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查查。"陆冕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可宋禹丞在网站上登陆的基本信息, 又只显示了他现在人在华国。

    陆冕决定, 他现在就回华国一趟。

    ——————————-

    华国宋禹丞家。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第二天一早, 当沈艺睁开眼的时候,还有点分不清自己是在哪里。直到理智回笼, 他才慢慢反应过来, 这是宋禹丞的家。

    他坐起身,神情有点恍惚。他原本以为在陌生的地方会睡得不好,可出乎意料的是,他不仅睡得特别熟, 就连胳膊上的疼痛都消减了。

    宋禹丞的药还挺管事,手法这么老练, 看来以前没少干类似的事儿。

    想到昨天晚上宋禹丞的夜探, 沈艺的心里对未来攻略他又多了不少信心。并且觉得,宋禹丞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开始心疼他,之前那些严厉, 也破有几分色厉内荏的程度在里面。

    这么想着,沈艺起了床。

    ——————————————

    而另一边的宋禹丞, 则是被扑鼻的香气给唤醒的。可即便如此, 这种美妙的人间烟火也没能成功挽救他的神经。咋一睁开眼,谜一样的房间装饰, 依然把他吓了一跳。

    这一屋子的摆设,真的是很心累。宋禹丞决定, 等过两天一定要让人把这里重新弄一下。否则,他早晚得被吓成神经病。

    这么想着,他洗漱换了衣服往外走。结果却在厨房门口,看到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的一幕。

    沈艺在做饭。

    他原本以为,沈艺顶多也就帮他买个饭。可意外地是,沈艺居然自己亲手做了。再看看一尘不染的客厅和装的满满的冰箱,宋禹丞心里琢磨着,沈艺还挺贤惠。

    "恨你还给你做饭,可别是准备下丨毒,好刺激!"系统忍不住念叨起来。

    宋禹丞却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由着他自嗨,自己这是饶有兴致的靠在门边看着沈艺。

    沈艺听到声音,下意识回头,正好和宋禹丞的眼神对上。瞬间有点尴尬。

    "谢礼,早晨起来肩膀不疼了,谢谢你的药,还有昨天……"沈艺红了脸,有点不知所措,紧接着,他见宋禹丞不说话,又连忙多解释了几句。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在这里做早餐的,本来是想喝水,可在打开宋禹丞的冰箱,却发现里面除了啤酒,就再没别的时候,就莫名觉得有点难受。在看放粮食的桶里,更是连一颗米都没有。这种空荡荡的感觉,就更……

    所以后来干脆拿了门边挂着的备用钥匙去了附近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些简单的食材回来,做了早餐。

    "谢哥,你得好好照顾自己。"沈艺一边说,一边偷看他,手足无措的模样,十分可爱。

    "嗯,你挺能干。"拼演技,宋丶影帝丶禹丞从不畏惧。

    走到他背后,宋禹丞伸长手,拎起一片培根尝了尝。煎得恰到好处。而口中爆开的美味,也让他觉得十分享受,唇角多了一份笑意。

    沈艺看在眼里,被晃得愣神,只觉得宋禹丞真的是妖孽。就这么站着都透着勾引人的味道。哪怕他心里存着别的想法,这会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所以曹坤有这样的人陪在身边,为什么还要找别人?

    沈艺迷之伸出一种曹坤可能眼瞎的念头。然而紧接着,就被敲了一下头,"蛋。"

    "啊!对不起。"宋禹丞扑在耳边的气息,让沈艺脊背发酥,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却发现由于方才的失神,现在锅里已经有了糊味。他赶紧把蛋从锅里捞出来。可发黑的边缘,却摆明了这颗煎蛋已经不能吃了。

    "对不起,谢哥您先去外面等会行吗?"每次靠近宋禹丞,都会出错。沈艺的脸,又控制不住的红了。

    "可以。"宋禹丞理所当然的答应了,然后便端着盘子出去吃饭。心里却觉得,沈艺勾引人的段数,也太低了。

    "嗯,对。"同样围观了这一切的系统也跟着附和:"还是路德维希勾引人的段数高,大人您每次看见他,都忍不住想要把他艹丨死!"

    "……"宋禹丞顿时沉默。

    ——————————————

    早饭过后,宋禹丞带着沈艺去公司。

    经过昨晚的磨合,沈艺表面对宋禹的厌恶少了许多,因此,两人相处起来的气氛也变得平和不少。等快到公司的时候,甚至还能偶尔说几句话。但大多时候都是宋禹丞说,沈艺听。而宋禹丞说的内容,也基本上都是关于后面给沈艺加课的事情。

    "你在表演上的确有些灵气。但还差的太多。不是有好的资源就能上位,没有本事,再好的剧本,也是糟蹋。"

    "嗯。"想到昨天宋禹丞几句台词就把自己碾压成渣渣的情景,沈艺低下头。觉得自己的确不行。以往认为足够职业的专业素养,在宋禹丞面前,根本就什么都不是。放到那些老戏骨面前,怕是……

    这么想着沈艺默认了宋禹丞的评价,并且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