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林默笙签了合同后,洛黎便按照他的要求从国外购进了无数先进器材,为他提供做好的研究环境。

    “除了这些,我觉得你还需要几个助理。”洛黎对林默笙说道。

    原本的轨迹中,林默笙确实是靠着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地下室中完成了研究。不过由于设备不够先进,自己一个人人手也不够,他的很多实际数据和运算都是租用了曾经就职的研究所完成的,那里有足够的设备和专业助理。可正是因此才叫方天宇知道林默笙研究的重要性,并且找机会买通研究所的人,陷害了林默笙。

    现在洛黎肯定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林默笙也确实需要助理,她想了想道:“你可以以私人名义高薪聘请几个专业性强的助理,我会为你支付薪酬。面试时就要说清楚是保密研究,需要签署协议,而且研究期间都要待在实验室不能离开,直到一切尘埃落定,我们申请专利后,才能离开。”

    林默笙显然没想到这点,微微一愣,在便签纸上写着:这样会不会让人反感。

    “我付给他们足够的保密费就是了,”洛黎道,“做什么样的工作就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难道他们不知道学术界最重视什么吗?这年头高考的出题老师都要一直被隔离到考试结束,我们做的这一切也是为了防止研究数据泄露。你或许觉得自己的研究只是兴趣而已,就算被人知道也无所谓,可我不一样,你的研究对我对洛氏集团都非常重要,我可是将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你身上了。”

    听到洛黎给了自己这么大的信任,林默笙觉得很惊讶,但从他的表情来看,并没有承受过大的压力,反而有些跃跃欲试。

    只有对自己有绝对信心的人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被信任被赋予责任后并不是难以承受,而是斗志昂扬。

    似乎很少有人给予林默笙这样的信任,就算大家都知道他智商很高,是个天才,却没有人如此相信过他。

    见林默笙眼睛变得明亮起来,洛黎伸出手,不是很熟练地对他比划着刚刚学到的手语:不要让我失望。

    看到洛黎的动作,林默笙的又是一愣,他伸手比划道:你学会了手语?

    这句话洛黎懂,不过回答起来就比较复杂了,她口型清晰地回答:“我请了个手语教师,才学习两天,太多的话不会,不过以后会越来越熟练的。”

    为什么?林默笙用手问出他的疑问。

    “就像我们公司与其他国家有贸易往来,我也会学习对方国家的语言,而不是单纯通过翻译一样。我想要用你的语言与你沟通,因为我很重视你。”洛黎对林默笙露出浅浅的微笑。

    明明二十七岁却还干净得像个大男孩的林默笙脸微微一红,视线转向实验室,过了一会才不那么害羞,有点担忧地在便签纸上写:如果要把助理都安排在我这里,大概住宿方面有点困难。

    “其实,如果你愿意,我更希望你能够在我为你安排的研究室里工作,那里安保会更严密一些,空间也大一些。不过我们之前就约定好,你可以在更让你熟悉和安心的地方工作,我会买下你附近的房子,现在已经着手准备了,你不用担心。”

    林默笙沉默片刻,拽了拽洛黎的衣袖,让她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慢慢地比划道:我……可以……去……你……那里。

    这话洛黎就有些看不懂了,她努力回忆这几天手语老师教她的动作,试图猜到林默笙在说什么。

    见洛黎不懂,林默笙又慢慢地“说”了一次,这一次洛黎跟着他一起做,林默笙同时也无声地用口型表达出他的意思。

    “你愿意去我那里?”洛黎惊喜地反问。

    她是真的很意外,因为生理缺陷,林默笙很难与外界相处,就算是莫轻媛也是很久才与他关系变好的。他大概是个慢热型的人,除了研究上雷厉风行,余下什么都慢吞吞的。

    爱上一个人很慢,恨一个人也很慢,受到伤痛,也比别人感觉更长久。

    而现在他们才见两次面,林默笙就愿意离开熟悉的环境去自己安排的地方,这让洛黎真的受宠若惊。

    见林默笙温和地笑着点头,洛黎开心得转圈圈,她立刻打电话联系研究器材负责人:“什么?快到了?不用搬了,掉头掉头,全都给我搬到城西的研究室去,把那里给我好好装修一下。另外找几个专业助理,待遇优厚,会手语优先,不会的也岗前培训一下,最起码学几句日常用语。”

    果然语言是打开一个人心灵的好帮手,想要结交一个人,要先从他的语言入手。

    林默笙见洛黎蹦蹦跳跳的样子,才发现这个一直摆着霸道总裁脸的洛总,看起来年纪好像比自己还小。

    他摸摸鼻子,觉得脸又热了。拍拍洛黎的肩膀,给她指了几个仪器,示意她这几个仪器很重要,都要挪到那边研究室。

    “当然没问题。”

    林默笙又指了几个家具。

    “小事,没问题。”

    几件衣服。

    “没问题。”

    常用的物品。

    “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