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家养小首辅 > 我家有夫初长成 第10章
    ==第十章==

    听到这话,招儿当即止了脚步,笑着道:“爷,有啥事还不能让我们知道的。狗儿既然留下了,我也留下听听呗。”

    薛老爷子看了她一眼,一改平时的秉性,口气有些不好:“你个妇道人家留在这里作甚,男人说话,有你听的份儿?!”

    招儿也不恼,只是有些委屈道:“那大伯母怎么能留下,她不是妇道人家?再说了,狗儿不会说话,我不看着些我怕他说了什么话惹怒了阿爷。”

    其实她的潜意词不过是想说怕人欺负了薛庭儴,在场之人谁听不出来。

    薛老爷子瞪着她,他现在真怀疑这一切都是这个丫头片子弄出来。狗儿那孩子他知道,是个闷葫芦,怎么早不去坟前哭诉晚不去,偏偏赶着这个时候去。

    想着以前这丫头做出种种的忤逆事情,薛老爷子心中阵阵厌恶感。可他也清楚现在不是迁怒的时候,而是该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你既然想听着,那就听着。”口气与以往没差别,可任谁都听出了其声音中的不满。

    招儿浑当听不出来,在一旁站下。

    见此,孙氏也忙拽着薛青槐不走了。

    “既然招儿都留下了,咱们也留下听听吧。”她陪着笑。

    薛老爷子顿时被气得不轻:“既然想听,就留下来听。”

    于是所有人都留下了,包括四岁的毛蛋,甚至灶房里忙着的周氏,也借着擦桌子的幌子,留下没走了。

    偌大的堂屋,只方桌上点了一盏油灯。灯芯跳跃,影影绰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薛老爷子。可他却突然一时之间不知从何说起,他目光沉沉地在所有人的脸上环视了一下,最后落在薛庭儴的脸上。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说说前阵子老大说要送孩子去镇上学馆的事。”

    招儿莫名有些紧张,忍不住看了一眼薛庭儴,又去看薛老爷子。

    大房两口子心中一喜,他们就知道会是这件事,也不枉他们忍气吞声多日。

    薛青山面上难掩喜色,他目光悲天怜悯地看了薛庭儴一眼,又去看了看其他人,最终还是落在薛庭儴的身上。

    “狗儿啊,别气馁。你比你俊才哥还是要差了不少,跟着大伯再学两年,到时候家里也送你去镇上念书。”

    这种口气在这种时候实在有些太刺人了,招儿嘴角挂着冷笑,就想说些什么,哪知却被薛庭儴拉了一把。

    薛青山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心中暗讽,这丫头片子再难缠又怎样,也就只能在这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上给人为难,逢上大事还是什么作用也不起。他皮笑肉不笑的,又对招儿道:“招儿啊,你也别气,大伯知道你是个心气儿高的,可心气儿高也不能当饭吃,你说是不是?”

    屋里没人做声。

    就在这时,薛老爷子突然气急败坏道:“老大,你说什么!”

    薛青山不以为然:“爹,我这不是在劝狗儿别灰心丧气……”

    薛老爷子的胡子都气抖了,拿着烟锅指着他:“用得着你劝,要去镇上念书的不是俊才,是狗子!”

    这话一出,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屋里先是寂静了一瞬,很快赵氏略微有些尖的声音就打破了安静。

    “老头子,你说啥呢,什么叫做要去镇上念书的不是俊才?”

    薛青山也道:“爹,你是不是糊涂说错人了。”

    “你爹没老糊涂,也没说错话,去镇上念书的是狗子,不是俊才!”

    说完这句话,薛老爷子仿若失去了所有精神气儿一般,就再也不说话了,一屋子人的眼神来回不停地在薛庭儴和薛俊才脸上看着,满脸都是讶异。

    薛青山的笑容崩裂,杨氏一脸惊疑。

    薛俊才涨红了俊秀的脸蛋,“阿爷……”

    薛老爷子疲惫地挥挥手:“好了,都回屋去。”

    话都说成这般模样,大家也就只能走了,倒是大房一家人还是留着没走。

    众人刚走出正房,就听里面吵了起来。

    “老头子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要去镇上念书的是狗子,不是我俊才!”

    是赵氏的声音。

    还有薛青山,其中夹杂着杨氏的委屈而尖锐的哭声,及薛老爷子充满疲惫的解释声。

    一个屋檐下,哪里藏得住什么秘密,所以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次日一大早,该起的都起了。

    不过精神都不怎么好,看得出是夜里都没怎么睡。尤其是杨氏,眼睛有些红肿,一看就是哭的。

    薛青山眼里也充满了红血丝,时不时看向招儿和薛庭儴的眼神阴测测的,却又不知为何什么也没说。

    气氛十分压抑,没有人说话,明明所有人都在,也都有条不紊地在做着手里的事,院子里却出奇的安静。

    吃罢早饭,薛老爷子就拿了锄头打算下地,薛青柏和薛青槐也没敢耽误,一个去把牛牵了出来,一个扛起铁犁,跟在他身后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