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六十六章 怎么可能是他?
    第二更,求推荐票!

    梅里美在惴惴不安中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两天,他无时无刻不再担心突然出现的刺杀者,推谢掉了所有的晚宴聚会,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踱步。

    仆人送上来的晚餐被摆放在床头的一边,他甚至没有心情拿起餐叉,哪怕是精致可口的糕点也提不起食欲。

    悬挂在头顶上的达摩利斯之剑一日不去,他的生命就等同在恐惧之中度过。

    梅里美好几次有抽出稿纸准备写下遗书的冲动,但是这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之后便被立刻否决,他在害怕,人越是位高权重,活的越久,便越惜命如金。只能寄希望于巴黎警局尽快将逍遥法外的犯人逮捕归案。

    梅里美在焦虑不安中等待了两天之后,终于传来了让他心情安定的消息,纵火者终于被抓住了。

    而他被逮捕的过程也非常意料之外,大白天鬼鬼祟祟徘徊在梅里美家的附近,结果做贼心虚撞上了警察之后夺路而逃,却被早已埋伏多时的警员抓捕归案。

    四五个警察摁住了他的手,给纵火犯带上了镣铐,并且将他袋子中的莫洛托夫鸡尾酒全部没收。

    大街上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着警察在强行的驱逐围观的市民。

    被摁在地上的人还在大声的叫喊着。

    “放开我,你们这群该死的走狗!”

    “我不是罪犯,我今天是为了革命而被逮捕!”

    纵火犯被警察在大街上抓捕时,还在一边奋力的抵抗,一边高唱着一首周围的人从未听过的歌曲。声音慷慨激昂,如同当初的令人振奋的《马赛曲》;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他一直高歌着,当被警察扭送上马车时,朝着围观的民众大声叫喊着,试图将他的话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之中。

    “总有一天,这首歌会传遍整个世界,请你们记住它的名字,这首《国际歌》送给在座的所有资本家废物!”

    “无产者万岁!”

    恰好现场的巴黎报记者记录下了整个过程,他连忙从衣兜里掏出了笔记本,赶紧将被逮捕罪犯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了下来。

    回到报社之后,记者将所见所闻汇报给龚古尔主编,他有些吃不准新闻审核部门是否会让这首歌曲登报。

    “国际歌?这是什么东西?”

    龚古尔好奇的看了一段记者抄下的歌词,然后他收敛了神情,皱起眉头。他又让对方凭借着记忆,把听到的歌重新唱一遍。

    龚古尔托着下巴,静静的听完了一段歌词。

    “有意思,这首《国际歌》跟《马赛曲》一样有趣,但是只有开头这一段吗?。”

    “是的,当嫌疑犯继续唱下去时,已经被抓入马车之中,没有听到后面的歌词。”

    “好了,我知道了。”

    眼见问不出有用的信息,龚古尔只好换一个问题,寻找突破口,“那个被抓的嫌疑犯有说这首歌是谁创作的吗?”

    记者茫然的摇了摇头,诚实的说道,“不知道,当时我只听到疑犯在唱这首歌,还说让所有人记住这首歌,会传遍整个世界。”

    ……

    龚古尔被这首国际歌勾起了好奇心,为了寻找信息,他将这首名为国际歌的曲目也刊登了上报纸头条,并且贴出了悬赏告示,征求这首《国际歌》的完整歌词和创作者。

    当梅里美听到纵火犯人落网之后,总算有惊无险的松了一口气。然而接下来他看到的舆论并不是在谴责这个烧毁三间报社的纵火犯,所有人将目光集中到了那首《国际歌》上,并且内心深处都有一个问号。

    这首歌到底是谁唱的?

    龚古尔将国际歌的一部分刊登出来之后,立刻引起了读者们的注意。同时也有人开始寻找这首歌的作者到底是谁,街头巷角开始慢慢有人传唱记载下来的歌词。

    而龚古尔的报社在刊登了悬赏之后,每天都会接到超过上百封的来信,很多人寄来了千奇百怪的歌词,虽然很多词不达意,但是其中有一小部分人的歌词高度的重合。

    这个细节引起了龚古尔的兴趣,他仔细的追查了他们的身份,惊讶的发现有一部分人竟然是来自中央监狱,而另一部分则跟革命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情况变得棘手了,闲暇之余他找波德莱尔咨询这一件事的看法。

    龚古尔一本正经的说道,“比起马赛曲,这首国际歌更加大胆和直白,简直就是无产者向资本家发起挑战的号角。但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如果真的是某一位不知名的音乐家写出来的,那么应该在工人之中传唱的更快,但是为什么反而局限于那些革命者之中口耳相传呢?”

    波德莱尔听完了朋友的讲述,陷入了沉思。

    这首歌曲的作词浅显直白,并没有多少卖弄技巧的修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