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宋禹丞迷之有种渣男出来浪,却被家里正经红旗抓包的微妙感。可不过一瞬, 他就又恢复了淡定。

    路德维希算什么红旗, 分明就没有什么实质关系,当然不需要因此心虚。宋禹丞想着, 又恢复了游刃有余。可紧接着,腰间微微收紧的手, 又让他重新头疼了起来。

    新欢旧爱加前金主, 算上他正好一桌麻将。宋禹丞迷之觉得,比起许牧之来说,他可能才是那个渣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而系统却兴奋的发出一连串的"嘻嘻嘻嘻嘻~好刺激~",甚至还唯恐天下不乱的像宋禹丞提议:"大人大人, 您可以亲楚嵘一口啊!这样肯定会更刺激。另外不用害羞,我们总局经过培训的系统都是很有节操的, 你随便, 我们会自然生成马赛克。【偷看.jpg】"

    很好,还有马赛克,真的是太有节操了。宋禹丞被槽得够呛, 再次屏蔽了系统,觉得绑定了这个倒霉玩意, 真的是吃枣药丸。

    然而就在他被系统的精神攻击搞得十分崩溃的时候。楚嵘却已经对上了许牧之。楚嵘的确是有点醉了, 却并不厉害,刚才搂着宋禹丞, 也不过是借着劲儿撒娇,勾着宋禹丞宠他罢了。

    现在碰见许牧之, 那点酒意,自然也就散了。

    而许牧之那头也一样。在看见楚嵘和宋禹丞的瞬间,怒意就立刻涌了上来。

    他最近不顺,三番两次进了警察局,名声毁了成了笑柄不说,出来以后,工作上也处处被打压。因此,面对楚嵘和宋禹丞两个始作俑者。许牧之恨不得立刻杀了他们。

    至于什么暗恋了多年白月光?那都是扯淡的!

    现在的许牧之只把楚嵘当敌人,甚至认为,当初喜欢楚嵘的自己,一定是被下了降头,才会这么不顾一切。

    然而他们的交锋,对于后面的路德维希来说,却不过是无聊的闹剧。路德维希更在意的,是宋禹丞。

    从他看到宋禹丞的时候,他就在观察宋禹丞的神情变化。自然也get到了宋禹丞一瞬间的尴尬,和后来的坦然。在看他习惯性宠爱楚嵘的模样,烟灰色的眼,也变得格外深邃。

    喜欢宠爱美人,又天然渣到没心没肺,真的是很可爱了。路德维希的唇角忍不住多出几分笑意。

    可路德维希的欣赏,却没有逃过一个人的眼睛,楚嵘。

    原本迎面遇见许牧之,就足以让楚嵘戒备起来,而路德维希的出现,就更加引起他的警惕。

    只能说,楚嵘虽然年纪小,但是心智和仔细方面,比许牧之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他几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宋禹丞和路德维希之间的微妙。甚至有种感觉,宋禹丞和路德维希之间,应该是认识的。

    有点说不通,楚嵘困惑,路德维希和是许牧之的小教父,宋禹丞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

    这么想着,他转头看向路德维希,而路德维希的视线,也正巧和楚嵘的对上。

    气氛顿时就变得微妙起来。

    楚嵘凛冽,平时压抑的狼性瞬间释放出来,格外危险,而路德维希则是沉稳,仿佛没有什么能够波动他的心弦。

    不过短短几秒,就是一场无声交锋。楚嵘的脸色,变得更沉。

    他想起了一个人。之前许牧之下药,救了宋禹丞的那个。身份不俗,符合海蓝客人的条件,路德维希又是许牧之的教父,想在许牧之的会所里无声无息的带走宋禹丞,也是理所当然。

    并且楚嵘还记得那天宋禹丞穿在身上的陌生衬衫,就和路德维希身上这件一模一样。所以那个时候,救了宋禹丞就是他。只是不知道,宋禹丞对路德维希有没有印象?

    可路德维希却像是故意的一样,优雅的朝着宋禹丞笑笑,从楚嵘的角度,正巧能看到他眼里,对宋禹丞满满的欣赏。

    楚嵘搂在宋禹丞腰上的手,不受控制的又收紧了几分。

    宋禹丞偏过头看他一眼,心里顿时一凉。完了,这猫崽儿要炸毛!再看到路德维希眼里的饶有兴致,宋禹丞越发生出一种想要打他一顿的心情。

    呵呵,真的是好一个清教徒,生怕他不翻车。分明什么都没有,还一个劲儿的刺激楚嵘也是够了。也是把小孩委屈坏了。

    "别耍花样。"宋禹丞用眼神警告路德维希,然后安抚的揉了揉楚嵘的头发,温声哄他:"回去吧。"

    "嗯。"在宋禹丞面前,楚嵘一向顺从。即便他觉得路德维希和宋禹丞之间不对劲,想要询问,但还是没有反驳。

    没办法,楚嵘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劣势。他太小了。即便宋禹丞没有拒绝他,也不过跟宠爱孩子一样逗弄,并非是爱。但是路德维希不一样,这个男人,根据楚嵘对宋禹丞的了解,绝对是能够引起宋禹丞兴趣的那种类型。

    这么想着,楚嵘决定,自己的行动必须要加快了。

    楚嵘和宋禹丞约的这个餐厅,是燕京最有名的意大利菜,来往人数众多。

    因此,即便许牧之不甘心,也不敢太过分。而楚嵘也决定不要节外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