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看到新章, 那就是订阅比例不够, 请耐心等待哦~  那她咋能让杨东岳毁了她的心血和计划,她说啥也要把这个突然发疯的懒汉给赶走。

    杨东岳面对刘婆子的阻拦,毫不在意, 他要做的就是震慑。

    刘婆子却不安地死盯着他, 威胁道:“杨东岳, 你要是敢继续砍我家的枣树,我就让我儿子也把你家门前的枣树给砍光, 我看你……”

    然未话落,杨东岳就打断她:“婶子,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 你有本事就把你儿子叫过来, 你看我怕不怕他。”他说着,还居高临下地瞥了刘婆子一眼。

    虽然正主的名声比较糟糕,但这具身体绝对算得上高大威武,他稍微估摸了一下自己的个子, 差不多有一米八六,尤其他现在的气势都往外放, 眉眼故作凶狠,当即就让刘婆子颤动了一下双腿,哆哆嗦嗦道:“你……你别乱来,我儿子肯定比你厉害。”

    “噗~”林秋桂一点面子都不给地笑了出来, 鄙夷道:“婶子, 你儿子那样的能叫厉害吗?”不是她故意看低沈东强, 实在是沈东强跟杨东岳完全没法比,一个又矮又黑,无论做什么动作,都是畏畏缩缩,鬼鬼祟祟的模样,另一个除了好吃懒做的毛病外,这外表肯定是过得去。

    否则林秋珍也不可能答应嫁给杨东岳,毕竟杨东岳的外貌确实是唬人,第一眼瞧上去,就感觉他很有男子汉气概,给人足够的安全感。

    哪像沈东强咋看咋猥琐,还喜欢调戏未婚少女,这样的流氓痞子,说句难听的,还真不如街边讨饭的乞丐呢!

    刘婆子也知道自己儿子的个头,跟杨东岳差得特别远。

    问题是这杨东岳中看不中用,真动起手,绝对是她儿子抢占上风,她才不会相信自己儿子打不过杨东岳。

    林秋珍不等刘婆子接着做声,她就赶忙上前,嘲弄道:“婶子,你还记得你刚才说过啥话吧!现在我男人都证明给你看了,那你也应该立马兑现自己的承诺。”

    她本来不是一个记仇或者小心眼的人,但是这刘婆子真的太可恶了。就因为她没嫁给她儿子,她就一直怀恨在心,常常针对他们,这像话吗?

    还有她一直都相信杨东岳是能干的,可惜他总认为自己留在农村,是对他的侮辱,很少真的出力或者勤快起来。

    刘婆子听了,脸色煞白,急道:“那……那都是我的玩笑话,能当真吗?”

    她当时也没料到,这杨东岳竟然真的可以砍倒一棵树,而且她这么多年都没见过杨东岳去山上砍柴,自是以为他这个人手无缚鸡之力,想咋挖苦就咋挖苦,结果到头来,差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林秋珍可不会因她这一句解释就放过她,她仍旧抓着她话里的把柄,让她下不了台。

    “婶子,那咋不能当真了,你不是常说,一口唾沫一颗钉,从来不随便开玩笑,咋这会儿就不认账了。”

    “是啊!婶子,你不能言而无信,这传出去,以后还有几个人愿意相信你。”

    林秋珍和林秋桂不愧为亲姐妹,你一句,我一句说得刘婆子面红耳赤,有心争论,却被路过的村民给带跑了方向。

    他们今天真是看到稀奇事了,这杨东岳啥时候这么有胆,带着自己老婆孩子,跟刘婆子对峙。

    而林秋桂趁村民聚集的越来越多,还没张嘴问咋回事,她就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大家说清

    楚。

    一时间,大家都对杨东岳刮目相看。

    至少地上被砍断的那棵枣子树,能证明杨东岳还是有点力气,不是啥都干不了。

    他们如今也没啥好怀疑的,甚至他们还有些同情杨东岳,认为这杨东岳是真被刘婆子逼急了,才会这么血性。

    “杨知青,你行呐!你可算有男人样了。”

    “小伙子,男人就是要有担当,要有种,你做的不错。”

    “杨知青,那你这算改邪归正不?”

    “……”

    一群围观看戏的村民,纷纷调侃,让杨东岳都不好意思地开始脸红。

    刘婆子见这情景,急眼了。

    为啥大家都向着一个吃软饭的废物,明明是杨东岳这人不好,带着老婆,小姨子一块儿欺负她,眼看着把她欺负的没边了,这群人还跑来添油加醋。

    “不是,你们没长眼,没看到是杨东岳带头找我的麻烦,咋,你们都和他合起伙来整我,你们还有没有天良了。”

    “刘婆子,你才没天良呢!人家辛辛苦苦砍的柴,为啥要给你。”

    “婶子,做人不能昧良心,但是我在你身上,没看到良心,只有黑心。”

    “刘婆子,你都多少岁了,你还不积德,你还想白占人家便宜,你不怕以后死了,没人给你收尸。”

    “……”

    刘婆子是村里有名的泼妇,然而今天这么多人唾弃她,她一张嘴根本说不过来,反倒把自己憋得脸都紫了,正想坐地上打滚哭闹,让这群不断攻击她的村民败退时,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