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家养小首辅 > 我家有夫初长成 第18章
    ==第十八章==

    “陈叔可是与清远学馆的馆主相识?”见陈老板如此义愤填膺,薛庭儴好奇问道。

    陈老板抚了抚胡子:“说来也惭愧,我少时与他是同窗,只是我学业不精,只考了个童生,而他却是一举中了秀才,还是廪生。可惜时运不济,一直未能考中举人,蹉跎多年,他也无心举业,才会回乡子承父业教书育人。”

    “不会一直时运不济的。”薛庭儴道。

    若是他没记错的话,那清远学馆的林馆主在三年后终于考中的举人,当时整个乡里都轰动了,清河学馆的馆主高有志更是气得差点没吐血。彼时他正打算离开清河学馆,前去沈家的族学求学,凑巧听闻到了一些。

    陈老板还以为这少年只是安慰他,笑了笑:“承你吉言。”

    薛庭儴也并未含糊,拱手作揖道:“谢陈叔的提点,只是家中还有琐事未处理。待一切都妥当,小子便去那清远学馆求学。”

    “你倒是干脆,就不怕受了连累,有碍功名?”陈老板好奇问道。

    “小子还未入学,谈何功名?再说了,朝廷历来重视选纳人才,若真是有才之辈,想必那胡县令也不敢过多阻拦。”

    “看不出你小子倒是志气高。好,既然你敢去,是时我定帮你引荐一二,我那位同窗虽为人刻板木讷,不善言辞,学问却是一等一的好。不敢说教个举人进士,一个秀才却是没问题。”

    “那就先谢过陈叔了。”

    连着几日,薛庭儴和招儿都是早出晚归。

    薛家倒是有人问过了两次,听招儿说带薛庭儴出去透透气,也免得憋坏了。大房的人是目露鄙夷,薛老爷子是不禁摇头。之后的便没有人再多问了,大抵心里都清楚薛庭儴是输定了。可能二房这俩孩子心理也有数,才会破罐子破摔不去看书反倒四处跑着玩。

    要知道即使资质如薛俊才,也是在家中连看了多日的书,以做准备。

    转眼间,便到了五日之期。

    这一日,与平常的日子并没有什么不同。

    农家的清晨素来忙碌,过了一夜,家里的牲畜都得侍候,还要折腾一大家子人吃饭。等吃罢早饭,男人们都要下地,女人们则在家里做家务活。

    若说有些区别的,就是早饭时薛俊才碗里比旁人多了两个荷包蛋。

    因着前段时间薛老爷子的敲打,这些日子赵氏再不敢明火执仗给大房的人开小灶,今儿也是见日子不一般,才会没忍住。

    本来薛庭儴是没有的,还是杨氏见公公脸色不好,才主动去管赵氏要了两个鸡蛋,给他添进碗里。

    薛庭儴要分招儿一个,招儿不要,可惜拗不过他。

    两个人为了一个蛋,在下面你一句的我一句小声说话,上面的薛老爷子面色格外沉重。

    不过乡下人的日子就是这样,再怎么心情沉重,生计不能落下。尤其正赶着春耕之时,薛老爷子还是带着两个儿子去地里干了会儿活儿,直到日上三竿才回来。

    关于薛家的两个孩子要比试的事,早在余庆村里传遍了。

    说怪话的不是没有,可大多数人还是能理解薛老爷子的做法。乡下人挣几个钱不容易,谁家钱也不是大河里飘来的,若是有办法,谁也不会这样。

    知道今儿就是正日子,都让家里的孩子在村里看着。瞅着有生人往郑里正家去了,这些毛孩子便撒丫子往地里跑,离得老远喊一句‘里正家来人了’。大人们地都不种了,扛起锄头就往回赶。

    不多时,郑里正家的那个大院子里就站满了人,还有更多村民正不停地往此处涌来。

    院子里一片拥嚷,大家一面说着闲话,一面议论着今天这事。

    屋里,郑里正正陪着一个身着身穿文士衫,头戴平定巾的中年人说话。

    此人生得瘦长脸,面色有些青白,眼眶下面微微浮肿。看样貌不咋样,可身份似乎非同一般,竟坐着主位。

    而郑里正只能陪坐在一旁。

    其顾盼之间颇有一番不同常人的气质,此人正是在附近十里八村都有头有脸的乔秀才。

    早在之前,郑里正就想过了。薛家那边是薛青山出面请人,若不出他的预料,请的应该是其岳父杨忠,杨忠不过是个童生,那他就请个秀才来。

    一来显得他大公无私,二来也正是彰显自己威望的好时候。

    “乔相公,您喝茶,我这便命人去催催。”

    乔秀才不在意地挥挥手:“不用着急。”

    正说着,外面响起一阵吵嚷声,却是薛族长带着人来了。

    不过却不是薛族长打头,而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这老者身量中等,与乔秀才打扮相同,也是一身文士衫,头戴平定巾,显然就算不是秀才也是个童生。

    果然,乔秀才见到这名老者,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作揖行礼。

    “未曾想到竟是何前辈,晚生这厢有礼了。”

    “不用多礼,快坐。”

    这何秀才正是薛族长请来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