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长而沉重的梦境,几乎把人逼疯。宋禹丞猛地睁开眼, 却差点被眼前的画面惊出一身冷汗。

    很好, 上个世界差点冻死他,这个世界就改成吓死他了。

    宋禹丞觉得, 自己一定不是什么优秀的执法者,否则怎么连续两个世界的开头都这么鬼畜!

    他从未见过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房间。分明是住了多年, 可却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干净空旷的, 仿佛是……坟墓。就连墙上挂着的那些空荡荡的相框,和书架上摆着的包着黑色书皮的书,也像是成片的墓碑,荒凉而令人心惊胆寒。

    所以, 这个世界又是个什么情况?可别告诉他,原身自闭或者抑郁。宋禹丞无奈的召唤系统, 调出介绍, 紧接着,又被神尼玛的剧情给糊了一脸。

    如果说,上个世界原身是为爱自愿堕落, 那么这个世界的原身,就是强取豪夺后的悲剧产物。

    并且还是强取不成, 弄坏了以后, 就随手丢弃的那种。

    依旧是个现代架空世界,原身名叫谢千沉, 是个造星公司的金牌经纪人。不过和一般的经纪人不同,他这个金牌后面还要加一个重点词, 拉皮条。

    据说原身经手漂亮孩子,每一个都是明码标价,可以出台。用人家的话说,他哪里是带明星?整个就是一个鸭店。

    而最可笑的是,原身的眼光垃圾得不行,留下的都是花瓶,没两年就萎靡不振了,反而一开始不起眼,跳出火坑的,都成名了。俨然已经是圈子里最大的笑话。

    可事实却并非如此,那些人走掉的人,之所以能跳出火坑,不过是原身故意放他们一马。他自己已经被毁了,所以不忍心看着别人也一样沉沦。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所以,他是怎么被毁的?弥漫在记忆碎片的绝望让宋禹丞心里一沉,缓了口气之后,才将原身尘封许久的梦魇,调取出来。

    ————————————-

    十年前的片场,仿佛是镜子迷宫的场景里,漂亮的青年被束缚成屈辱的姿势,狼狈的躺在地上。情丨欲的红晕布满了他的整个身体。汗水更是将轻薄的衣服打湿,严丝合缝的服帖着身体的曲线。

    分明已经是沉浸在欲丨望里的情丨兽,可偏偏身体越渴望,眼神就越屈辱。他还太年轻,不懂那些人的恶趣味,也不明白,他越是这样隐忍,那男人就越不愿意放过他。

    "记着你这一秒的丑态。是不是觉得很羞耻?是不是感觉自己很淫丨荡?"

    "你看看面前的镜头,你的每一个细节,都被拍着。每一个镜头后面围观的人,都会用鄙夷的眼光看着你。你不是演的,你就是真的贱!"

    "啧啧啧,如果流传出去,会多有趣?全世界都会知道,你谢千沉是个浪到骨子的贱丨货!好好享受一夜,明天我来接你。"

    令他畏惧的男人,终于走了,可四面八方的镜子里,映照的都是他的身影。那种时时刻刻恨不得被人操丨死的模样,令他羞耻到几乎要哭出来。即便闭上眼,都不能逃避。

    无妄之灾。

    他原本是华电最优秀的毕业生,刚入行的第一部戏就拿了万花奖的最佳男配,如果没有意外,稍加打磨,就会是下一任影帝。可万万没想到,签约的经济公司老总曹坤,却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曹坤签下他,是想要近水楼台一逞兽丨欲。结果因为他不乐意,曹坤直接把人雪藏了。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绝望,并且以为,只要有实力,哪怕是龙套,最后也能熬出来。

    但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自己有多么天真。

    曹坤想要弄他,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就像眼下,他一路求救,可根本没人愿意伸手救他。

    因为他们,都害怕曹坤。

    所以,这么痛苦……要不就放弃了吧!

    仿佛有一根弦,陡然断开,青年用尽最后的力气试图咬舌自尽。然而虚软的身体,却连死都做不到。就是这么悲哀,身为弱者,想要自我解脱,都是做梦。不过就算不能解脱,也绝不能让他们得到想要的……

    绝望、迷茫还有对情丨欲的恐惧,让宋禹丞的身体都因此颤抖,而后面,原身由于这一宿的搁置经历,导致精神崩溃彻底不能面对镜头,也无法和人肌肤接触的后果,也让宋禹丞的心脏,跳动的更加剧烈。可紧接着,大门处门铃的叮铃作响,就把这种情绪打乱。

    "是谁?"宋禹丞勉强从原身记忆片段里抽离,挣扎着起身去开门。

    客厅的感觉,远比卧室要好,但过于简约的设计和物品摆放,也同样死气沉沉。

    不过现在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宋禹丞透过门口的视频对讲机往外看。只见几个神色嚣张的少女正守在他的门口,嘴里还一刻不停的骂着人。

    "是不是爷们!是爷们就开门出来!我们知道你在家。"

    "谢千沉你这个垃圾!这些年毁了多少人了,居然还不足够,我警告你!别想碰我们艺宝,我一定会保护他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