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二十六章 侯漠主动求单挑
    “慢着!”

    瞧见马一岙竟然毫不犹豫地将那短刃,往自己的胸口捅进去,鲜血飙射,那一直板着脸的长戟妖姬顿时就变了脸色,冲着马一岙吼道:“等等,等等,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跟我说,一切都好商量的。”

    马一岙停手,平静地看着她,然后说道:“我想娶你,这也可以?”

    啊?

    长戟妖姬愣了一下,眼神变得十分复杂,而马一岙却话锋一转,说道:“开玩笑的,事实上,我只是想要离开而已;不过这件事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对吧?既然如此,不如让我们将此刻的美好记在心头吧,我自杀而死,用不着被送去噬心魔那里,接受屈辱的安排,而你也用不着为难,考虑太多,对不对?”

    长戟妖姬的心情有些复杂,又有些混乱,指着我说道:“你死了,他怎么办?你怎么能够弃自家兄弟而去呢?”

    马一岙看了我一眼,晒然一笑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都如此,更何况朋友?我死之后,他是逃是战,是生是死,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说对吧?”

    我在旁边,听到马一岙说完这话儿,顿时就明白过来。

    他这是要效仿当初朱雀脱身的法子。

    只不过,与当初不同的,是马一岙又加了一些筹码,首先是用“色相”迷惑住长戟妖姬,让她因为“情感”而失去冷静的判断力,随后讲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死去之后的马一岙,身体组织失去了活力之后,就不再是金蝉子体质了,而那个时候,就算是有一点儿用,但对于身受重伤的噬心魔来说,还是不够的。

    正是这两点计算,以及他伪装出来、慷慨赴死的举动,让平日里运筹帷幄的长戟妖姬举棋不定,陷入了悖论怪圈之中去。

    只不过,长戟妖姬“为情所困”,但黄泉引却并不是没有明白人,那个从地下室中杀出来的福祥贝勒一脸凶相地走上了前来,恶狠狠地说道:“你个小白脸,少在这里哼哼唧唧,有本事你就自杀,你来吧,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活下来,并且生不如死。来,来,来,你试一试,我正好等你没了抵抗力,将你们给擒住,到时候,我请大伙儿尝一尝铁板唐僧鸟的滋味……”

    这人是个凶残无比的家伙,对待人命如草芥,自然不会被马一岙的威胁所束缚,而其余几个老鼠尾巴也围了过来,目露凶光,冷笑连连,显然也是不信马一岙会自杀的。

    他们的凶狠,将马一岙费心营造出来的温馨场景给骤然破坏了去,而陷入“情网”的长戟妖姬也陡然一醒,眯眼看向了马一岙,神色复杂地说道:“马先生,我是不可能放你离开的,抱歉。”

    目的被揭穿的马一岙并不尴尬,他平静地看着周遭众人,然后说道:“诸位,该说的话,我先前都已经说了不少,但我最终还是想要多劝一句——人心癫迷为魔,魔是无法繁衍、无法定性的生命,它天生就以杀戮和破坏为最大的乐趣,喜欢操控人的生死和恐惧,是逆天而成的生灵,也是最受唾弃的存在,每一个魔的诞生,都是一场巨大的劫难,让无数生灵为之消亡,诚然,魔的确能够给诸位带来强大的力量和权力,但纵观上下几千年的历史,你可曾见到哪位魔头能够长久?不都是如同流星掠过一样么?”

    他正色说着,又指向了场中众人,缓声说道:“魔的心智,与我等皆是不同,必要时刻,诸位都是会被放弃和舍离的,与其如此,不如早日弃暗投明,重归正道?”

    在这危急时刻,他居然一本正经地又宣扬起了正能量来,让众人都有些错愕。

    事实上,这些道理,行当里面的人谁能不知?但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的修行者、夜行者愿意投奔魔头呢?还不是因为跟随着魔头,无论是修为,还是整体实力,都能够得到飞速的提升么?

    这些跟随着噬心魔的人,特别是内廷的这几位,都是噬心魔最心腹的手下,他们所做的恶事,千刀万剐都不为过,与噬心魔早已是“座主门生,沆瀣一气”,这个时候叫人悔改,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

    所以只要是有点儿脑子的人,都明白了,马一岙这是在拖延时间。

    那长戟妖姬张口,刚要说话,却给旁边的福祥贝勒给拦住了,他对长戟妖姬说道:“小姐,那家伙对你施展了美男计,我觉得你现在的状态,不太适合继续指挥众人了,不如交由我手,你在旁边围观即可。”

    他说完这话儿,旁边的几个遗老都点头,下意识地将长戟妖姬的位置给卡住。

    很显然,即便是这些家伙尊称长戟妖姬为“小姐”,但内部之间的斗争却依旧激烈,并不是长戟妖姬能够统御全局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长戟妖姬看起来也并非是四大贝勒他们主子的女儿。

    被福祥贝勒当众剥夺权力,长戟妖姬的脸上也有一些不太好看,她冷冷说道:“老爹说过,这一次的行动,全部都有我来指挥,诸位叔叔过来,只不过是帮忙的。”

    福祥贝勒却笑了,摸出了一块金色令牌来,对她展示之后,说道:“主子还说了,小姐你到底还是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