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氪金魔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审查
    整洁的房间,一尘不染。

    房间中的设施很简单,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矮几,两个蒲团。

    这是执法堂中的监舍。

    吴浩被隔离审查了。

    当然因为并没有确定他是否违反门规,所以对于他的隔离审查只是调查性质的。而且因为他是苑长老的亲传弟子的缘故,所以给他安排的监舍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高档的。

    至少是单间,而且伙食良好,又不影响他的日常修炼。

    至于在宴会上放出来“帝女花”的那一桌宾客,那三男两女几个外门弟子,就比吴浩要惨的多。

    据说他们都被关入了苦牢,尤其是亲手放出帝女花的那一位段姓青年,恐怕还要去“问心阵”中走一遭。

    这种问心阵能够通过幻境强行让人吐露内心之中最深处的隐秘,只不过没有过人的心念毅力,很难从其中撑过来。即便是炼气期的弟子,经过问心阵完好无损者也寥寥无几,不是死了就是变成白痴。

    或许那位段姓青年真的如他所说是无辜的,但是红莲宗执法堂也顾不得了,因为有一位长老重伤垂死,现在事情已经闹得太大了。

    必须要有人为此事负责。

    丹堂陆长老经过医堂圣手的诊疗,还是捡回了一条命。只不过他的头部受了大量的外力冲击。脑中已经产生了淤血,什么时候才能够醒来还要看天意。

    关于脑部病症的治疗,一直是医道之中的大难题,即便是医堂长老也无能为力。

    而且根据医堂长老所说,就算他能够醒来,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还是未知之数。

    陆长老人事不知,他的亲传弟子张阳又死于非命。他的剩下的几个弟子却为了陆长老的“赡养权”吵得不可开交,演绎了一幕幕的人间悲喜剧。

    一直和自己争斗了多年的陆有为落得如此下场,让苑晨睿的心中唏嘘不已。他甚至产生了一种空落落的奇异感觉。

    这一次的宴会中的变故让喜事变成了丧事,对于苑晨睿的打击很大。他的损失仅次于陆有为了。

    他接连丧失了几名记名弟子,而最让他放心的岳德源却被执法堂通过一些蛛丝马迹鉴定为雪莲教的奸细。

    让他还算欣慰的是,亲传弟子吴浩安然无恙,但是他也因为跟这次的黑炎族袭击牵连甚深而被请去喝茶了。

    这几天苑长老都要忙上了天,要清洗审查岳德源帮他执掌的几处产业,要安抚在宴会中受惊的宾客,要应付几个死去的记名的弟子们的家属,还要张罗着早点把弟子吴浩从执法堂中捞出来。

    幸亏他有着长老的地位,又不差钱,所以才好不容易把这些事情都给压了下去。

    对于吴浩的事情,是苑长老最上心的了。

    因为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接连失去几位弟子,使得现在苑长老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这个亲传弟子身上了。

    别说他只是有嫌疑,就是真的查出来是他策划了这次袭击,苑长老都要想办法把他先给保出来。

    大不了以后再好好教育!

    而且种种迹象表明,什么人都有可能策划这次袭击,但是绝不可能是吴浩,因为场中许多宾客看的分明,吴浩才是这一次袭击的真正目标。

    这一次吴浩被审查的理由也很可笑。

    执法堂中的那些橘猫言道:“既然吴浩是被袭击的目标,那为什么帝女花的袭杀会冲着陆长老而去?为什么他在黑炎族人计划周密的袭杀下依然活了下来?”

    这是什么逻辑,难道他的弟子被袭击而死就是活该。没死反而要被怀疑?

    苑长老是无法认同这种解释的。

    而且那些橘猫还说他的弟子方常死的也有所蹊跷,还说什么从事情的结果综合考量,吴浩才是最终受益者,所以他有着一部分嫌疑。

    这种说法更是荒唐。

    方常的死苑长老亲眼所见,吴浩危机之际只不过是本能反应罢了。谁能身边的敌人马上要爆炸了,还有心情先瞄瞄准在把他给踹开。

    危急时刻自救那是人的本能,就是陆有为不是还拿着自己的弟子来当挡箭牌了么。这种事情苑长老虽然惋惜,那是难道还要自己弟子偿命不成?

    方常的死吴浩不能说没有责任,这他自然会依照自己门中规矩责罚弟子一番,但是这是他师徒内部事务,又关执法堂什么事?

    至于什么最终受益者的说法,完全更是无稽之谈,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为了这件事情,苑长老还去了执法堂闹过一番,直到邱副堂主出面才把他给安抚住。

    邱副堂主温言劝解,对他说道根据他们的调查,这一次的事件是因为前一段时间吴浩完成了宗务堂中的一个高级任务引起的。

    由于宗务堂中出现内鬼,所以本来应该保密的任务完成情况被黑炎族人得知了。

    他坏了黑炎族人的大事,所以才惹得黑炎族人前来报复。

    如今虽然黑炎族人袭击失败,但是并非没有漏网之鱼。

    比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