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长而沉重的梦境,几乎把人逼疯。宋禹丞猛地睁开眼, 却差点被眼前的画面惊出一身冷汗。

    很好, 上个世界差点冻死他,这个世界就改成吓死他了。

    宋禹丞觉得, 自己一定不是什么优秀的执法者,否则怎么连续两个世界的开头都这么鬼畜!

    他从未见过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房间。分明是住了多年, 可却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干净空旷的, 仿佛是……坟墓。就连墙上挂着的那些空荡荡的相框,和书架上摆着的包着黑色书皮的书,也像是成片的墓碑,荒凉而令人心惊胆寒。

    所以, 这个世界又是个什么情况?可别告诉他,原身自闭或者抑郁。宋禹丞无奈的召唤系统, 调出介绍, 紧接着,又被神尼玛的剧情给糊了一脸。

    如果说,上个世界原身是为爱自愿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