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霍乱江湖 > 上卷:潜龙 第 4 章
    眨眼的瞬息,那道月白身影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片虚空。

    霍临风站立竹间,仍有些怔愣,脑中细思刚才那是肉体凡胎,还是鬼魅谪仙?若是凡人,那他又是何人?

    单住一处别苑,必定不是寻常弟子,莫非是宫主之一?他暗忖,刁玉良年方十四,未加冠,因此可以排除,那便只剩下容落云。

    可言犹在耳——人皮色魔、兽性大发、先奸后杀。霍临风蓦然一惊,他从没想过,一个无恶不作的变态长那副天仙模样。

    夜半,不凡宫的弟子定时巡逻几次,隐约传来沉稳脚步。霍临风未久留,奔至角落从山侧离去,一路匆匆回了客栈。

    窗扉大开,他跳入轻巧落地,吱呀关窗声将杜铮吵醒。杜铮趴在桌上,见他归来舒一口气,十分有眼力见儿地倒杯热茶。

    霍临风落座端杯,润了润嗓子。抬眼,见这小厮偷看他,贼眉鼠眼好不猥琐。“少爷。”杜铮悄声问,“不凡宫可怕吗?”

    霍临风不屑一笑,皇宫都见识过,不凡宫有何可怕。他最烦对方问东问西,支使道:“铺床去。”一杯茶饮尽,微微动耳,似乎客栈中格外安静,连鼾声梦呓都不曾听见。

    他问:“客栈夜里有何动静?”

    杜铮答:“全往外跑,去什么朝暮楼看歌舞了。”

    声色场所,塞北城中也有,无外乎是弹奏小曲供人取乐。霍临风无甚兴趣,将锦布打开清点一番,准备明日补齐房费,再给丧命的侍卫立处坟头。

    床铺好,他仰躺上去,待灯吹熄,忽然好奇:“呆子,你说容落云长什么样?”

    杜铮想了想:“估摸是色眯眯一双眼,兜齿厚唇,见到美人便垂涎三尺。”

    这形容太过仔细,惹得霍临风颇觉不适,压了压才问:“倘若他长得很美呢?”

    杜铮否定:“夫人在家常念《金刚经》,其中有云:心慈是天人,心恶是罗刹。容落云那么坏怎会生得美?少爷,你莫要只看兵书,也多看看佛经罢。”

    “……”霍临风翻身,“话多,睡觉!”

    屋中再无废话,客栈空荡,唯独他们主仆酣睡。

    如杜铮所言,人们都去了朝暮楼。

    西乾岭内有一条长河穿过,河畔倚一座六角楼,名曰朝暮楼。朝暮楼乃西乾岭最大的温柔乡,人间四季变换,朝暮楼内独有春色。其中美人如云,最国色天香的当属花魁容端雨,若能看上一眼,哪怕朝生暮死也值得。

    此时远观,朝暮楼灯火通明,入内则见衣香鬓影。凡途径西乾岭的男子都要来饱饱眼福,千金投掷,只为搏美人一笑。

    各角落声色惑人,唯独四楼一隅寂寥了些。这是间上房,掩着门,屋内雅致,小香炉冒着缕缕烟气。床边坐一位男子,月白衣裳显得安静从容,像朵疏淡的云。

    人如其名,他就是不凡宫的二宫主,容落云。

    门开,花魁进来,瞧一眼对方便径自关窗:“静悄悄的,来多久了?”

    容落云音色清亮:“不久,刚燃上香。”

    容端雨说:“朝廷委派的官员已经查到了,你看看。”缓步至床前,广袖轻扬,葱白手指探出一张纸条。容落云接过展开:“霍临风?”之前只探听到朝廷派人,没想到竟然派的是定北侯之子。

    “此人武功如何?”容端雨问。

    容落云摇头,素未谋面更未交手,不知。但霍钊的儿子绝非等闲之辈,何况,传闻霍临风十七岁就带兵屠城,必定心性狠辣。他若有所思,放着塞北的精兵铁骑不要,来西乾岭带一群酒囊饭袋,未免太傻。

    容端雨猜透,问:“要不要再探?”

    容落云说:“不必,新官上任三把火,先等霍临风露面,估计到时长安的确切消息也就送来了。”燃尽纸条,他倦了,身子一软躺入床中。

    容端雨面带忧色,却未多言,只俯身给他盖被,又摸了摸他的脸颊。

    “兵来将挡,不必担心。”容落云安慰道,“我睡一觉,天明陪你用早饭。”

    帷帐落下,容落云衣不解带地睡去,明明是个恶名在外的狂徒,却侧身蜷缩作小儿态。楼下歌舞无休,直热闹到卯时,待喧嚣方歇人散尽,天也亮了。

    清晨不凡宫,弟子鱼贯而出,齐齐汇聚邈苍台。邈苍台是不凡宫里最宽阔的一处,东南角置梅花桩,西北角置乾坤局,后方便是宫内正厅,阖宫弟子每日来此处操练。

    而最奢华的一处当属藏金阁,即陆准的住所。

    旭日东升晃人眼睛,陆准眼皮发热,迷瞪着坐起身来。他抻抻懒腰,下床捯饬自己那张玉面,换身暗纹滚边的常服,然后一屁股在妆镜台前坐下。

    一盒玉佩,白玉的,青玉的,镶金的,嵌珠的,似是挑花了眼。

    索性多挂几条,陆准心满意足地决定,佩戴好,打开荷包装点碎银,一拉柜门,他顿时傻眼。银子呢?这小财神大惊失色,他码好的雪花银、他辛苦劫来的血汗钱竟不翼而飞!

    陆准夺门而出,到邈苍台喊停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