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家养小首辅 > 我家有夫初长成 第16章
    ==第十六章==

    招儿心情激荡,半晌才恢复平静。

    冷静下来的她,问沈平:“沈掌柜,这些衣裳才拢共只要二两,当铺会不会亏本啊,你是不是为了照顾我才……”

    剩下的话招儿没有说完,沈平也懂。

    他失笑了下,倒是有些欣赏招儿不愿占人便宜的坦诚:“这些转手给了成衣铺或者绣坊,也是这么个价钱。别看数量多,其实没几件好的,能卖出价的早就挑走了。”

    招儿想想也是,县里人的眼光自然和乡下人不同,更不用说是这种大当铺了,他们眼中不好的,其实让乡下人来看已经很好了。

    她松了一口气,道:“沈掌柜这包衣裳我要了,我这就把银子给你。”

    “你现在有钱?”

    她当然有钱,招儿如今拢共所有的银子加起来有二两多,而方才素兰又给了她五两,自然是够给的。

    与此同时,沈平失笑了一下,“罢,我竟忘了你去看过她,才会来这里,她才不会占我这些便宜。”这话音很小,近似咛喃,招儿只顾得去看衣裳,并没有听清楚。

    “我找个伙计帮你叫辆车,你一个小丫头也运不了这些东西。”

    “谢谢沈掌柜了。”

    送走了招儿,沈平才转身进了当铺。

    他虽名为三掌柜,却并不是这家店的三掌柜,而是整个‘和荣盛’的三掌柜,只是在他的刻意要求下,才会常驻在夏县。

    沈平乃是沈家的家生子,其父是沈府的大总管,而他从小跟在三少爷沈复身边做小厮。及至成年后,才外放出来做了掌柜。

    “若是下次她再来,便照我之前的吩咐做就是。”

    “是,掌柜。”

    刚过午时,伙计阿才就来给薛庭儴送饭了。

    陈老板说是粗茶淡饭,其实伙食并不差,有一荤一素,还有一个汤。薛庭儴心知肚明这是陈老板故意照顾他,哪有人请人抄书又管茶水还管饭的,且给的工钱也不低。

    就是心里明白,他才没有出言拒绝,这种情况下拒绝倒是保留了风骨,却未免显得太小家子和矫情了。

    只能是日后回报,薛庭儴心里淡淡的想着。

    用罢了饭,伙计来收拾碗筷的时候,说他可以休息一个时辰。这房中有一张贵妃榻可用,当然也可以去前头看看书打发时间。

    其实后面这一句才是重点,薛庭儴也并未矫情,净了手后便往前面去了。

    这家店看似不大,但书却很多,五花八门,从乡野志异到有关科举之道的书籍,一应是应有尽有,其中有关科举的书籍最是多。

    打从前朝开始,科举便以八股文作为制式文体,规范严明,甚至句子长短、字数、切韵平仄,乃至取题范围都有限制。

    八股文取题来自四书五经,由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部分组成,看似僵化刻板,实则做好一篇八股文并不容易。若真是以为只读四书五经足以,那就错了,不说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至少方方面面都有涉足,方能做出一篇花团锦簇、言之有物的好文章。

    在那个梦里,薛庭儴以二甲第二十一名的成绩中了进士,后经过馆考入了翰林院,本该自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哪知却因为得罪了人,堂堂一个翰林竟被下放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为官。

    薛庭儴微微抿了下嘴角,觉得自己想太多了,毕竟他如今连个童生都不是,还是想想当前吧。

    遂,也不再多想,从书橱里抽出一本书,静静地翻阅起来。

    这期间书肆有客人上门,或是卖些笔墨纸砚,或是来前来买书,总是打断薛庭儴看书。

    陈老板见此道:“薛小哥,你可将书拿到后面去看。”

    薛庭儴诧异地看着他:“这……”

    “无妨,不差你这一册。”

    薛庭儴默然,深揖为礼,便往后面去了。

    这一看就忘了时间,等薛庭儴清醒过来,却是听见陈老板在外面说话,同时还听见了招儿的声音。

    “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一大包东西。”陈老板满脸诧异地看着招儿,还要她脚下那个比她体积大了不少的包。

    招儿满头大汗道:“陈叔,我从县里弄来的,那车行的人也是,只帮我送在路口,就把我扔下了。我本是想拖去车马行,可又想着我弟弟还在这儿……”

    陈老板失笑,唤着伙计:“阿才,快来帮招儿小兄弟将东西抬进来。”又对招儿说:“进来喝口茶歇歇脚再走吧。”

    “陈叔,这怎么好意思。”

    “你当初跟我砍价时,也没见你客气过,这会儿倒是客气上了。”陈老板佯装瞪着眼睛道。

    总体来说,陈老板是个风雅而不失幽默之人。

    薛庭儴也走出来帮忙,边问道:“这里面装的什么,怎么这么重,你从哪儿弄来的?”

    还别说真重,阿才尝试了几下都没提起来,只能三个人用抬的。

    “我从典当行弄来的,能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