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连这种事都要找宋禹丞?沈艺在旁边看着心里顿时泛起怒意。

    鼎瑞是什么地方,圈子里的人怎么可能有不懂的。曹坤说的光明正大, 叫宋禹丞过去结账。可事实上, 一帮二世主,就算真的临时突发意外, 也不可能叫宋禹丞一个经纪人过去。更何况,鼎瑞那种地方, 怎么可能会缺保丨险丨套?分明就是拿这三个字提点宋禹丞, 要他过去伺候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连自己身边跟了这么多年的人,也能送去给别人,曹坤不愧是圈子里最王八蛋的一个。

    "别去。"沈艺忍不住拦了一下。

    可宋禹丞却冷淡的把他推开,重新拿起车钥匙。"不该你管的就别伸手。"说完, 他就丢下沈艺独自走了。

    然而留下的沈艺,却只能看着他的背影, 愤恨的攥紧了拳头。同时也深刻感受到了, 自己的弱小和无力。

    在绝对的权势面前,他不过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戏子。他也好,宋禹丞也好, 全都没有半分反抗的余地。

    沈艺这么想着,黯然回到了宿舍。可心里的压抑, 却逼的他快要发疯。

    ————————————————

    而宋禹丞这头情况却和沈艺脑补的天差地别。

    他一路到了鼎瑞, 停了车之后,便去了前台。问好了房间号, 直接往里走。当然,曹坤让他带着的东西, 他也全都带到了。

    比起那些三俗一点的酒吧来说,鼎瑞这种高级会所,也不过是贴了一个有钱人的标签,外带披了一层高雅的皮。内里的流程,实际上全都差不多。

    宋禹丞到了包间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很多了。曹坤果然不在,但是他那帮二世主的发小,却一个不落。至于他们落在宋禹丞身上的眼神,也格外暧昧。

    那是一种,掂量猎物价值的目光。而这种目光,是原身自从被曹坤毁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身上的目光。

    宋禹丞不动声色的打了个招呼。

    门口坐着的一个先开口道,"看!我说什么?坤子家这个傻得够呛,一个命令一个动作。瞧他这架势,怕不是真的以为爷们几个出门不带钱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哈哈哈哈,得了吧,多少年了还这一套,兔子急了还咬人,回头千沉打你。"另外一个赶紧把话头接过来,正是曹坤的朋友严奇。

    "你来的到快,不过也巧了,我们这头局没散。你干脆就一起喝一口。今儿带你认识几个新朋友。"严奇主动把宋禹丞拉到自己身边坐好,态度格外亲切,但是捏着宋禹丞的手,却稍微用了点力,好像在给他什么暗示。

    宋禹丞和他对视,却看到了严奇眼里的不忍心。

    说起来,这严奇算是曹坤发小里,唯一一个有良心的。当年原身遭难,也是严奇劝的曹坤,把原身保了下来。否则,那两个小师弟的事情闹开,原身也脱不了干系。

    而且严奇一直觉得,原身很无辜。人家不过是长得好看了点,不乐意自甘堕落,怎么就成了原罪了。但是圈子里他说的不算,也只能尽力帮衬。

    毕竟原身的命,真的是太苦了。但凡长心的,都不能看着不管。

    又想到其他人之前说的那些提议,严奇的头变得更疼了起来,也不知道宋禹丞今天能不能扛过去。

    而宋禹丞也立刻心领神会,明白这局里怕是有套路,感激的朝着严奇笑了笑。再不动声色的看了一圈,却发现,角落里坐着一个眼生的青年,看穿衣打扮,和严奇他们是一路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表情却格外厌恶,好像觉得他们都脏透了。

    这个人有点熟悉。宋禹丞筛选了一遍原身的记忆,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他的身份。

    说起来,也算是旧相识。

    这个青年名叫萧伦,是萧家的小公子。当年原身小师弟的死,这人也推了一把。他算是和曹坤一起长大的,但更是死对头。平时玩的小明星也不少,可后来却看上了原身的小师弟。在得知是曹坤手里的人后,更是大张旗鼓的宣扬,说一定要追到手。

    然而悲剧的导丨火丨索,就是这里。

    如果不是萧伦非要玩玩,原身的小师弟到底也是拿了影帝的人,未来带来的利益无数,曹坤虽然纨绔,也不会那么轻易地把人送出去。可谁让他讨厌萧伦呢。在加上其他人的煽风点火,曹坤直接把人送出去,随便玩。甚至后来还把录像发给萧伦一份作为羞辱。

    而最过分的,还在后面。事发以后,当原身想要报复回去,联系萧伦的时候,却得到了一句这样的回复。

    "不过是一样玩物,我想看的,也是他被玩坏了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没有相同的价值,我为什么要和你联手?就因为我讨厌曹坤?谢千沉,你不是卖屁股卖的不知道分寸了。"

    "就你们这帮小戏子,在我们眼里,什么都不算。"

    说完就,萧伦就挂断了电话,而后来罗通通过渠道得到的那个小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