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六章 果然是小家伙
    等候了许久,任八千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

    偷偷扭头看去,只见一行人从远处过来。

    最前端的是一个一身大红衣服,上面用金线刺绣出图案的袍服的女子,头发简单挽起来。

    正是当天看到的那个女子。

    “她还真是喜欢红色。”任八千心中嘀咕。不过看这宫殿群,他还真怀疑这位就是这里的皇帝了。

    任八千偷看那女子的时候,那女子也正冷冷扫过来,双目中的寒光刺的任八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连忙低下头。

    而那女子一眼看到任八千穿着裤头站在那里的样子明显楞了一楞,双目中寒气更重了。

    其他人则是抿嘴偷笑起来,路过的时候无不往他下半身扫上一眼。

    没办法,任八千那裤头还是红色的,太过扎眼。是他为了去掉晦气特意换上的。

    等所有人都进了宫殿,他也被人架了进去。

    刚进去就被按倒在地上,旁边则是他那一床褥子。

    他的身下是一条长长的毯子,毯子尽头是九阶台阶和一张榻。

    “这是怎么回事?”那女子斜躺在最前方的榻上,一只手拄着脑袋。

    “启禀陛下,我们去提他的时候就是这样,狱卒说这几天没人进去过,不知道怎么成这样的。而且还多出一条被子来!”一个提他过来的军士单膝跪下道。

    “哦?来,你说说。”那女子斜躺在上面漫不经心道。

    任八千还在想着她在和谁说话的时候,身后按着他的人狠狠一用力:“陛下问话,还不回答?”

    任八千从大牢出来的时候就在想这个问题,本来想说自己有怪癖,睡着后喜欢吃布,衣服被自己吃掉了。不过若是对方拿出一匹布让自己吃掉,自己真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衣服分解了。”任八千低着脑袋胡编道。“我们国家为了保护环境,制作的东西多是一段时间后就会自然分解。那衣服我也穿了有段时间了,这两天在牢里就自然分解了。”

    上方女子皱着眉头听完,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没听懂是什么意思。

    不过还是冷冷扔了一句:“胡言乱语。”

    “陛下明鉴!”任八千硬着头皮说道。

    “那这个是怎么来的?”

    任八千不用看就知道必然是说自己的褥子了。

    这个也是完全没办法解释的。

    不过没法解释也要解释,他也豁出去了,咬牙道:“天上掉下来了。与我出现的情况一样,直接就那么掉出来了。我还以为是有人不想我被冻死呢。”

    “原来是这样。”女子冷道。

    任八千长出一口气,还好对方没在这上面较真。不然自己能做的就只有咬住方才所说的东西,其他一律不知道了。

    “拉出去砍了。”女子带着嘲弄意味的声音道。

    任八千脑袋里顿时嗡了一下,怎么又砍?

    任八千被吓的魂飞天外,一边使劲儿抗拒要将自己架起来的军士,一边大喊:“陛下饶命,我是人才,有大用的人才,我知道哪有亩产万斤的粮食!”

    他的力气怎么比得上两边人高马大的军士,眼看距离门口越来越近。

    不过他连亩产万斤都喊出来了,那女子竟然一点都不为所动。

    眼看就要被拉出宫门了,任八千急着大喊:“陛下饶命,只要给我个机会,我什么都能事情都能做到。”

    为了保命,任八千也是什么都敢说出来了。

    “哦?”那女子轻声道:“带回来!”

    任八千再次被拖回宫殿里,浑身从上到下全湿透了。

    这才几天?自己除了在牢里就是准备被砍,生死关头都走了好几圈,任八千觉得自己绝对是最悲催的穿越者了。

    “你说你要个机会?”那女子在上面冷冷说道。

    “是,陛下给个机会,我什么都可以做。”任八千大口喘气,方才真的差点被吓死了。

    “那就给你个机会。做好了,活命。做不好,你知道的。”女子冷冷道。

    任八千心里疯狂咆哮:”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肯定是砍了,砍了,还是砍了。就不能换个别的么?”

    不过表面上还是低眉顺眼道:“一定尽力,将事情办的妥妥帖帖。”

    “心折!”女子轻声呼唤道。

    “在!”那个任八千曾经见过的女将站到台阶前单膝跪地。

    “带到兽苑,新来的小家伙吃不好睡不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让他看看,若是能办好,就留一命。若是办不好,就砍了吧。”

    “是!”那女将应命后起身对着任八千身后两人道:“带上他,跟我走。”

    任八千在路上就在思考方才的话:“兽苑?新来的小家伙?”看来是去看动物啊。

    自己当初可没说过自己还懂兽医这行业啊。

    先去看看吧。不行就拖延两三天,等到回去后找兽医问问,再拿了药回来,应该有办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