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嵘的脸色陡然就沉了下来,可紧接着, 当他触碰到宋禹丞烫人的皮肤, 周身的气势,就变得更加凛冽。不过他并非是因为宋禹丞遭遇了什么而生气, 只是单纯的心疼宋禹丞辛苦。

    楚嵘也是混过娱乐圈的,自然清楚那种致丨幻丨剂会带来的副作用。宋禹丞本来就喝了点酒, 两下相冲, 肯定难受到不行。否则以宋禹丞的警惕,他进来这么久,宋禹丞不会毫无察觉。

    如果不是许牧之……

    想到来的路上,自家表哥查出来的那些事情, 楚嵘对许牧之越发恨之入骨,恨不能立刻弄死他以消心头之恨。抱着宋禹丞的手, 也稍微添了些力气。

    "楚嵘?"宋禹丞终于睁眼, 但是他的神志还不是很清醒,甚至看人的模样也有点模糊。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楚嵘抿了抿唇, 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