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八十六章 第一个巴掌
    第二更,注明了更新的次数,免得你们老说我再拖更寄刀片。

    梅里美的确事先收到了风声,一封匿名的电报告知了他,加里安将在刑罚期尚未结束之时返回巴黎。

    他顺手便将这个消息反馈给了巴黎警察局,之前在革命党案件中被对方律师驳斥的颜面无存的巴黎警察局终于找到了报复的机会。

    如果证据确凿,那么他将会在牢房里度过一年暗无天日的监禁。

    逮捕警察的目光锁定了正在缓缓驶入站台的火车,队长向其他的警员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所有人堵住每一个车厢的出口,一旦看见加里安走出来,立刻将他逮捕归案。

    这次的行动与革命党无关,纯粹是公报私仇。

    钢铁的蒸汽机带动着齿轮的前进,缓缓地驶入了站台。

    一声呜鸣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缓缓驶入的黑色车厢面前。人群等待着迎接各自的亲朋好友。

    只有两拨各怀不同心思的人,正在等待着同一个人的到来。

    坐在车厢座位上的年轻人并不知晓外界危机四伏,他搁下了储水笔,甩了一下酸痛的胳膊,活动筋骨。

    这次他以最快的速度将《第六囚牢》的剧情推到了高潮,名为丘吉尔的医生终于意识到自己活在一个帝国主义的囚牢之中,动弹不得。然而此时他已经被当做神经病,关进了精神病院,虽然他愤怒的想杀了所有人,然而两条腿却不听使唤,上气不接下气,一把抓住了胸前的衬衫直接撕开,最后痛苦的倒在床上,失去了知觉。

    当加里安写到高潮时便戛然而止,他还在思考着如何以最凄惨的方式结尾。之前契诃夫是将医生以脑溢血作为死亡的终点,控诉俄罗斯沙皇专制的罪恶。

    然而加里安却想将自己笔下的丘吉尔医生以更加惨烈的方式控诉资本世界的罪恶。

    “对了,就按照之前设想的大纲,最终丘吉尔医生被强迫的接受了额前叶切除术,变成一个不会说话的痴呆患者——他终于如他们所愿,变成了一个神经病,不会再质疑,不会再反抗社会,比死亡更加的惨烈。嗯,还要相信的描述一下额前叶切除术,才能让读者有深入骨髓的恐惧。”

    加里安喃喃自语的看着稿子,他抬起头时,却发现马蒂尔德公主一脸惊讶的望着自己。

    他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

    公主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找个话题掩盖过去。

    “刚才听你自言自语说的话,貌似现在写的小说是一个悲剧结尾?”

    被公主察觉到的加里安平静的说道,“其实是不算悲剧的悲剧。”

    加里安默默的将稿子放入皮箱之中,他小声的说道,“因为这些强加在主人公身上的残暴的欢愉,终将会以残暴为结局。”

    听着这段意味不明的话,马蒂尔德公主在脑海中思索片刻之后,反问道,“这句话出自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残暴的欢愉是在暗指谁?”

    加里安只是笑着摇摇头,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故作神秘的说道,“没有什么,等到十年之后,公主殿下自然会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显然对于加里安的故作神秘,马蒂尔德公主有些不高兴,她揶揄说道,“加里安,在我看来你不像一个作家,更像一个神神叨叨的巫师。”

    他停顿了一下,神秘的说道,“巫师?巫师可没有我的预言能力呢。”

    此时火车已经完全停顿了下来,人们陆陆续续的站起身准备走出去。

    而加里安也拿起了行李,招呼左拉和娜娜跟随着人潮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这是第二次踏入巴黎,与之前狼狈的放逐截然相反,他以胜利者的姿态重新拥抱这座城市。

    当他走到门口时,就已经看到不远处的波德莱尔正在向自己挥舞招手,嘴里还在大喊着什么,但是隔着的距离有些遥远,他听不清楚。

    然而刚刚踏出一步,站在月台上,突然旁边出现了警察,站在了他的面前。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身后的左拉和娜娜愣在原地。

    其中一位年长的警察抓住了他的胳膊,厉声说道,“加里安,你被逮捕了!”

    警长一边大声的宣布,一边打量着面前处变不惊的年轻人,心头窜起了一股无名之火。咬牙切齿的说道,“上一次的私通革命党没有将你绳之于法,这次你可逃脱不了了。胆敢在流放期限内逃回巴黎,胆子很大嘛。”

    加里安疑惑的问道,“逮捕?凭你吗?”

    “凭帝国的法律!”

    他嘲笑着说道,“奇怪,法兰西第二帝国居然是依法治国的国家?等等,你们有法可依吗?有法必依吗?违法必究吗?还是说高贵的权贵们你们不敢招惹?”

    月台的周围逐渐聚集了一批民众,指指点点的打量着这边的突发事件。警察也聚拢过来疏散群众,维持秩序。

    “快走,加里安!”

    “这些都与你无关!”

    被警察拦住的波德莱尔大声的叫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