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皇帝怕不是得了失心疯。

    整个议事厅里的人都愣住了, 就包括宋禹丞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冷笑。

    “这三十万两的税收,是我那皇帝舅舅亲口说的?”

    “是,皇帝亲口下的旨意, 要让户部核算容城税收。但是爷您知道,户部负责核算的, 是吴小公爷的亲叔叔。最后这数目出来的时候, 皇帝也没有反驳, 就这么让人发了下去。不知道是没有看,还是故意试探。”

    “是什么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咱们要怎么应付过去。”宋禹丞皱眉,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

    “不过那个户部核算的是什么回事?吴家那种破落户在朝里竟还有人?”宋禹丞是真的意外,本来他都快忘记吴文山这个人了。这么一提,就有想起这个渣男来了。

    真有点意思,自己不去找他的毛病,他倒是上赶着来撞枪丨口。在府里被盯得这么死,居然还能搞这么多事情,看来他还不够忙啊!

    “这估计是爷您离开他久了,那吴文上生怕自己不能玩死自己。”看出宋禹丞的心思, 传令兵也跟着冷笑, 觉得这吴文山是不知好歹。

    可关于吴文山的讨论, 不过也就是几句的事情。很快,宋禹丞就有了对付吴文山的新法子。他的眼神依旧落在地图上, 同时给传令兵下了个命令,“去给上京那头带话,就说爷我要打仗了,身为郡王妃,自然要爷我祈福。”

    这就是要直接囚禁吴文山了,传令兵立刻心领神会,配合的询问:“您的意思,是在家里建个佛堂?”

    “在家里,岂不是便宜了他。”宋禹丞的脸上满是坏笑:“去和咱们太子爷要个恩典,想法子送他去宗庙。”

    宗庙那是皇室真正用来供奉佛祖的地方,但同时,也是变相关押犯错宗亲的监牢。别说吴文山想要搞事情,就算他是只长了翅膀的鸟,也一样逃离不开。

    注定插翅难飞。

    “噗。那这个得爷您亲自去说。”这本来是个好法子,可提到了太子,那传令兵却顿时就笑出来了。

    “嗯?什么意思?”宋禹丞没明白,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为什么还要自己亲自去说。

    而那传令兵和其他几个对视一眼,忍不住调侃道:“这不是爷您的家事吗?”

    这便是在暗示宋禹丞和太子的关系。

    “滚!”宋禹丞一脚把他踹开,也有点哭笑不得。

    倒也不怪他们八卦,因为太子的示好实在是太明显了。尤其是霍银山的事情过去之后,喻家军和太子那头的联系就更紧密,甭说太子本人对宋禹丞了,就连他家的暗卫,都听从宋禹丞的指挥。

    至于那只雄性海东青,更是恨不得长在宋禹丞的屋子里。一天十二个时辰,有十一个都是在宋禹丞这。

    因此,好多人都在调侃,绝色太子爷是看上我们小郡王了。可偏偏太子那头,他也没有制止的意思,反而跑郡王府跑的更勤。这下两人关系算是坐实,想要澄清都困难。

    不过唯一好的一点,就是宋禹丞那只有点呆的白色小啾,总算不在嫌弃那雄性海东青了,可却也并非是恋爱的意思,而是干脆把它当成了依附自己的小弟。

    因此,太子的那只海东青,今天依旧十分郁闷。

    结束了议事厅里的会议,宋禹丞会自己的卧房换身衣服。结果一进门,就看到雄性海东青蔫蔫的趴在桌子上,俨然是又在自家的白色小啾哪里收到了暴击。

    “哼,蠢鸟的世界就是这么无聊。”正卧在床上那黑毛奶猫见宋禹丞进来,老气横修的吐槽了那雄性海东青一句,觉得他简直笨死了!连一只呆到不行的小啾,都不知道如何降服。

    奈何这话说的很大,可那奶猫的模样,却根本无法被人信服。由于惯会撒娇,这奶猫最近被宋禹丞宠溺得不像样子。然而腿就那么短,照顾的再精心,也只能是又胖了以前,越发像是一个球。

    因此,那只海东青雄鸟也没有谦让的意思,直接一句话就把那黑毛奶猫给打击的不行,“别总蠢鸟蠢鸟的,你这小矮子还是先长长个吧!还没有水碗高。”

    这一句话,顿时那把奶猫气得炸了毛,直接后腿用力,就要朝着那海东青扑去。奈何还没等它发力,就被海东青一抓按住了头顶。接着,就被封印了!

    虽然,海东青的腿也没有多长,奈何那奶猫的腿更短,因此,只要被按住了头,就算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有半分触碰到那可恶的海东青的可能。

    仰躺在床上,那奶猫只觉得自己非常的弱小无助且能吃。并且认为,今天没有年年亲手做得鱼肉拌饭作为安慰,它肯定没有办法成功站起来。

    而宋禹丞见它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也只能强忍着唇角的笑意,顺手把它捞在怀里顺了顺毛。

    ——————————————-

    上京

    宋禹丞去容城一个月,而那吴文山被困在郡王府里,也已经将近一个月了。时至今日,近况更是和往日大相径庭,如果有吴文山以前的好友看见他,一定会惊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