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黎是在林默笙死后才离开这个世界的,临终前,林默笙举起因疾病和衰老而干瘦的手臂,用尽全身的力气,一点一点,缓慢而又坚定地对她说:来世,我会找到你。

    说罢,他的手便垂下,仿佛这句话耗尽了他生命所有的余光。

    洛黎一生强大,像这个世界的人一般渡过一声,一双儿女对她都敬重有加,母亲让他们觉得这个女人哪怕已经白发苍苍,肩膀都能扛起一片天。可是在林默笙去世后,她迅速衰老,好似被爱人带走了一般,很快便离世了。

    洛黎回到系统空间,因为完成了第一个任务,这里已经不是最初虚空的那个样子,变成了她与林默笙的卧房。洛黎看着周围的环境,随手一挥,空间变成了她原本世界被抢劫的银行大厅的样子。

    她找到当初自己藏着的柜子,钻了进去,没等013号告诉她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就直接睡着了。

    从林默笙生病到被医生下病危通知书,洛黎都没有哭,知道他寿命只有几天,她也没有哭;最终林默笙离世,她依旧没有哭。可回到系统空间,钻进这个没人能看到自己的小柜子中,忆起林默笙临终前那句话,她抱着膝盖泪如雨下。

    他们之间,并没有来世。

    013号告诉她,以后的世界可能会很危险。洛黎告诉自己,这个世界是安全的,她是强大的,富有的,在遭遇危险世界之前,她要好好享受现代世界,多舒服一年就赚一年。

    她用这个理由留住自己,与林默笙共度余生,一辈子坚持着不特别爱他,不深陷情网,然而她的自欺欺人最终还是被一句话击碎。

    这个空间必须是原世界银行大厅的样子,她还有家人朋友在,必须回到原世界活下去,现在的她只能继续前行,毫不动摇。

    或许将来经历过无数个世界后,林默笙这个名字会被她深埋心底,只有像老人一样缅怀过去时才会偶尔忆起。

    她的脆弱只有现在,在这个见不得光的柜子里。

    也不知哭了多久,洛黎擦擦眼泪走出去,拯救系统013号变成一个圆圆的小机器人出现在她面前:“宿主只休息了一天,系统空间中时间并不流逝,宿主可以多调整一段时间。”

    “不用了,”洛黎淡淡道,“想要忘记一切的办法并不是让自己闲着,而是要忙起来。新的世界,新的挑战,会让我很快振作起来。一味回忆过去,只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我只给自己一天的假期。”

    “你太拼了,下个世界可是很难的。”013号大概没见过这么冷静自持又拼命的宿主,世界会对宿主产生影响,没见哪个悲伤成这个样子还要努力完成任务的,“系统可以帮你清除上一个世界的感情,只留记忆,免费的。”

    “不必,”洛黎抿抿唇道,“我还要经历很多世界,可能会见到无数我从未想到过的事情,心脏强大一点比较好,不能靠逃避来克服。”

    “那,好吧。”013号道,“第一个新手世界结束,宿主将正式进入拯救任务中,是真的拯救人的性命。”

    他话音刚落,洛黎便出现在一个丛林中,周围是一群生面孔的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大家长得都很好看,大部分人脸上都写着慌张。

    洛黎没说话,靠住树干闭上眼睛,耳朵警惕地感受着周围的声音,从脑海中呼唤出系统面板。

    任务:在丛林大逃杀中拯救博士。

    逃……杀?

    是她想的那种逃杀?让她一个被银行劫匪用枪指头的弱女子,跟一群人玩真人版生存优秀,还要救人?

    洛黎头一晕,好在她冷静地继续看剧情梗概,这才松了口气。

    的确是丛林求生游戏,但却是一个真人全息网游,大家真正的身体都在游戏舱中,在这里厮杀的只是精神投影。

    然而这又是一个真的关乎人命的任务,因为这是第一款全息网游,博士带着开发团队,以及几十名自愿参与内测的被试者进入游戏中测试数据。可在他们进入游戏的瞬间,这个系统出现了问题,所有人都失去关于网络游戏的记忆,醒来后只记得自己突然出现在这个丛林中,有声音在他们耳边提示,只有互相残杀,最后一个活下来的人才能出去。

    一开始大家当然不肯动手,可是当时间一长,饥饿感和绝望感袭来,丛林中又隐藏着无数箱子,箱子中有武器和食物,为了活下去,终于有人忍不住动手,见血后,大家都开始厮杀。

    男主明棋延和女主柳环是主张大家一起找出幕后黑手,趁着直升机投放补给时抢夺直升机,大家一起活下来的。可是绝对封闭的环境和叵测的人心,让他们的计划根本不可能实现,连支持他们的人都开始倒戈。好在男主实力强大,他一直保护着女主,杀死岛上那名一直主杀要自己活下去的反派周晨。

    明棋延打算与柳环携手走出这绝望的丛林,然而当周晨死后,场上只剩下他们两人时,声音又告诉他们自相残杀,3分钟内分出胜负,否则就投放zha弹,zha毁丛林。

    明棋延在倒数十秒时,为了就柳环自杀,柳环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