他抬起脚,似乎是后悔了,想要冲上去将她抱出来。

    身后的管家及时出声,“爷,火烧的正旺,您往后退两步,免得伤着自己。”

    他沉默了一下,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去。

    烟灰尸骨灰都融到了一起,落在地面上,陈阙余跪在上面,手里拿着个小坛子,一把一把的将灰抓进手里,然后一丝不漏的全都塞进那个小坛子中。

    骨灰坛被陈阙余放在他的书房,他时常会抱着那个小坛子自言自语,若这时身边有人在,恐怕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是他亲手毁掉原本的幸福的。

    陈阙余不恨任何人,不恨他父亲的冷漠,不恨他灌输给自己错误的观念和想法,他就是恨杜芊芊,恨她说喜欢自己却又不能对自己全心全意。

    甚至是没有理由的恨这个人。

    她那么简单的就把和离两个字说出口,迫不及待想要离开他,这是陈阙余最无法容忍的事情。

    所以哪怕她重新回来了,换了一种身份出现在这世上,知道她和容萱有了鱼水之欢,甚至都已经有了孩子之后。

    陈阙余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先杀了孽种再杀了她。

    老天爷从来不肯眷顾他。

    眼看着她生活美满,陈阙余还真的是不甘心啊。

    可这回他再怎么不甘心都没有用了,这世间能让他留恋的东西太少太少了,权势地位对他来说唾手可得。

    陈阙余病重的那段日子里曾经幼稚的想过,她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来看自己一眼呢

    她果然没有来。

    病入膏肓的他常常做梦,梦里面有个穿着火红色衣裳的姑娘,骑马跟在他的身后,一个劲的喊他,“陈大人、陈大人。”

    少年转过头,哼了哼,“你别跟着我。”

    “陈大人,我是有问题想请教你。”

    他不说话,那道声音却不见停。

    “陈大人,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漂亮的懂事的”

    “陈大人,你觉得我怎么样”

    “陈大人,你别不理我啊。”

    梦中的他渴望去碰那个神采飞扬的女孩,手指戳了上去,整个梦就碎了。

    死之前,他想如果给他一次说话的机会。

    他是不会对杜芊芊说对不起的,更不会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只会清清淡淡的说上一句,“当年撒了谎,没有不喜欢你。”

    只不过,他真的很可怜,年少不知早已对她情根深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