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延轻轻地拍着季安然的背部,轻声安抚他。

    那些看热闹的看着地面上的血迹,想要找出是谁大半夜的冒出来。

    王隆也是个经验丰富的,掏出口袋里早已准备好的毛巾,按在伤口处,让鲜血停止滴落。

    众人并没有找到是谁干的,还在不断地猜测中。

    小区的安保人员走了过来:“我们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出入,而且小偷看起来对这里非常熟悉,在受伤的情况下很快就消失了。”

    季安然点点头:“末世以来,我的睡眠质量一直不怎么好。他们进我的屋那么久,直到进入卧室才无意碰响了铜锁……太奇怪了,我怀疑他们来踩过点。”

    “这件事就麻烦你们继续调查了,我先带他去休息休息。”耿延对着小区的保安和赶过来的基地警察说。

    季安然身体瘦削单薄,配上惊慌的模样,甚是可怜。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耿延自然也不会放心让他继续住在这个地方。

    “我先去帮你把食物收起来。这个地方也没有我想象中的安全,我再想想办法。”

    耿延带着季安然走进卧室,把装着食物的柜子收进了空间。

    季安然惶然地看着耿延:“耿哥……”

    “大半夜的,你也需要休息,先去我家吧。”

    季安然像朵柔弱的小白花似的:“嗯。”

    我现在去去我们的家住下~

    ——-

    耿延现在是一个孤家寡人,家里也没有布置客房。

    唯一有床的地方,就是他的卧室了。

    耿延的卧室布置非常简洁,只有一张大床、一个床头柜和一个衣柜。

    整个房间特别的简单干净,但看起来也格外的单调无趣。

    但……季安然不嫌弃。

    季安然迅速爬上床,用被子裹着自己,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耿哥,你也上来吧。你家里没有客房,你平时那么辛苦,也不要去沙发了,上来吧。”

    套着睡衣的季安然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邀请道。

    耿延面无表情,眼中是掩不住的挣扎。

    “耿哥,上来吧。之前我们不是也在帐篷里一起睡过一晚吗?”

    耿延:“……”

    这话说的没错,但怎么听着就是怪怪的?

    耿延之前听到出事的消息,连衣服都没换就跑到季安然的家去了。现在他直接掀开被子,躺上来就行了。

    季安然往前凑了凑,紧贴着耿延。

    耿延整个身体都僵硬了,还……变得有些燥热。

    “安然,你睡觉的时候……能不能安分点?”耿延颇为无奈。

    安然是不是对他的忍耐力太有自信了?哦,不对,安然是一直想复合来着。

    季安然一脸无辜:“耿哥,我还觉得好害怕。我睡不着,你抱着我好不好?我保证不闹,你抱着我我才能安心入睡。”

    “好,记住你的承诺,别乱动。”耿延伸出手,把季安然搂进怀里。

    季安然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眼角眉梢都是幸福的笑意。

    耿哥的定力也太好了点,他们一起都平安睡过几次了。要是换做耿哥来找他复合,他肯定第一天晚上就忍不住了。

    啊,好遗憾,要是耿哥的定力差点就好了。

    如果真的擦枪走火,他就不信耿哥还真能厚着脸皮拔吊无情、转身走掉。

    季安然感觉安全感十足,不知不觉间沉沉睡去。

    他不知道的是,耿延凝视着他的睡觉,无法克制地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眼神越发幽深。

    ——-

    另一头,几个小偷已经按照原计划,跑回了王隆的家。

    王妈妈心疼不已,赶紧拿出纱布和消毒水,过来给王隆助理伤口。

    “我早提醒过你了,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你看看你都伤成什么样了,你手臂要是废掉了,以后可怎么办?”

    王隆疼得龇牙咧嘴:“我也没想到啊,都怪小李,开个锁都拿不稳,发出声响把人给惊动了。啊啊啊!疼,你轻点。”

    王隆的同伴小李在一旁看着,面上一片冷漠。他丝毫不同情,还一巴掌呼了过去。

    “说好的柔弱大废物呢?要不是老子我溜得快,都要被他给射成箭猪了!这回倒霉的人要是我,我就把你这个谎报军情的家伙给撕了!”

    “就是,我们原本就不想得罪耿延那样强大的异能者,可你偏偏说两人的家住得不是很近,说那个小白脸武力值低,把他家偷干净都不会及时发现……”

    王隆的脸色变了又变:“现在说这些还有意思吗?要我说,我们不如想想我们怎么处理这件事,万一基地的人查到我们身上……”

    “我们两个应该没什么问题,你流了不少血,还去找过那小白脸,简直就是头号嫌疑犯了。你现在还是祈祷基地里没有验dna的设备吧,要不然你准要栽。”小李冷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