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品良医 > 第0128章 原来他是帅哥
    哎,这一次汉东之行原本觉得很累,没想到如今回来却能与秦月同行,真的是足够了,齐浩觉得所有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还疼吗?”

    秦月揉的手腕都酸了,这还是次要的,她主要是不适应。

    开始只是想让齐浩不那么疼,可揉了一会她有了异样的感觉。

    齐浩的胸膛好结实,且富有弹性,那种肌肉的触碰感是她从未经历过的,让她觉得手臂都开始颤抖了。

    发现齐浩不在发出咿咿呀呀的呻吟声,秦月就低头发问,手这时却不在揉,只是放在齐浩胸口犹豫着是否要拿开。

    “恩,好多了,把手拿下去吧,这样举着也累。”

    齐浩觉得不能占便宜没够,他还是很心疼秦月的。

    秦月听了齐浩的话好奇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脸色已经回复正常,平淡而带着微笑。

    咦?

    已经不痛了?

    “你......你刚刚是装的?”

    秦月终于反应过来,却没有大声呼喊,反而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天啊!

    她怎么这么单纯,竟然相信了这不要脸的男人。

    洪飞什么身手?如果真的一下把人打飞,齐浩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恢复了?

    骗子骗子!一定是骗子!

    想到此处秦月把手撤离了齐浩的胸膛,侧身对他怒目而视。

    齐浩依然淡定,他已经感受到了秦月对他的温暖和关爱,如今自然也承受的起秦月知道被骗后的一腔怒火,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而情感这东西有喜有怒有悲有乐才能让人念念不完的缠绕其中,因此齐浩当然不怕秦月生气,她越是在意这些东西就越会经常想起自己,这是好事。

    齐浩竟然就这么带着笑容闭上了眼睛,他确实疲倦,此刻秦月在身边让他觉得好安稳。

    就仿佛以前,他与她就是这样,在某一次的路途中,齐浩闭目假睡,秦月坐在身旁生气的瞪视他,怪他不理她,一点也没有情调。

    想着想着,齐浩就这样睡着,秦月虽有百般怒气,到最后也没忍心去叫醒一个看上去睡得很乖巧的人。

    瞪了一会眼睛,秦月微微愣住。

    齐浩睡觉的样子真的很乖,一动不动,只有睫毛在颤抖。

    那睫毛好长,就仿佛是假的一般,一个男生要这么长的睫毛干嘛呢?秦月真想伸手给他拔下来一根。

    他的鼻子也很坚挺,以前无意间在路上听过一些中年男人说起过,说男人的鼻子挺立,代笔着某些方面的能力......

    见鬼!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

    秦月气闷的急忙移动目光,去看齐浩的唇,那是不太厚重的唇,淡粉淡粉的,很光滑,有些光彩,有些迷人?

    秦月终于没有了任何的情绪,忘记了这几天经历的所有忧愁,就侧躺看着齐浩的一张脸,看着看着,火车的车厢仿佛静止,在齐浩脸的背景下,只有外面一幕昏暗的天,天空上已经挂起了一轮圆月,火车是否在动呢?为什么动来动去还是会看到月亮,就仿佛火车是在围着它转圈一样。

    之所以会注意这个月亮,是因为月光洒下,光辉似乎让熟睡男人的脸更加光洁,更加俊朗......原来,他真的是个帅哥,不经意间就能迷惑女人的心!

    ......

    其实这段路程很短暂,从五谷县到达清河村小站用不了二十分钟,然而对于秦月来说这段路却走的很漫长,她一直歪着脑袋琢磨着齐浩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以至于下了火车后脖子竟然都有些扭的疼痛。

    齐浩好好睡了一觉变得十分精神,在火车上被乘警教育了一番的洪飞则如同霜打的茄子,他是有些窝火的,他也意识到齐浩的表现有问题。

    刚刚自己的一掌伤害力虽然挺大,但绝对不会出现那种效果,因此齐浩是假装飞出去跌倒的。

    洪飞依然不认为齐浩是高手,毕竟他没有用力打,只觉得秦浩狡猾奸诈,于是就把自己想到的事情说给秦月听。

    不成想秦月只是一句话:“那你确实打了人家,从小你的脾气就不好,如今不是小时候了,你如果真要想一直跟在我身边,就要学会分清形势。”

    秦月这句话算是有些伤人,但她也只是想让洪飞改改脾气,并没有恶意。

    高傲的洪飞当然不会因此记恨秦月,却是把齐浩恨上了。

    齐浩不理会洪飞的心思,下火车的时候甚至没去寻找“刚刚好女孩”的身影。

    对于他来说与“刚刚好女孩”的偶遇只是偶遇罢了,就算有所心动也无所谓。

    一个男人在一生中会遇到无数女人,不可能只对一个人心动,也不可能对所有心动的女人都去付出感情,所以在齐浩看来,和刚刚好女孩就这样错过了,应该不会再有交集。

    人生就是这样,或许过几年刚刚好女孩长大会遇到心上人,谈恋爱,结婚,生孩子转眼间到了四五十岁。

    而那时的自己也应该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