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请留步 > 第255章 严嵩:玩呐!玩我呐?!
    “一首《水调歌头》,一首《念奴娇》,不知可还能入惟中兄之眼?”

    转身,目光扫视全场,许仙一脸淡然,向着懵逼了的严嵩问道。

    严嵩:“”mmp,这是不修真啊!明明这些都是前世没有出现过的诗词,这许仙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明明他的诗词被我抢过来了啊,明明应该我出风头,他被踩的一无是处啊。

    凭什么?凭什么他现在能够做出更好的诗词?

    我是重生者啊,我严嵩这次回来,是要成圣做祖的,是要将往日的遗憾一一弥补,将所有的敌人都踩在脚下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样子?

    难道,重生一次,自己也注定要沦为许仙的陪衬吗?

    严嵩不信,他不相信命运对自己会这么不公平。

    命运给了他再来一次的机会,难不成还会让他重来一次,重新体会一把被人再踩一次的感觉?

    想到这里,严嵩眼睛就有些发红。

    眼见许仙回到座位上,再次自斟自饮了一杯,严嵩心里估算着,时间差不了太多了。

    再过一会,自己这个宿敌,就会灵魂彻底在时间消散,他的一切,都将从此属于自己。

    想着,严嵩心里就越发的紧迫。

    说什么不留遗憾,他严嵩刚刚重生回来,面对第一个敌人,都不能光明正大的把对方踩在脚下一次。

    这样的重生,还谈什么顺心如意?

    “汉文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可谓写尽人间离忧,只可惜为兄却没有汉文这般豁达。

    闻汉文一首《水调歌头》,不禁勾起为兄心中思绪,想及心上人,忍不住作词一首,想请汉文继续品鉴一番。”

    说完,严嵩完全不管许仙怎么回应,自顾自的再次念起了诗。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四句一出,让厅中许多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好美!

    屏住呼吸的同时,一双双眼睛齐齐的望向严嵩,等着他看后续,此四句虽然唯美,有点学问的人却够听得出来,此诗并没有写全。

    然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星依旧”

    咦?眼巴巴望着严嵩的人忍不住一愣,这严嵩还没开口啊,那这声音是哪里来的?

    等等等

    感觉这声音有些熟悉的人,下意识的将目光转向许仙。

    然后,就见许仙嘴唇微动,口中吐出剩下的两句,“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来自哮天犬的牛逼值”

    “来自”

    吟诵完,许仙转头看向严嵩。

    “惟中兄,你之诗词前半阙与小弟前些日元宵节时有感而作一首诗竟然不谋而合。

    小弟一时技痒没忍住,把自己的后半阙拙作念了出来,献丑了!献丑了!

    惟中兄请继续你的表演!”

    许仙脸带笑意,看在严嵩的眼中,却如同魔鬼一般,满是戏谑。

    元夜时元夜时自己怎么就这么蠢了呢?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首诗明显应该是在元夜之时所做呢?

    自己怎么就会犯蠢的把这首诗拿出来了呢?

    自己以前似乎没有这么蠢啊!

    严嵩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想装逼,结果没想到竟然装成了傻逼。

    这好尴尬!

    就在严嵩尴尬的时候,许仙站起了身。

    “惟中兄是在怪小弟插嘴打断了你的思路吗?

    小弟一时没忍住,实在万分抱歉,为表达对惟中兄的歉意,小弟这里也有诗词些许写情的诗词,刚好与惟中兄那一首月下柳梢头应景,就拿出来献丑,搏大家一笑吧!”

    走到严嵩近前,许仙表现的谦谦有礼。

    然后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此一首寄情思念,惟中兄以为如何?”

    严嵩:“”没听过!

    “来自”

    “永夜抛人何处去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许仙:“惟中兄,以为如何?”

    严嵩:“”又没听过。

    “来自”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蛛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许仙:“惟中兄,以为如何?”

    严嵩:“”mmp哦!

    “来自”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许仙:“惟中兄?”

    严嵩:“”请继续你的表演。

    “来自”

    “玲珑骰子安红豆,如果相思知不知。”

    许仙:“惟中兄?”

    严嵩:“”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