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谢相 > 第四十二章
    那段时日, 真是灰暗。长安中无敢高声语者, 未央宫内无一处笑颜。章台好似被血洗过一回, 过去数月, 腥气不散。

    偌大的太子宫, 数千宾客,全部罹难。妃嫔皇孙,无一存活。

    羽, 凋零殆尽。卫氏亲族, 也卷入大半。

    不知是皇后以死明志,打动了武帝,还是太子自缢惨死,使得武帝悲切。留在宫中的谢漪, 竟未获罪。只是椒房殿无主, 她不能再在椒房居住。

    太子谋逆,罪不容诛,他宫中宫人也多入罪, 宫娥没入掖庭。谢漪见此,为便于照顾, 自请入掖庭。

    武帝不想见她。她在宫中十余年,也曾与太子、公主, 同出笑语,也曾孝顺皇后, 为皇后排忧解难。

    武帝晚年失子,悲切之心, 难以自抑,不愿见她这能令他想起伤心事之人。

    她在宣室被拒之门外,宫人自是愈加看低她。皇后没了,太子亡故,卫氏一蹶不振,她一小小女子,前途未卜,多半少不了一个凄惨下场。

    但谢漪却似全然不知。她仍旧去了掖庭。

    旁人只以为她不敢居华室,恐受陛下厌恶。连掖庭令也是做此想。谁知不到一月。谢漪找到了他。

    宫娥显怀,要想在人来人往的掖庭瞒下去,必得有掖庭令相助。

    掖庭令初闻此事,吓了一跳。巫蛊之祸还未平反,太子仍是造反的罪人,收留太子血脉,无异附逆。他一微不足道的掖庭令,岂敢为之

    谢漪说服了他。

    “这是太子唯一的血脉。太子叛逆,也是陛下亲子,陛下未必忍心见太子无后。君上呈此事,陛下罪或不罪,君俱不得好。若暂且掩下。”谢漪顿了顿,语气斩钉截铁,“君之富贵,系于此子。”

    掖庭令被说服了,却不是为富贵打动,而是为避祸。

    幸而半年后,武帝下诏彻查巫蛊之祸,诬陷太子的奸臣小人,全部伏诛。

    掖庭令回想起来,依旧叹息不止“真是艰难啊。掖庭来来往往皆是人,有宫人,有妃妾,杂乱无章。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藏匿一个怀了孕的宫娥,其中艰险,可想而知。那数月,臣一个字都不敢多言,一步路都不敢多行,唯恐教人看穿。相比之下,丞相使人钦佩。”

    刘藻听得揪心,闻得丞相二字,她像是被悬到了空中,无处着地,用自己都未发觉的慎重语气,小心翼翼地问道“丞相如何行事”

    “丞相如常起居。应对过几番查问。后武帝怀念起太子的好,建思子宫,使得天下悲切,召了谢相去,问她,是要爵位封邑,余生无忧,还是要入朝为官,挣一个兴许一场空的前程。谢相选择了后者。”

    掖庭令一点一点地述说,偶尔还停一停,回想一番。刘藻竖起耳朵,一个字都不愿落下。倘若如掖庭令所言,谢相岂止是有恩与她,她几是与了她一条命。

    好不容易等到宫娥临盆,生下皇孙。谢漪并未立即禀明武帝,而是等了两月,等小皇孙长得健壮些。

    “臣犹记,谢相亲为陛下取名,名作刘萌,寓意陛下新生茁壮,不为父母所累。”

    刘藻听到刘萌二字,合起眼来,眼中有泪。

    “夫人产子体虚,那二月间,是谢相一手抚育了陛下。她白日要往中朝待诏,夜间抱着啼哭不止的婴儿,来回踱步,抱在怀中柔声地哄。除却哺乳,陛下多半都在谢相怀中。”掖庭令记得清楚,刘藻降生后,为防啼哭之声,落入旁人之耳,谢漪特搬去了一处边角房舍居住。

    掖庭极大,也有不少废弃处。那一带无人,屋舍自也破败,幸而她重得武帝召见,入仕为常侍,宫人们倒也不敢与她为难。

    即便如此,也是够艰辛的了。

    “起初,谢相不肯立即将太子有后之事禀报武帝,非要等上二月,臣只以为,是那时朝中有变,不合时宜。到了后头才知,谢相是恐陛下体弱,经不起变故。”

    刘藻不由弯起唇角,道“她确实,是心细之人。”

    掖庭令颔首。

    之后刘藻得武帝赐名,入宗谱,恢复了宗室之身,身旁也有了侍奉的宫人。谢漪也搬出宫去,自有了府邸。但她依旧时常来,微薄的俸禄全用在了刘藻身上,怕宫娥体弱照顾不好皇孙,怕宫人欺皇孙幼小,不肯用心侍奉。

    “纵是亲子,也不能再多疼爱了。”掖庭令道,“再往后,朝中为太子之位争得不可开交。夫人产后虚弱,未有好转,终是去了。”小皇孙更加孤苦无依。

    “谢相只好往掖庭跑得更勤,有时是她自己来的,有时是武帝派遣。三日之中,总要来上两回。”

