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霍乱江湖 > 上卷:潜龙 第 3 章
    霍临风心想,江湖人还挺花哨,名号编凑那么长。他气锁丹田,静如死尸,仍旧悠然地观战。

    陆准道:“此路是我开,若想走过去,留下买路财。”

    侍卫喝道:“好大的胆子,我们乃长安来的官差,你竟敢——”

    陆准打断:“长安来的官差也好,天上来的神仙也罢,途径此地都得叫我劫上一通。”他迈近一步,笑得露出皓齿,“识相的把钱留下,不识相的就想一想临终遗言。”

    匪寇无信,根本不给人工夫考虑,说完便举刀前冲。一干侍卫大惊,慌乱下苦苦抵挡,不多时惨叫连连,无一人不带伤。陆准打得痛快,绿叶纷扬,他这碧影掺杂其中增添一色,出手如风间,斩杀十数条人命。

    还剩三人,陆准奔去旋身,二人颈上现出一条红线来,随后热血喷薄没了气息。最后一人战战兢兢,后退几步,跌坐仰面,终于想起什么:“霍……”

    陆准手起刀落,自言自语道:“嚯,死光了。”

    不过片刻,二十名侍卫全部被杀,霍临风将一切尽收眼底,仿佛看了场好戏。正考虑是否要现身,望见一片矮丛不停晃动,远远的,杜铮藏在后面哆嗦。

    好歹是他霍家的下人……他顿觉脸面无光,于是没好意思下去。

    陆准收刀,从腰间抽出一块锦布,将马车中的银两尽数敛走。踏过尸体,离去前朝矮丛一瞄,他放声笑道:“大人初来西乾岭,可别吓破了胆子。”

    霍临风蹙眉,他人未到,赴任的消息却到了,如此灵通,看来这位小财神的势力范围很广。再者,明晃晃劫杀官差来下马威,江湖人果然不把朝廷放在眼里。

    他轻巧落地,吹声口哨唤出杜铮,问:“没吓得尿裤子罢?”

    杜铮欲哭无泪:“少爷,莫要取笑我了。”揩去汗水,忽又转悲为喜,“幸好我机智,官印和公文没被发现!”钻入马车下取出,脸色再变,“少爷,劫你的胜算竟然有十成。”

    霍临风骂道:“你是不是讨打?”

    杜铮委屈地说:“那你为何不下来打退那人……”

    霍临风怎知这些官兵如此废物,再说,朝廷派的随从,谁知道为谁做眼线?他反而要谢谢那位小财神陆准,帮他除了点顾虑。

    为掩人耳目,主仆二人舍弃马车,只骑马赶到西乾岭。一进城,哪儿也没去,先寻一家客栈落脚,哪怕银两遭劫,但阔气惯了,想都没想便开了间上房。

    酒足饭饱后,杜铮挑来热水给霍临风沐浴,将门窗关得死紧。霍临风闷道:“我又不是黄花闺女,还怕人瞧了去?”

    杜铮说:“少爷,这是恶人窝,万一又窜进来贼人呢?”说着双手合十,念叨“天灵灵地灵灵”,在屋中转来转去。霍临风将布巾搭在眼上,懒得理这呆子。

    平安度过一夜,霍临风第二日在街上闲逛,把人多的巷道基本摸清。又去一趟城外,看了眼当地的军营,其中斗蛐蛐的、赌钱的、睡觉的,什么都干,独独无人操练。

    如此过了三日,既不走马上任,也不入住修葺好的将军府,霍临风见天游手好闲。眼看房费越欠越多,杜铮心内焦急,可又不敢说主子不是,憋出一嘴巴燎泡。

    暮霭沉沉,正是用晚饭的光景。

    一楼座无虚席,明明往常没这般热闹。霍临风落座抬首,发现前方台上有人说书,怪不得,再观四周,跑商的商贾,运镖的镖头,什么人都有。

    这时台上“啪”的一声。

    惊堂木拍案,肥头大耳的说书者口沫横飞。“上回说道,西乾岭又称‘小长安’,那长安城里朝廷最大,小长安谁最大?”顿一顿,吊一吊胃口,“当然是不凡宫。”

    “不凡宫盘踞东南边,背靠冷桑山,固若金汤。三年前昆山十二子带全部昆山弟子前来,要与不凡宫决一死战。”胖子说得激动,肥肉乱颤,“不凡宫连连败退,直被人破了宫门,众人皆以为不凡宫遇到强敌,不料,待昆山弟子一入不凡宫,宫门关闭连鸟都飞不出去。这一招儿是请君入瓮!”

    座下宾客听得津津有味,忙问后情,胖子道:“大战三天三夜,血流成河,山脚下都是红的。三天之后,宫门方开,不凡宫的弟子一车一车地运尸,全是昆山弟子的尸体,残腿断臂,肠子心肝,那死状急惨。”

    惊堂木又一拍,霎时噤声,胖子蹙眉眯眼儿,鼻孔翕动,声音压得极低:“不凡宫之所以厉害,是因为宫内弟子厉害,宫内弟子尽心效力,是因为宫主厉害。不凡宫共四位宫主,乃结义兄弟,常言道好汉结好汉,地痞结地痞,他四人结义,乃是无恶不作之性相吸,□□掳掠之心相通。一拍即合,一家人进了一家门。”

    说书人道:“那四位宫主究竟何许人也?先说大宫主段怀恪,翩翩公子,文武双全,七步之内不使一招一式,可用内力杀人。这本领,只有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的定北侯之子能比。”

    突然被点名,杜铮一喜:“少爷,他说你呢?”

    霍临风道:“说的是大哥。”没想到霍惊海名气甚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