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知道沈艺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他具体看到多少。但唯一肯定的是, 他此时的心里, 已经难受极了。

    其实从昨天晚上开始,宋禹丞和齐洛相处的场景, 就一直在沈艺的脑海里不停回放,导致他昨晚整宿, 都是辗转反侧, 无法安睡。

    到了最后,甚至只要他闭上眼,就能回忆起他去宋禹丞家里时,宋禹丞给他搭戏念的台词, 强迫喂他的那口酒。以及后面的拥抱,还有深夜的探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几乎每一个细节, 都巨细无遗, 甚至让沈艺的身体,都跟着热了起来。

    所以宋禹丞这次把齐洛接到家里,是打算怎么教导?难道也用和教自己时, 同样的方法?

    莫名其妙的妒意让沈艺十分难受,可紧接着, 他又觉得自己蠢透了。因为宋禹丞, 至始至终,都是在演戏骗他。

    都说□□无情, 戏子无义。宋禹丞出身是个戏子,又在曹坤身边当了那么多年的婊丨子, 嘴里怎么可能有真话?

    沈艺想到初入行时,听到的别人对宋禹丞的评价,都说他是天生的演员。

    所以他配合自己演戏的时候,才会那么生动。那种被步步诱惑的模样多真实?好像真的动了心,对自己产生了怜惜。就连拥抱都那么温暖,那么贴切。

    可实际上,都他妈是演出来耍他的!

    沈艺烦躁的把枕头扔到地上,不打算在继续想下去。可睡意却始终无法来临,一直到了凌晨五点,他的头脑依然十分清新。甚至迷之想到了宋禹丞那个除了啤酒就什么都没有的冰箱。

    所以,他今天早晨,要吃什么?

    沈艺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到底是为了攻略,还是出于真情,竟然迷之做了三明治当早点,然后拎着去了去了停车场。

    ————————————————-

    沈艺到达停车场的时间,是早晨六点。空无一人的停车场里,只有沈艺独自站着,拎着一个三明治和一杯咖啡,只觉得自己蠢爆了。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离开,而是执拗的站在角落里等待,一直到了快九点的时候,宋禹丞的车子,才开了进来。

    沈艺下意识就想去找他,但结果却看到,宋禹丞哄着睡熟的齐洛下车,那副温柔中带着点宠溺的模样,越发让沈艺觉得刺目。

    这和宋禹丞带他的时候,简直天差地别。沈艺顿时觉得一宿没睡的自己,就是个傻子。原本就阴沉的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

    他一直等到齐洛上楼以后,才慢慢出现。

    "来了?不是叫晚上好好休息,这是干什么去了?"宋禹丞明知故问,翘起的唇角,皆是满满的恶意。像是在讥讽沈艺自作多情。

    "你到底想做什么?"沈艺被压激怒,忍无可忍的上前一步,把宋禹丞扣住,露出藏在清秀外表下的狼性顿时完全爆发。

    可不过下一秒,就被宋禹丞反手按在了墙上,并且掐住了他的下颌,强迫他转头和自己对视。

    "沈艺,分寸和规矩,需要我在教你吗?"

    "可你对齐洛……"

    "那是我的事。作为经纪人,我要带谁,是我的问题,你没有权利干涉。而且,现在的你,最好不要挑战我。沈艺,我以为昨天的暗示已经足够明显,可惜你好像还没弄明白。既然这样,我就直接告诉你。"

    "别把自己那点手段看的太高杆,或许那些你脑补可以掌控的对象,不过都把你当成一个哗众取宠的小狗。"

    "谢千沉!"赤丨裸丨裸的侮辱让沈艺的情绪彻底爆发,如果不是宋禹丞用了巧劲儿,几乎制不住他。可即便如此,最后胜利的依然是宋禹丞。反而是沈艺自己,被按在车库冰冷的水泥墙上,根本无法动弹。

    "是不是很屈辱?是不是恨不得干掉我?记住这种感觉。"宋禹丞说完,便顺手把沈艺扔进车里。然后翻出蒸汽眼罩糊在他脸上,"睡觉!一会还要试镜。如果搞砸了,你就可以彻底滚出荧幕圈。"

    说完,宋禹丞便不再看他,自顾自的往剧组开去。然而这一次的沈艺,却不再说话只是安静的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心里却恨不得把宋禹丞碎尸万段。

    ——————————————-

    一路无话,宋禹丞到剧组的时候,剧组那头的试镜已经开始了。如果换成别人,肯定进不去,然而宋禹丞带着沈艺,只刷了个脸就进到了片场里面。

    对于这种特殊待遇,沈艺震惊的说不出话,甚至迷之感觉,这片场就和宋禹丞自己家没什么区别。

    然而这种感觉,很明显不是他一个人有。不少人也同样用惊诧的眼神,看着宋禹丞。

    娱乐圈最快的就是更新换代,宋禹丞两年没有出来,现在这帮新人都不太认识他。陡然见到他带着沈艺,都觉得眼生。

    但那些老人却不一样。

    谢千沉这个名字,在两年前或许代表着辉煌,但是现在,却是声名狼藉到了极点。不少老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