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荏苒喜欢你 > 012
    虽然有预料到妈妈会反驳,但是任苒苒没有预料到对方会说出‘你们不需要我赚钱’这样的话,气得她肝疼,真的疼。

    今天工作的心情就这样没了。

    任苒苒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门口:“我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找他还是不找他,你自己决定。”

    “苒苒!”任妈妈霍地站起来,冲她喊:“你不能这样对我!”

    这些年来,只有每次涉及到男人的时候,双方才会吵得那么激烈。

    任苒苒不想理歇斯底里的妈,她走到桌子后面把该带回家的东西收拾一下,拿起包包出门:“你高兴待在这里就随便你,走的时候记得帮我关门。”

    出去以后,外面的小伙伴们面带关心看着自己。

    “没事。”任苒苒酷酷地挥挥手,走路风格显得比平时更强势。

    等她离开后,大黄揉揉胸口:“老总真是犀利。”

    办公室里说话那么大声,吵得他们的小心肝儿一颤一颤地。

    雯子喃喃说:“老总这么强都是被逼出来的吧?”如果家庭幸福,有人可以依靠,又何必自己打拼……

    听得办公室里的人全都沉默了。

    可不是吗,虽然他们平凡普通,可是他们的家庭美满和睦啊,至少不会出现家庭成员故意拖后腿的现象。

    离开公司后,任苒苒站在路边发呆。

    脑子里面一时是妈妈的泪眼,一时是这些年来战战兢兢从没休息过的自己。

    她望着北京从不蓝的天空,觉得很无力,发现,人无论如何都不自由。

    赚了很多的钱也罢,有了自己的公司也罢,仍然生活在与生带来的怪圈。

    任苒苒沉默地想,这个怪圈从自己还没出生就决定了,这是多么地不公平。

    在别人看来很美好的东西,在自己面前却犹如毒蛇,谁愿意呢?

    “美女,去哪里?”出租车师傅问。

    “……”任苒苒皱着眉思考,她发现自己不想回家,但是也想不出来自己想去哪里:“您先开着吧,我再想想。”

    这样的客人,师傅还是头一次遇到。

    “失恋了?”他把车开起。

    “不是……”任苒苒侧目,或许连司机师傅都认为,年轻姑娘最大的烦恼就是恋情。

    目前来说,她很不接受类似的观念。

    什么时候起,女孩最大的烦恼成了感情嫁娶之类的事儿了?

    她发现,除了母系社会以外,好像几乎都是。

    只有近年来现象有所改变,新一代年轻的女孩子们各自都有自己的精彩生活。

    可是国家某些政策下来,可谓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许京墨,你忙完了吗?

    浏览了一遍电话簿,任苒苒发现自己连个倾诉的朋友都没有,只能发信息给最近感情不错的小男人。

    —任苒苒,想我了?

    许京墨回完信息,之后看看时间,一笑,距离他们挂电话才过去四十分钟。

    —没有,没事,你工作吧,我也开始忙了。

    任苒苒叹了口气,删掉刚才编辑好的啰里八嗦的内容,脸颊发烫地找回自己彪悍小姐姐的形象,不倾诉,不露怯,也不能婆婆妈妈。

    那边可能真的忙,也可能是傲娇,收到信息之后没有回。

    任苒苒准备回家的时候,手机响了,屏幕上闪动着‘许京墨’三个字。

    “喂?”她接了起来。

    “任苒苒啊?”许京墨拽拽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带着笑意道:“用时一刻钟,我忙完了,你找我什么事?”

    任苒苒听见他的声音心情就好,说:“没有啊……”刚才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情绪,被一口气放下了:“就是感觉特没劲儿,今天,不想上班。”

    许京墨掏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位小姐姐:“那个……你是在冲我撒娇吗?”

    超级怀疑的。

    因为任苒苒彪悍的形象太入心。

    他不信。

    “原来这就叫撒娇啊?”任苒苒靠在出租车的座椅上,浑身没劲地说:“那就是吧,就当我是在撒娇。”

    许京墨:“那你要不要见我?”

    他的声音很正经,不像平时那么邪里邪气。

    “……”任苒苒咬唇,有点害怕,她不希望许京墨喜欢上自己,也不希望自己太过依赖别人。

    “没有什么是打一炮不能解决的,如果有的话,那就两炮。”对方紧接着如是说。

    “呵——”任苒苒捂着眼睛笑出声音来,她为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羞涩。

    其实不用探究,也知道许京墨的身份不简单。

    更何况刘彦已经透露过,许京墨是什么来历。

    不是任苒苒妄自菲薄,她并没有觉得自己配不上谁,只是实事求是,知道许京墨那样的男人,那么小的年纪,注定他只是猎艳而已。

    “任苒苒?”对方疑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