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幸好的是,宋禹丞这句话, 并没有直接说出来。可即便如此, 路德维希也依旧看出他的不愿意。但他并不打算退缩。而且,他也有和宋禹丞谈判的最好的筹码, 他是清教徒。

    因此,不过在短站的沉默后, 路德维希就成功反客为主, 甚至还得到了宋禹丞的许可,进了宋禹丞的厨房。

    不得不说,路德维希照顾人的水平,远远超出宋禹丞的预料。之前的楚嵘就算是周到的了, 可和他比起来,依旧像是个爱撒娇且没有什么章法的小猫崽儿。

    所以, 这是在向自己暗示他很贤惠?

    看着厨房里站着的人, 连泡茶时的姿势都格外让人赏心悦目。就像是那种典型的中世纪贵族家的执事,优雅,严谨, 并且也足够万能。哪怕是宋禹丞这里的食材不多,可路德维希却依旧能做出最符合宋禹丞口味的小甜点。

    靠在门边, 宋禹丞嗅着厨房里传出来的甜香, 顺便欣赏美人,只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也不错。但前提是, 如果他没有先下手撩拨了那只猫崽儿。

    想到楚嵘那句"宋宋你要对我公平点",宋禹丞就觉得头又开始疼了, 在看看路德维希各种熟练地使用着他家里的厨具,仿佛他就是这个别墅的主人之一的模样。宋禹丞的心里顿时又浮现出那句"脚踏两条船,早晚得玩完"的俗语。

    可偏偏那个极其不靠谱且未成年的系统,却来了精神,一个劲儿的撺掇宋禹丞:"宿主大人不怕!我是绿帽系统,一顶不少,两顶不多,三顶四顶也都能hold住。放心的上!随便的撩!剩下的我全都能帮你处理好【感觉自己厉害坏了,叉腰站会.jpg】"

    宋禹丞再次被迎面而来的表情包糊了一脸,立刻就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他根本不能理解,作为一个系统,他到底是怎么觉得自己有腰?而且一到关键时刻就马赛克,居然还说能hold住。宋禹丞越看越觉得辣眼睛,干脆把系统屏蔽了。并且感觉,听他扯淡还不如看看路德维希那张十分对胃口的脸。

    这么想着,宋禹丞的视线又下意识落在路德维希的身上,当看到路德维希径直从碗柜深处找到需要的红茶杯的时候,宋禹丞突然多了一份警惕。

    他是不是对自己的习惯,也太熟悉了一点?宋禹丞皱眉。路德维希是第一次来,可却意外地对宋禹丞家里所有东西的摆放位置了如指掌。甚至一些细节,比宋禹丞本人还要清楚。

    这就能得出两个结论。要么是这人很聪明,善于观察。要么,就是他和自己特别合拍,就算没怎么接触过,都能有一样的喜好。

    可宋禹丞不是什么被恋爱脑冲昏了头的怀春少年,自然明白,后一种情况是绝对不会发生的,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路德维希是一个非常聪明,且有耐心的人。

    而这样的人,往往最可怕。因为他们有所图谋,就一定会想方设法达到目的。

    就比如路德维希会选在今天找上他,就一定是有什么想法。至于清教徒恐怕都是幌子,毕竟会所那件事,都已经过去了好一阵子。

    "别绕弯子,就说出你的目的!"宋禹丞坐在沙发上,在路德维希将下午茶准备好了以后,主动开口,想要和他谈谈。

    然而路德维希却伸出手指,指向宋禹丞。"我的目的是你。"

    "这不是一个好玩笑。"

    "所以你是想始乱终弃?"

    路德维希语气平静,可宋禹丞却差点没一口红茶喷出来,"宝贝儿,中文不好就好好学学,我和你之前可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都没发生这几个字加重了语气,其中的警告之意也溢于言表。

    可路德维希却不说话,只是定定的和宋禹丞对视。然而那双烟灰的眼,视线却莫名缠绵,让宋禹丞下意识有种被诱惑了的感觉。甚至还用一种格外严肃的语气重复了会所时,两人的互动:"你主动抱住了我,还亲吻了我的耳朵。"

    路德维希的嗓音很低沉,天然就有种雍容的华丽。而他用这一的嗓子说出这么暧昧的词语,就算脸上的表情在冷静,也只能让人觉得是一种变相的勾引。

    似乎在暗示宋禹丞,之前没发生,但是现在他们完全可以发生些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去他妈的禁欲清教徒,浪起来也是没法要。长成这样,还用这种眼神勾人,不是找被艹,还是什么。

    宋禹丞的眼神渐渐变得危险起来,而本身骨子里的强势,也不在被过于温柔俊美的外貌所掩盖。

    他起身凑近路德维希,过近的距离,让他们彼此的呼吸,都变得清晰可感。

    不得不说,面前这张脸,的确太符合宋禹丞的审美,哪怕知道是有毒的罂粟,也不想就这么放过。

    扣住他的后脑,宋禹丞的动作极具攻击力,那种几乎要把人灵魂搅和到一起的力道,让路德维希的眼里,也闪过一丝欣赏。那种势均力敌的快感,不论是精神上,还是生理上的感官,都极其舒爽。

    不过可惜的是,就在双唇相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