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反悔还来得及吗
    也是亏得耿延心理素质够强大,换做其他人估计早就被吓软了。

    季安然因为醉酒,整个脑袋都处于混混沉沉的状态。

    他一走进浴室,就直奔洗漱台。

    “呕……”

    季安然难受地干呕了几下,却什么都吐不出来。

    他打开水龙头,捧起来水来洗脸。

    耿延心情复杂,恨不得自己刚才直接软了才好。

    这会儿,倒是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冷水唤醒了季安然几分理智,甩了甩脑袋,扶着有些痛的额头站直了腰。

    “你是要出去,还是要继续留下?”异常沙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季安然还有些懵懵懂懂的:“我、我好像吐不出来,我现在情况好多了。我应该能继续休息……”

    季安然说着,又迈着蹒跚的步伐走了出去,扑倒在大床上不动了。

    耿延:“……”

    安然这回,醉得还挺厉害的。

    ——-

    季安然醉得厉害,一沾枕头就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的中午,他才醒了过来。

    因为宿醉,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像是要炸开一样。

    耿延准备好午饭,听到房里的响动,就走了进来。

    “你感觉怎么样,还行吗?可惜我当初去药店没拿醒酒药,要不然你今天也不会这样难受。午饭已经准备好了,你刷完牙就出来吃吧。”

    “好。”季安然微微一笑。

    他麻溜地翻下床,进入浴室洗漱。

    “耿哥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总是那么关心我,昨晚也是一样……”

    季安然的声音突然消失,他嘴巴微微张开,一脸惊愕。

    洗手台上光洁明亮的镜子映照出浴室的里的情景,他昨天迷迷糊糊的,透过镜子看到耿哥站在他身后,距离也不算太远。

    当时压根没注意,现在仔细回忆一下,才发现很不对劲!

    耿哥上半身还穿着衣服,裤子却是半褪到膝盖处的!而那时候,他的声音又那么的沙哑……

    他竟然傻傻地以为是耿哥的嗓子是被酒精给影响到了,现在想想,被酒精给荼毒了的,分明是他的脑子啊!

    “你是要出去,还是要继续留下?”

    这问的不是他要出去睡觉,还是留下了看看能不能吐出来。这特么的是邀请他来一发啊!

    季安然抬手,抹了一把脸。

    “差一点,我昨天差点就睡到了!”

    复合的机会曾经近在咫尺,然后完美地擦身而过。说是擦身而过也不算太准确,严格来说,是被傻乎乎的他,直接给无视掉了!

    季安然哭丧着脸,走到了客厅,闷头啃食。

    耿延十分纳闷:“安然,怎么了?是不是脑袋太疼了?”

    刚才醒来的时候,安然肃然看起来神色有些疲惫,那个精神气还是非常好的。这会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耿哥……”

    季安然露出一个凄惨小白花的表情,碍手捂着自己的心脏,可怜巴巴地说:“我昨天喝多了,脑子不太好使。昨天那事,现在还有回转的余地吗?”

    “什么事?”耿延一头雾水。

    季安然清秀的小脸涨得通红,羞涩的模样分外招人。

    “就、就是……你昨天不说兴致来了吗?我当时没听懂,就误解了你的意思。现在我们俩能复合吗,你又不是不行,以后还有情况还多得是,到时候也是要什么的。”

    耿延:“……”

    季安然从脸红到脖子根,羞答答的,还不停地发出邀请招人。

    “我们现在复合了,以后也省事,你说对吗?”

    耿延清咳一声:“吃饭吧。你昨天喝大了,做梦梦到奇怪的事情而已。我的态度你之前也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呢?你以后好好在基地住着就好,别的事情我会处理,你别乱想那么多。”

    季安然嘴巴微张,神色是前所未有的沮丧。

    “竟然是这样……”

    也对。

    耿哥的态度一直非常坚定,怎么可能突然就软化了呢?就算是精x上脑,耿哥的理智也不会轻易离家出走的。

    误以为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季安然,终于得到了一丝安慰。

    他忍不住笑了笑,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这样也好。要是我真错过了,我得气死。不过这也不能怪我,都是你以前喜欢在浴室里……要不然我怎么服梦到这样的场景。”

    耿延心虚地低下头,默默扒饭。

    季安然还以为耿延是因为被提起往事而有些害羞,嗔怪地看了耿延一眼。

    “这会儿倒是要脸了,当初也不知道是谁……人前正经不行,人后啊……”

    耿延面无表情,耳根子却早已红透。

    很想开口跟安然复合,但怎么都迈不出那一步。

    他以后要多次离开基地找物资、杀丧尸晋级,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