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那青年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宋禹丞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 反而因为宋禹丞脸色不好而主动靠近, 想要查看情况。可紧接着,就被宋禹丞抓住了领带。

    "你……"青年下意识顺着他的力道低头。宋禹丞带着酒香的唇也恰到好处的贴近他的耳廓。

    "帮我个忙怎么样?"即便是这种时候, 宋禹丞也依旧端着温柔的面具,可骨子里的强势和对猎物的渴求, 却已经完全隐藏不住。

    "什么忙?"青年不动声色。

    "带我走, 我有报酬。"宋禹丞的唇角依旧还能维持笑容,可身体里的燥热却已经逼得他站立不稳。即便如此,他也依旧没有半分弱气。这种隐忍化成一种特别的蛊惑,格外撩拨人心。

    青年的眼里, 流露出一丝欣赏。

    他今天,就是为了宋禹丞来的。

    其实从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