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月考(二)
    10月,高一首次月考如期到来。

    学校随机分配考场,按照姓氏比划分的。据说以后就会依照上次成绩排座,不让“学渣”有抄到高分的机会。

    夏九嘉姓夏,字母x打头,被排在比较靠后面的考场,只见到了一个同班同学,还不大熟——对方不爱说话,夏九嘉也不爱说话。r中高一有30个班,与熟人在同个考场的几率其实很小。

    监考老师拆掉封条,打开牛皮纸大信封,将卷子展成一个扇子,手指翻飞点好数量,平均分给四个小组的第一排。

    夏九嘉眼眸一扫,感觉没有难题,将卷子翻回前面,按照顺序答题。

    他飞快地做。

    在心里默念:“注音全都正确的是……百舸争流……挥斥方遒……嗯,选c。”他潇洒地一挥钢笔,在题目前划了一道。在答题时,他有自信。

    一题一题十分顺利,几乎没有犹豫卡壳。

    夏九嘉估摸自己这套语文能拿到136左右。作文就算扣上8分,大阅读扣两分,两个小阅读各扣一分。还有一道选择不是十分确定,算它错好了,136。

    行了,还剩作文,时间够用。

    可是就在这时,夏九嘉脑袋一晕!!!

    “……?!”他定定神,然而没有见好,腹部一阵绞痛,让他不自觉地趴在桌子上面。好像有一只手在抓着他的肠子,将它拧在一起,还不断撕扯,叫那些打结的地方彼此带动。

    夏九嘉用手按住肚子,可那痛感挥之不去。他放下笔,用力按着腹部,将头磕在桌子上边,弯着上身歇了一阵。某个时候似乎稍微有所好转,然而刚一拿起笔,体内又是翻江倒海。

    连胃都开始痛。

    怎么回事,简直像龙卷风!

    他举起了手。

    监考老师走了过来,问:“怎么了?”

    夏九嘉反问:“可以去厕所吗?”

    “能忍住不?”监考老师刚刚说完就看见了对方脸色——简直是苍白得可怕,于是硬生生地改口回答,“算了,去吧。”

    “谢谢老师……”

    夏九嘉弯着腰迅速冲出考场,一头闯进厕所!!!

    好疼……

    半晌之后,夏九嘉两脚发麻,走出隔间,目光呆滞浑浑噩噩地洗了手,然而刚刚走出厕所,就感觉一阵恶心忽地蹿上食道!他扶着墙等了会儿,转身趴到洗手台上,将早饭全吐了出去,喉管传来一阵灼热。尤其靠近心脏部分,简直像在火上燃烧。

    这回之后,似乎好点,夏九嘉漱了口,清洗了洗手池,慢慢走回考场继续他的答卷。

    然而,这“好”没有持续多久。

    写了二百来字,再次上吐下泻!!!

    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也不能在教室里不管不顾!!!

    来回折腾几次,到打铃时夏九嘉才写了400字,在老师收卷子时,他按住卷子狂写,勉强收尾,还算完整。而后他也不想收拾东西离开,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椅子上面,十分委屈。

    每次去上厕所都要用掉十来分钟。作文有60分,这篇……最多能打30,只剩114了。

    第一名要没有了。

    他很难受。本来就没力气,现在更没力气。喉咙里像有什么东西梗着,呼吸不畅。

    中午夏九嘉并没吃饭——他不敢吃饭,只喝了点水,便又回考场准备继续考英语、数学。

    结果……要比上午还惨。

    浑身发冷、四肢无力,似乎已经发起烧来!!

    上吐下泻再次席卷,夏九嘉连英语听力都没有能坚持答完,整个第二节都空着。至于数学,也没写完。

    不行……得去医院。

    他知道,父亲这会儿正好在家——很难得,正好在家,毕竟那是常年都不着家的人。他身体太虚,就连走到校门口的这一路上,他都有好几次实在迈不动脚,靠在路边休息许久,坚持出去打车着实是不容易。

    医院一看,食物中毒,有细菌。血象显示白细胞两万多,开了消炎针、打点滴。

    回家路上赶上下雨,夏九嘉抖得像在筛糠,只觉晚风细细密密钻入骨缝,到处都疼,也分不清楚是哪一根骨头。雨点仿佛有千钧重,砸得头皮阵阵发麻。回家一量,温度已经飙到39度多,整个人都十分虚浮,也不清楚怎会如此。

    捂得严严实实睡觉。

    第二天一量,37度5。

    “好了,”夏九嘉走进客厅背起书包,“我去考试。”

    “什么考试?!”夏九嘉45岁老爸夏永和正在弄饭,“咱不考了。”

    “……什么?”

    “我去请假。”

    可以不去考试???夏九嘉想:我、不、同、意!!!

    就算语文英语数学全都没有考好,可是,物理化学地理历史绝对不能缺席!!!何况前面三门也并没有很差,还是可以看看最后会到哪里!

    于是他执拗地道:“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