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宋禹丞迷之有种渣男出来浪,却被家里正经红旗抓包的微妙感。可不过一瞬, 他就又恢复了淡定。

    路德维希算什么红旗, 分明就没有什么实质关系,当然不需要因此心虚。宋禹丞想着, 又恢复了游刃有余。可紧接着,腰间微微收紧的手, 又让他重新头疼了起来。

    新欢旧爱加前金主, 算上他正好一桌麻将。宋禹丞迷之觉得,比起许牧之来说,他可能才是那个渣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而系统却兴奋的发出一连串的"嘻嘻嘻嘻嘻~好刺激~",甚至还唯恐天下不乱的像宋禹丞提议:"大人大人, 您可以亲楚嵘一口啊!这样肯定会更刺激。另外不用害羞,我们总局经过培训的系统都是很有节操的, 你随便, 我们会自然生成马赛克。【偷看.jpg】"

    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