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家养小首辅 > 我家有夫初长成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下正在连载中新文:

    《嫁个金龟婿》

    别人二十岁,正是享受青春年华。

    而余纨纨却是,相亲、结婚、生孩子。

    她相了个亲,嫁给那个除了颜以外,什么都很普通,还有些呆的男人。

    后来的后来,她才发现她嫁的这个男人似乎有点不一般。

    余纨纨:杜先生,我发现自从和你结了婚,运气就变得非常好。

    哆啦a梦上了瘾的某人:呃……

    高冷呆萌哆啦a梦风投总裁金龟x傻白甜小市民话唠大学生写手编剧

    手机地址:

    app的话,直接戳进面面专栏,可以看到。或者搜书名也可以

    ~

    双养成,不一样的宠法,先女宠男,再男宠女。

    虽然面面是以戏子里的大boos为原型,但不要和戏子里的薛庭儴对号入座,两本书可以当做独立来看,因为其中有很多细节都有改变。

      ==第一章==

    他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

    这个梦出现在他生命中几十年,日日夜夜,纠缠不清,似是深入骨髓,又仿若是血肉。扔不掉,挖不走,一日不来就好像缺了点什么。

    可他从来没有做过如此清晰的梦,清晰得就好像真的一样。

    “狗儿,你说你咋这么犟呢?我的钱难道就不是你的钱,你说我挣钱到底为了啥,不就是为了供你读书,让你扬眉吐气?”

    “你说你怎么这么犟呢!你说你这么犟,到底犟给谁看?!”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我这样好多年了,改不掉!我也不打算改!”

    “你瞧瞧弘儿,他长得像不像你?”

    ……

    薛庭儴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摇着自己,睁开疲乏的眼,入目之间是昏暗的内室,胡三那张已经不再年轻的脸,甚至连帐子上的纹路都那么熟悉,他才知道他方才是在做梦。

    只是那个梦太清晰了,那空气中蕴含的高粱香,她倔强紧抿着嘴角的弧度,都让他身临其境。还有她被气哭的眼泪,晶莹剔透闪烁着七彩光芒,他想伸手去触摸,却被人摇醒了。

    “大人,该喝药了。”

    薛庭儴被撑起来喂药,他已病入膏肓,连喝药都得有人服侍,哪里还像那个位极人臣,纵横朝堂几十年的薛首辅。

    哦,不,他现在已经不是首辅了。

    他已上书乞骸骨,打算回乡养老,圣上也已经准了,可他却已无乡可归,无亲可靠。

    其实他也没打算回去。

    “张大人王大人还有李大人曹大人都来探望您,却是听您的吩咐挡在门外。这日日都来,今儿又来了,您看要不要见见?”

    他们来能做什么?还不是以为他的病是权宜之计,等着他站起来继续带着他们和皇帝斗,可是他是真病了,病入膏肓,药石罔效。

    “不见。”

    “那大人您再睡一会儿。”

    房中再度安静下来,薛庭儴的眼皮子又开始重了起来,他眨了一下又一下,再度陷入睡梦中。

    ……

    “王大人怎会有空来看老夫?”

    王铭晟的眼色有些复杂,面上却是一笑:“到底同朝为臣,本官于情于理都该来探望首辅大人。”

    “没想到你王铭晟也会说出这种虚情假意的话,可是替皇帝来看老夫是不是快死了?”薛庭儴讽道。

    明明是面容枯槁,明显行将就木的老人,可仅凭他那双风波不惊,淡然而显得有些高深莫测的眼,就让人不敢对他有丝毫轻忽。

    毕竟这是薛首辅,是只凭这个名字就足够威慑所有人。那是薛庭儴历经三朝,纵横朝堂几十载留下的根深蒂固,就像似一棵盘根错节的参天古木,不用他做什么,只是屹立在那儿,就足够让所有人望而生畏。

    若不然新帝又何必手段用尽,却依旧不敢妄动,只敢行那迂回之策。

    “看来大人对陛下误会甚多。”

    薛庭儴哼笑了一声,半阖上双目,没有说话,一副明显懒得搭理他的样子。

    “其实本官是为自己而来,我就是来看看当年那个抛妻弃子攀龙附凤的小人,如今是如何一副孤苦伶仃的惨状。恐怕薛大人现在死了,连个披麻戴孝的后人都无,其实也是薛大人太看不开,不过是一场戏而已,听一听看一看也就罢,怎就把假戏当真,将自己气成这副模样?是良心不安,还是怕自己真面目被世人所知,遭人唾骂,遗臭万年?”

    “你……”

    “说你抛妻弃子还是太给你留面子了,应该是杀妻灭子才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