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一百零七章 有的人
    求推荐票

    屠杀巴黎公社的刽子手,想成为下一个拿破仑皇帝的野心家,臭名昭著的文人和史学家,蝇子米拉波,梯也尔的身上可以贴上各式各样的标签,而这些标签的共同特点都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当他不得志之时,便把自己塑造成同情革命党的形象,小资和无产阶级代言人,一旦翻身成为了国家政要,又无情的镇压和出卖他们。梯也尔的“光辉事迹”真正的验证了那一句话。

    不是将革命口号喊得最响亮的就是亲爱的达瓦里奇,还有别有用心的投机者。

    加里安清楚对方的为人,自然不会被巴黎伯爵所谓的拉拢条件给迷惑。

    书房中的两人都各怀心事的打量着彼此,揣测着对方的意图。安静的只剩下房间里钟摆转动的声响。

    梯也尔咳嗽了一声,说道,“言归正传,加里安阁下。我知道你并非革命党人,也不愿意跟波拿巴派走到一起,如此有才华的人,放在他们之中简直浪费天赋,加入我们吧。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可以迅速的为你打通上流社会的关系和人脉。奥尔良党和波拿巴派之间的政要也保持着有好的合作关系,有些人只是表面上的波拿巴政府议员。将来奥尔良党成功夺权,你就是国家政要!”

    面对给自己画大饼的梯也尔,加里安哂笑着说道,“比如坐在波旁宫里的那些衣着光鲜的议员们?算了吧,梯也尔阁下,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奥尔良党是什么货色吗?当初拿着一手好牌都能打成这样,专制的奥尔良派早就该凉了,而不是跟千百年不朽的裹尸布一样,在巴黎的上空弥漫着不消散的腐臭味。”

    梯也尔不满的皱起眉头,他的脸色变得难堪起来,对加里安说道,“加里安阁下就算拒绝,也没有必要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吧?”

    “上你们的贼船,对我而言有什么好处吗?”

    加里安冷笑着,继续说道,“波拿巴家族好歹还是险些统一了欧洲的王室,在民众中有一定的威望。那么奥尔良党呢?你们有什么呢?推翻了波拿巴家族,把你们送上巴黎统治者的位置,然后再爆发一场大革命将巴黎伯爵送上断头台?”

    “住口!”

    面对加里安的冒犯,梯也尔终于沉不住气了。他猛然站起身,手中的拐杖在地上狠狠的敲打着。

    “巴黎伯爵才是法国正统王室的继承人,波拿巴不过是一群窃国的乡巴佬!”

    “要论法国正统也是尚博尔伯爵,而不是巴黎伯爵,更不是觊觎权力的野心家!”

    加里安振振有词的反驳说道,“梯也尔阁下,你是不是忘了还有这位王室正统的继承人,只要他还活着一天,奥尔良派就是得位不正!”

    1820年9月29日,亨利出生于巴黎图伊勒里宫的百里叶宫。但他出生时并无法国宫廷成员在场,奥尔良派王位觊觎者以此认为他并非法国王孙。

    亨利一出生就封为波尔多公爵及尚博尔伯爵。由于伯父王太子路易没有子女,他被视为上帝赠予的孩子,保王党称他为“奇迹般的孩子”。

    1830年8月2日,他的祖父查理十世、伯父路易十九在同一天先后被迫退位,波旁王朝复辟破灭。路易十九没有儿子,他作为下一个王位继承人被立为法兰西和纳瓦拉国王,时任王国中将的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利普却故意没有作出称他为国王的文书。7天后,在全国会议命令下,亨利被迫让位给路易-菲利普。

    退位当年的8月16日,他被迫流亡。一些法国君主制分子认为他是国王,后来查理十世和路易十九先后去世,亨利成为正统派的拥立对象。

    在1870年普法战争之后,原本临时政府内部绝大多数议员都赞同拥护尚博尔伯爵回来成为法兰西的国王,然而尚博尔伯爵却坚持要以鸢尾花替代三色国旗,最终因为这件事没有达成一致协议,导致保皇党错失最后一次复国的机会。

    梯也尔被堵得无话可说,七月王朝原本就是得位不正,身为上一任参事院院长的他也很明白这点,一边利用自己奥尔良党的身份周旋在政要之中,另一边有假惺惺的向资产阶级们透露自己反对王权专制的想法。

    “所以你到底是革命者,还是保皇党?与革命党关系密切却又欣然的接受保守派沙龙的邀请,之后却又撰文抨击保守派文人,你真是一个怪人。”

    梯也尔以为自己看透了加里安的身份,然而在面对利禄的诱惑时,却断然拒绝了。

    “雨果阁下作为坚定的共和派和革命党,也曾担任过七月王朝的议员,在拿破仑三世出任国王之后却又成为坚定的反对者。梯也尔阁下,很多东西本来就不是非黑即白的。高喊着革命的人未必是热爱自由共和的进步人士,还有可能是野心家。”

    加里安的最后一句话,直接揭露了梯也尔内心深处肮脏的秘密,他脸色苍白的站在原地,紧紧的握着拳头,努力维持之前高雅的形象。

    梯也尔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说道,“太聪明的人是不受欢迎的,加里安阁下。才华横溢的饱学诗人,总是过早的陨落。像我这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