    再之后,武帝驾崩,昭帝即位,皇孙出宫,一夕之间,物是人非。掖庭令便不知后事了。

    讲述往事之时,殿中宫人全退下了,仅胡敖侍奉在侧。

    掖庭令说完了,也觉极为疲惫,刘藻满心慌乱,强自镇定,令人扶他下殿歇息。掖庭令一去,刘藻便道“朕要出宫。”

    她随意换了身衣衫,骑上马,便往相府奔驰而去。

    出宫后的事,掖庭令不知,外祖母必是知晓。

    为何她记忆中从未见过谢相,为何她对她疼惜爱护至此,却能对她不闻不问这其中必然还有内情。

    刘藻一刻都等不了,她要立即知晓全部。她要知晓,谢相为她,究竟做了多少。

    至相府,谢漪自是不在。门子认出了她,上前来见礼,唤了声刘郎,开门,放她入内。

    上回来时,谢漪便唤了幕僚来,令见过皇帝,下回皇帝再来,便直接送她去见老夫人。

    刘藻径直到了小院中。她一路都绷着脸,双唇抿得紧紧的,一字不发。待见了老夫人,屏退了侍婢,刘藻一开口,声音都是颤的“外祖母从前便与谢相相识”

    老夫人闻此大惊,都不必她开口,光是见她惊慌的容色,刘藻便知,她猜对了。

    她合上眼,泪水从眼角滑落。

    登基之初,谢相处处制约,她自觉毫无天子威严,觉谢相犯上,甚至在心中想过,要将她碎尸万段来解恨。

    谢相心机深,目力不凡,她小小心思,想必瞒不过她。她看穿她心思时,是何滋味她可伤心失望会否觉得错养了一头狼

    外祖母像是知晓了她的悔恨,温声宽解道“谢相不会怨你,你能知往事,来日做一明君,她便满足了。”

    刘藻摇了摇头。

    宫外那一段,老夫人也与掖庭令一般,毫不隐瞒地告诉了她。

    卫太子遗孤,在掖庭中,纵是无人提起,也多的是人注目。昭帝即位,她的处境便尴尬了起来。

    谢漪在宫外寻到了皇孙外家,又说服了昭帝,允许外家抚养皇孙。

    “你在宫中,多的是别有用心之辈,就是昭帝也不能对你毫无防备,兴许就被养废了。谢相与我商量,先出宫,待你长大,甘于平淡也好,欲成就一番大事也罢,都可自宫外做起。”

    “你出宫后,宫中朝堂,皆有人留意。那时谢相方得昭帝信任,便不好与你这太子遗孤走得太近。但你进学的西席,看病的医者,连家中仆役,皆是谢相张罗。”

    外祖母说得很细。

    她小时其实见过谢漪一回,五岁那年,她病了,发热昏睡,不省人事。谢漪着急,入夜后,避过众人耳目,潜入府来,照料了她一夜。直至天将旦,东方吐白,方离去。

    “你半夜醒来过一回,与她说过几句话。”

    可惜全不记得了。

    一整日,直至薄暮,方将那一件件往事说尽了。

    刘藻急迫地来,失魂落魄地走。行至前院,恰逢谢相回府。她在门前与一幕僚相对而立,正说着什么。

    幕僚唯唯应诺,谢相沉静平淡,目色几无波澜,是久居高位之人方有从容。

    刘藻蓦然止步,远远地看她。

    她一贯觉得谢漪好看,与旁人不同,最恨她时,都无动摇。谢漪确实是一美人,容貌暂且不表,便是那一身清远之气,淡然悠远,使人禁不住便想盯着她看。偏偏她又是丞相,为她美色所惑,朝她看上一眼,她那一身气势下来,也无人敢与她对视。

    刘藻可以,她是皇帝,发觉自己心意时,也曾沾沾自喜,这世间,除了天子,谁能与丞相般配

    当爱慕日渐加深时,她梦中是她,醒时是她,不论见了什么,都能想到她,每想起,心中都是甜的。仿佛单单谢漪二字,便足以填满她的整颗心。

    直至今日,一切明了,刘藻仍旧对她满心爱意,可除此之外,她又想,谢相与她的恩惠,她怕是此生都还不清了。

    谢漪与幕僚说完了话,转头望来,恰见刘藻。她并不惊讶,想来入门之时,门子便与她禀过了。

    她朝这边缓步而来。

    刘藻的目光在她脸上,随着她走近而挪动。

    谢漪何其聪慧,见此,便知陛下定然是都知道了。

    她走到刘藻身前,正欲先行礼,而后再哄一哄陛下,让她那颗敏感的心,舒缓一些,不必觉得歉疚或亏欠。她是长辈,疼爱晚辈,是理所应当之事。

    然而还未等她开口,刘藻便径直将她拥入了怀中,紧紧地抱着,仿佛要将她嵌入她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