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零九章 致皇帝陛下的书信
    “你不赞同我们的做法?”

    德勒克吕兹从未怀疑过坚信的一切,包括密谋刺杀波拿巴党的政要和密谋颠覆专制皇党。他只是感觉推翻拿破仑三世的统治是一条漫长的抗争之路。

    加里安放下了咖啡杯,只是简单的提醒两句,“革命一是要有广大的群众基础,二是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你什么都没有还想闹革命?”

    加里安举起手,指了指弗里利艾路尽头的法兰西银行,缓缓说道,“拥有广大的工人基础可以去群众中宣传你们的理念,但只是第一步,如果你要跟中央政府长期的抗衡,就必须有足够的经济基础。别指望资本家会同情你们,没收他们的财产也不会造成什么经济危机。十年后你可能会感谢我今天对你说过的话……也有可能后悔为什么没听从我今天的建议……”

    十年后巴黎公社是否会夺取法兰西银行,并且组建抗衡梯也尔政府反动军队的武装力量,就看他能不能把今天的话听进去了。

    德勒克吕兹的目光也随着加里安集中到了法兰西银行的大门,不知道加里安到底要表达什么,他反问道,“所以这是什么意思?”

    咖啡已经喝完了,加里安与德勒克吕兹的闲聊也到此为止。

    加里安拿起了帽子,小声说道,“我也没空手把手教你们如何革命,最后祝你们将来好运吧,德勒克吕兹先生。牢牢记住我今天跟你说过的话,以后你会用得上的。”

    “对了。”

    加里安将目光转移到甘必大身上,他轻声的说道,“甘必大阁下,你知道博丹议员吗?”

    “博丹?”

    甘必大思考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不,加里安阁下,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如果你去发掘一下,他的故事会让你感到惊讶。”

    说完,他起身告别,走出了咖啡馆回家。

    留下不知所措的德勒克吕兹和甘必大两人,给他们留下了一个悬念。

    甘必大被他们的对话搞糊涂了,问道,“德勒克吕兹阁下,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所说的革命是几个意思?”

    “没什么。”

    德勒克吕兹抬起头若有所思的勾起了嘴角,说道,“感觉刚才加里安阁下给了我一个不错的建议。”

    穿越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影响未来世界线的发展,整个社会的潮流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改变的不可抗力因素。至于今后德勒克吕兹是否能力排众议,压下投降主义的蒲鲁东,就看他的本事了。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左拉的下榻之处,才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

    面对着安静无人的房间,加里安走到书桌面前坐下,趁着这段空闲的时间,他开始拿起笔,把《第六囚牢》最后结局补完,之后开始写那封准备登报的倡议稿。历史上的拿破仑三世为了遏制梅毒的蔓延,改善巴黎的健康状况,曾在1861年下令整治j院,禁止过大半年的营业。然而却导致暗娼横行,收效不大。非但没能够遏制梅毒,反而让更多的人裤裆里长出了花。

    想要一扫法国病耻辱的拿破仑三世就这么失败了,输给了法国人的天性。

    对于加里安而言,堵不如疏,倡议使用安全tao比管住裤裆里的野兽更加有用。

    他拿起笔,开始在稿纸写下第一行字。

    “尊敬的拿破仑陛下……”

    加里安从马蒂尔德公主模棱两可的态度猜测出,她并不太愿意支持这项运动,也不愿意投资生产套套,所以他希望能够获得波拿巴家族更加强有力的支持。

    他希望这一份倡议书能够像左拉的辩护信一样,得到王室的支持。这篇倡议书写得很快,真正的难题在于怎么得到政府的支持和重视,减缓天主教教会保守势力的阻挠。虽然圣巴托洛缪大屠杀已经过去两个半世纪了,但是把这些话题推到明面上来谈势必会引起神父们颜面上的反感,所以他需要政党中强有力的支持。

    砰。

    就在加里安沉思之时,他身后的大门被打开,他看见左拉情绪低落的走了进来,将帽子挂在衣帽架上,看到加里安也没表现出多惊讶的神情,只是微微点头。

    “怎么了?我的朋友。”

    加里安察觉到左拉的失落,关切的问道,“难道稿费给你延缓发放了吗?”

    “不,没有这回事。”

    左拉摇摇头,他坐在沙发上,头靠着顶部,仰望着破旧的天花板,遗憾的说道,“今天接到消息说热罗姆亲王去世了。”

    “等等,你说什么?”

    听到左拉刚才说的话,加里安直接从座位上站起身,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热罗姆亲王逝世了。”

    左拉以为他没有听清楚,大声的重复了一遍,“刚刚接到的消息,热罗姆亲王逝世了。葬礼将会在周一举办!”

    加里安先是一愣,随即兴奋的说道,“实在是太好了!左拉,谢谢你带来的好消息。”

    “诶?”

    左拉一脸不解的望着兴奋的加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