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花家满楼 > 0009
    第九章

    花祁年是个充满恶趣味的人,他很享受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那会让他有一种很诡异的满足感。

    就像是金鹏王朝的事情,若不是因为花满楼,他根本不会把真相提前告诉,反而会暗爽地看着众人不断纠结。

    花祁年觉得他会这么不善良,纯粹是这辈子基因不太好,怕是遗传了那个未曾见面的父亲内心的恶趣味。

    这点花家都知道,而且众人更是知道只有花满楼能制住花祁年。

    到约定地点见到那假冒的上官丹凤后,众人就一并前去见大金鹏王了。

    这次上官丹凤和其表妹一辆马车,花满楼、花祁年、陆小凤和西门吹雪一辆马车,花祁年的马车里面很大,就算是四个成年男人也不会拥挤。

    而花祁年更是嚣张的直接枕着花满楼的腿躺在车内,时不时从旁边捏点吃的喂喂花满楼又喂喂自己,格外的悠然自在。

    西门吹雪闭着眼坐着,哪怕马车里被花祁年丧心病狂的铺了几层褥子后又铺了兔毛的垫子,他依旧腰身挺直。

    陆小凤看了看西门吹雪,又看了看花满楼和花祁年,挠了挠头最后自己靠在软垫上。

    等到了地点,上官飞燕带着众人走进了一条长廊,那长廊阴森而黑暗,花祁年一边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一边故意靠近花满楼,握着他的手用可怜兮兮地声音说道,“哥哥,这里好吓人啊,黑通通的阴森森的。”

    陆小凤嘴角抽搐了一下,在前面带路的上官飞燕脚步都顿了顿,看向花祁年的神色有些扭曲。

    花满楼无奈地说道,“你如果不是用这样兴致勃勃的声音来说,我觉得更可信一些。”

    花祁年只有在准备做坏事的时候才会叫他哥哥,平时都是七童七童叫的欢,哪怕是父亲和母亲说了,他也当做没听到似得。

    说话间,走到了长廊的尽头,那是一扇很宽大的门,就连门上的金环都是金光闪闪的,上官飞燕看了过来,她的眼神柔弱带着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陆小凤叹了口气刚想上去帮忙,就见花祁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好似已经知道他的反应,这让他格外的尴尬,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鼻子避开了上官飞燕带着恳求的神色。

    上官飞燕心中气得想要吐血,面上却越发的可怜,自己和表妹上前推开了门。

    门开后,他们就看见了坐在太师椅上的大金鹏王,那椅子格外的宽大衬得他越发的萎缩干瘪,只是那神情间带着说不出的尊贵。

    若不是提前知道这是霍休假扮的,就凭着这人的眼神,怕是陆小凤都会升起好感。

    不过……这种提前知道真相还要装作一无所知的感觉,真是奇怪透了,想到这里不禁哀怨地看了眼花祁年,却发现花祁年满眼兴味。

    陆小凤,“……”

    此时上官飞燕已经走过去,姿态优雅地跪在他足下,低声叙述着此行的经过。

    大金鹏王一双眼睛始终定在陆小凤身上,忽然说道,“年轻人,你过来。”

    花祁年忍不住笑出声来。

    大金鹏王皱眉问道,“你笑什么?”

    花祁年呵呵了一下,根本懒得搭理,而是从后面趴在花满楼的背上,下颌压在他肩膀上,小声说道,“七童,那大金鹏王看着陆小凤的眼神,好像饿犬看见了肉骨头。”

    肉骨头陆小凤觉得自己心塞着塞着也就习惯了,不过陆小凤也没有准备走过去就是了,因为这个大金鹏王还不知道自己底子已经被掀出来,说话的语气像是命令一般。

    而陆小凤恰恰是一个不习惯接受命令的人,反而和花满楼他们一起寻了椅子坐下。

    大金鹏王扫了眼上官飞燕,这才问道,“你就是陆小凤?”

    “呵呵。”陆小凤回答道,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花祁年习惯用呵呵这样的笑声来回答不想回答的问题,可是却感觉不错。

    西门吹雪自进来后就一直沉默不语,大金鹏王自然注意到了西门吹雪,却也知道西门吹雪的性格,强自无视他罢了,毕竟他的真正目标是陆小凤。

    大金鹏王只觉得堵得慌,这和他设想的情景完全不同,他是专门了解过陆小凤的人,知道怎么样才能博取他的好感,挑起他的兴趣,可是眼前……

    只是大金鹏王永远不知道,在早已知道一切真相的人身上,任何事情都没办法让人有情绪上的波动的。

    不过霍休也不是个认输的人,突然大笑道,“不愧是陆小凤,看来我们没有找错人。”

    “你们找我做什么?”陆小凤语气平静,“甚至把注意打到了花满楼身上。”也是这些人倒霉,若不是想要算计花满楼,怎么会惹上花祁年这个煞星。

    霍休没有回答,而是低头看着自己手上一枚样式奇特的指环,说道,“我们的王朝是一个很古老……”

    任何一件事听过两次都会觉得无趣,甚至是一种浪费时间,花祁年不怕浪费时间,却受不了无趣的事情,他们会跟着上官飞燕过来,除了花祁年想看戏外,也是想找出霍休。

    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