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菟丝花凶残[末世] > 差点掉马
    确定没有人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后,耿延的也安定了下来。

    耿延脱了鞋,把鞋子放进空间,火速钻进帐篷把帐篷的门给关好,拉链把帐篷给风的严严实实的。

    高讯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疑惑地用手拍了拍手臂上强壮的肌肉。

    奇怪,他的身体素质不错,按道理是不会觉得冷才正常。

    帐篷里,季安然红着脸,羞答答地看着耿延,眼中是说不尽的情意。

    “你来做什么?”耿延压低声音道,他扯过被子,把季安然给盖得严严实实的。

    灿烂明媚的春光刹那消失不见,耿延吐了一口浊气,心头李的那股火热才被勉强压下去。

    “耿哥,我一个人睡在帐篷里好没安全感。我最近是不是就会做梦梦见自己被丧尸给咬伤,我感觉好难受。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可我控制不住……”

    季安然瑟瑟发抖,搂着被子就要往耿延的身边贴。

    耿延并没有因为美色而冲昏头脑,冷静地质问道:“你说你害怕要过来跟我睡,那你脱上衣脱裤子做什么?”

    季安然脸色顿时红的滴血,他抬眸看了耿延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

    “讨厌,我为什么要脱衣服,你能不清楚吗?”季安然忍着害羞,抬起手,手指在耿延的腰上往下滑。

    耿延脸色一僵,宽厚的大掌迅速抓住了季安然的小手。

    “你给我安分点。”

    季安然当然没有听话,他身体一软,就要往耿延身上倒。

    耿延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又要被这小妖精给挑起来了。

    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安然明明很害羞,但又忍着害羞去主动亲热的模样……怎么能那么可爱了?

    而现在……简直就是“折磨”!

    “你再这样,我就把你给捆了,塞回你的帐篷去。你信不信?”耿延的声音带着些许情、欲的沙哑,显然被季安然折磨得不轻。

    季安然知道耿延说到做到,只能收敛了。

    “耿哥,你今天出去是去寻找物资了吗?”季安然忽然道。

    耿延定定地看着季安然,始终不相信季安然会要挟自己。

    如果不是要挟,他又打算做些什么?

    季安然继续道:“你要找机会出去应该不太方便吧。你们人多,在同一个地方睡一晚上,很容易把附近的丧尸都给吸引过来。你们过夜只能选择空旷地路边,要是晚上月色明亮,就你不能隐藏在黑暗之中偷偷离开。”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耿延的心头升起,与此同时,季安然也终于抛出了自己的目的。

    “耿哥,我可以帮你打掩护……”

    耿延纠结了半响,还是同意了。他跟季安然商量好短期合作后,然后开始正式睡觉的问题。

    然后,某菟丝花显然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菟丝花本来就是攀附大树成长的物种,一旦缠上了,哪还会轻易离开。

    哪怕他是个假的菟丝花,他也要敬业,季安然如是想着~

    耿延感觉自己的脑子涨涨的疼,很想干脆装死算了。

    “耿哥,我们今晚要一起睡了。要不然我们的计划可能会被怀疑……”季安然红着脸,用怯生生的眼神看着耿延。

    耿延头疼不已,自暴自弃地拿起季安然的白衬衫,直接塞到季安然的怀里。

    “你把衣服穿上。”

    那你能帮我提个裤子吗~

    季安然只敢在心里皮一下下,表面上还是非常乖巧地穿好衣服躺进被窝。

    耿延脱掉外套,背过身去,全程都没有偷看。倒不是他太正人君子,他只是担忧自己多看几眼,就要控制不住禽、兽了。

    耿延看着季安然安分睡觉的小模样,心里还有些没底。

    到底是谈过几年,他对这个人非常熟悉。

    “安然,这条是三八线,你别越过来,知道吗?”耿延拿干净衣服在中间摆了一条三爸线。

    季安然暗暗磨牙,却还是露出甜甜地笑:“耿哥,我知道了。”

    耿延顿时说不出话了。

    虽然心里依然怀疑,但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闭上眼睛睡觉。

    耿延的猜测没有错,夜里,季安然又不安分地翻身滚过来,滚到耿延的怀里。

    耿延:“……”

    ——-

    天光大亮,异能者小队也要起床准备继续收集物资了。

    最后一名值夜的队员挨个去每人帐篷通知喊起床,他在季安然的帐篷前喊了几声,但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陈晓辉撇撇嘴:“真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睡懒觉喊都喊不起来。”

    话音刚落,耿延的帐篷门被打开,睡眼惺忪的季安然走了出来。

    一时间,异能者小队的队员一个个都跟哑巴似的,四下里静得落针可闻。

    耿延紧随其后,也走了出来。

    耿延的心理素质非常不错,顶着所有人的目光,面不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