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妍不喜欢大操大办, 所以婚礼并不繁杂,只是回乡下请乡亲吃了一顿, 将他们的婚事公开。

    童妍穿着红色的礼服,梳着精致的发型,戴着精美的发饰,化着美丽的浓妆, 就这样成为贺夫人。

    在乡下办了一场酒宴之后,他们又在城里办了一场。这次他们邀请了唐娇娇唐一搏以及‘初见’服装店的员工。原本也给玉泽送了请帖, 不过他没有来, 只派人送了礼。

    新房里布置温馨,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夫妻的喜好。更准确地说, 是童妍的喜好。

    贺军浑身酒气, 躺在床上看着坐在梳妆镜前的女人。她已经卸了浓妆,露出那清丽的眉眼。在他看来,她化妆的样子像妖精,不化妆的样子更能勾他的心。

    童妍梳好头发, 从浴室里换好睡裙便走出来。她看见贺军连衣服都没有换, 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今天是她的新婚夜。按理说贺军这样‘冷落’她应该生气的, 可是她的脸上没有任何不满的神情。她走向他, 给她脱鞋脱袜, 正准备给他脱身上的衣服时, 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 将她整个人拉在怀里。

    "你没醉啊!"童妍看着那双含笑的眼睛。"既然没睡,怎么不换衣服?快去洗澡, 臭死了。"

    "妍妍……"贺军翻身压下来,含着她的唇。"媳妇儿……"

    童妍受不了他的热情,推了他一下:"别闹……"

    "妍妍,你终于是我的了。"贺军的大掌探进她的睡裙里,在那嫩滑的皮肤上点火。

    童妍看着那双通红的眼睛,想着这段时间他的隐忍,终究没有再拒绝他。

    第二日,童妍坐起来,然而刚动一下就觉得浑身酸疼,而且还有液体流出来。她脸颊一红,狠狠瞪了一眼在旁边含笑看她的男人。

    "瞧媳妇儿这眼神,是不满意老公的表现?"贺军环住她的细腰,将她抱入怀里,任由她倒在他的胸前。

    "别闹了,今天第一天,你想让家里人看笑话啊?"童妍拍了拍他的手臂。"我得起来了。"

    "不要,昨天晚上你累着了,今天好生休息。"旱了几十年的光棍汉可不是那么好安慰的,哪怕顾及她第一次,仍然有些失控了。现在想想,小媳妇这么柔弱,他的行为有些禽兽了。

    "我没事,快放开我,我要起来。"童妍脸颊绯红。

    虽然认定了这个男人,但是昨天晚上是他们第一次亲密接触 ,她的内心可没有脸上这么平静。

    现在她只想做点其他事情缓解这种尴尬和别扭,还有那不可言说的女儿娇羞。

    贺军看着自家媳妇,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想到马上又要回部队,第一次觉得意兴阑珊。

    "这次我完成了很重要的任务,回去就申请随军。妍妍,你来陪我好不好?"

    童妍有事业,大家对她格外的敬服,要是离开的话,服装店的生意肯定会受影响。

    贺军在家里呆的时间不长,可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看见了大家对童妍的依赖。童妍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出色。他也尊重她,不想强迫她什么。所以提出这个要求时,他是怀着忐忑的心情。成不成全靠童妍一句话。

    童妍确实舍不得家里的事业。可是她更舍不得委屈贺军。他们才新婚,如果长期分离的话,肯定会舍不得。再者她知道贺军年纪不小了,想要有个自己的孩子。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他们一起逛街的时候,他看着别人家小孩的眼神让她知道了他的渴望。既然爱这个男人,而她也遗憾前世没有成为一个好母亲,当然也想好好对待他。

    "服装店的事情挺多的,如果我离开的话,还需要时间让姐姐接手。那你先回去申请 ,等申请好了,我这里安排妥当了再过来。不过……店里的事情我也不能完全不管。我每个月得回来一次。"

    贺军惊讶地看着童妍:"你答应了?"

    童妍嗔道:"你不想我答应吗?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想和我分开呢!"

    贺军一把将小娇妻抱起来,高兴地在原地打转。

    一想到要和她分开,他的整个人都没有精神。还好妍妍也是疼他的,愿意放弃手里的事业陪着他。

    "其实我现在主要负责设计方面的事情。其他的都交给手下的人做了。而且我也培养了几个设计师,就算没有我,他们也能应付。只是在比较挑剔的客人面前,他们还欠缺一些经验。这些都能解决。"

    晚上全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贺军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大家。对这个决定,他们也是赞同的。毕竟小俩口刚结婚,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这个时候让他们分开太残忍了。

    "妍妍,我真的可以吗?"贺初雪有些苦恼。"如果你不在,我搞砸了怎么办?"

    "只要你和苏茉商量着办,就不会搞砸的。如果真有什么问题,你就打电话给我。最近我们不是安了电话吗?"童妍夹了一筷子菜给贺初雪。"我相信你可以的。你也要对自己有点信心。"

    既然决定要随军,玉泽那里的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