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是要卖掉我?    齐洛吓得一机灵。方才的兴奋顿时消失了。瞪大了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宋禹丞, 仿佛在问他问什么?

    可下一秒就听到宋禹丞用慢条斯理的语气解释, "我要给你换合同,而且从明天开始, 你得加课。你的基本功还可以,但是深度不够, 还得练。另外, 你现在的身材,线下看是没问题的,但是想上荧幕好看,还得在减重十斤。所以从明天开始限定食谱, 起司这种高热量的食物估计很久都不会出现了。今天晚上破例,算是给你的补偿。"

    "最后一顿, 你得好好享受了。"宋禹丞说完, 看着小孩依旧迷茫的模样,觉得所有的恶趣味都被满足了。

    捏了脸颊一把,然后就拉着齐洛进了店。

    "谢千沉, 我之前订了桌。"宋禹丞熟门熟路的报了名字。

    "您请进。"侍者把他带进去。

    宋禹丞一向办事周到,选择的位置, 也是最好的。

    这家起司餐厅, 其实也算是高级精致一些的家庭餐厅。所以不少人都喜欢带着孩子一起来。气氛也相对热闹。

    而宋禹丞和齐洛坐着的地方,是最靠窗户的卡座。旁边的花盆恰到好处的将外界视线隔档, 同时又不影响人感受餐厅的温馨气氛,旁边的街景也很不错。可以说是相当恰到好处了。

    起司的香气让紧张的心情变得放松下来, 而之前被宋禹丞逗得一惊一乍的齐洛,也渐渐冷静,弄清楚了宋禹丞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什么意思。

    加课,限定食谱,还有换合同,这哪里是要把他卖掉,不如说,是打算让他出道啊!

    齐洛当练习生也有一阵子了,早就听公司里的前辈们说过,被经纪人看中以后,安排出道的具体流程。因此在听到这些关键词后,也大致猜到了宋禹丞的打算。

    所以为什么他刚才还说这样的话?齐洛越想越觉得迷茫,足足过了五分钟,他才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被宋禹丞当孩子逗了?

    果不其然,刚一抬头,就对上宋禹丞满是戏谑的脸,顿时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感觉自己可能非常呆。可最早的畏惧,却已经完全消失,对宋禹丞也多了一点点喜欢。觉得宋禹丞和外面说的不一样。

    虽然是大魔王 ,但却是有点温柔的大魔王。

    "果然够单纯的。"齐洛的简单好懂让宋禹丞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而沉默了半晌的系统也无精打采的接了一句,"是啊,纯到你都下不去手【郁闷.jpg】"

    可宋禹丞却毫不犹豫的再捅一刀。

    "下得去手你也看不见,你忘了你自己会被马赛克?未成年的小同学。"

    卧槽!马赛克这个词太毒了!一秒前还在脑内和宋禹丞抬杠的系统,瞬间心碎了一地。并且决定主动把宋禹丞屏蔽。

    赢了系统,宋禹丞又回头看向齐洛,"会害怕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便是在暗示那些和他有关的传言。

    "会,但是千沉哥会让我……"齐洛惴惴不安。方才的接触,让他本能的感觉,宋禹丞不是那样的人。

    宋禹丞摸了摸他的头,"我不会,但是你要听话。"

    "嗯。"齐洛点点头,突然觉得宋禹丞的眼里,好像有什么很难过的情绪。但落在头顶的手太温暖,他忍不住仰头蹭了蹭。

    宋禹丞又揉了他一把,然后主动帮齐洛把食物夹到他面前的盘子里,而齐洛也顺势沉浸在美食的诱惑中。

    齐洛想,其实千沉哥根本不是大魔王。而且很温柔。

    而此时外面偷窥的沈艺却已经气炸了。

    宋禹丞找的位置那么显眼,哪怕他藏在马路对面的车里,也依旧能清楚的看到他和齐洛之间的互动。自然也把宋禹丞照顾齐洛时,那种发自内心的宠溺看的一清二楚。

    原来他还有这样一面,那公司里的冷淡,和故意调丨教自己时那些折辱,就是只单纯的针对和惩罚?那后来缓和以后的找老师,和教导上药又是什么?

    不,不对,他被骗了!

    宋禹丞是故意的!

    他看出了自己有攻略他的意思,所以才顺势装出软化,实际上,心里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回事。

    不少细节顿时充斥在沈艺的脑海里,他陡然发觉,至始至终,自己都落在宋禹丞的局里。而他自以为是的攻略,在宋禹丞面前,更像是跳梁小丑一样可笑。甚至,他非但没有让宋禹丞动摇,反而被宋禹丞动摇了不少。

    这特么真的是阴沟里翻船了!

    沈艺诱惑人这一招,几乎百试不厌,哪怕是阅尽千帆的曹坤,在他面前,也都少了不少抵抗能力。可宋禹丞,不过两个照面,就把他看透了,甚至还游刃有余的戏耍他。

    巨大的屈辱感,让沈艺恨得双眼发红。而餐厅里的宋禹丞,却像是察觉到他的存在一样,故意朝着他的方向笑了笑。眼里的那种讽刺之意,就像是巴掌,狠狠地抽在了沈艺脸上。

    沈艺下意识一脚油门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