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二十章 事态危机如悬卵
    “大师兄,不好了,师父又被妖怪抓走了……”

    听到这家伙的叙述,我的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想起了这么一段经典话语来。

    虽说马一岙是人类修行者之中极为罕有的“金蝉子体质”,但他本人的性格和为人处世,绝对要比黏糊的唐僧要强一万倍,做任何事情,也都有自己的主见,江湖历练更是强上无数。

    而即便如此,他最终还是被抓住了。

    难道这就是命?

    我问那家伙具体的过程,他应该并没有参与抓捕,所以具体的情况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们的大司马,也就是长戟妖姬,她是亲自带了黄泉引的四大贝勒前往。

    那四大贝勒,每一个人都拥有着接近于妖王的实力,在这样强大的力量累积下,别说是一个修行者,就算是一支军队,都未必能够抵挡得住。

    四大贝勒?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的黄泉引编制,忍不住问起,那家伙却摇头,告诉我,他只不过是黄泉引下游组织的一个小头目,平日里根本无法接收到太多的消息。

    他更多的时候,只是负责打理黄泉引在榕城的一些产业,这一次是被临时抽调过来帮忙的,所以知道得也不多。

    那所谓的“四大贝勒”,和刚才被我斩杀的“那总管”,据说都是来自于内廷的。

    内廷,是黄泉引最核心的组织,里面的人会有一个独立的铭牌,再配合上内廷颁发的行走令,基本上是能够号令大部分黄泉引的外围组织。

    这一次内廷一共来了八人,每个人的实力都让人叹为观止,所以他知道,这一次,是个大行动,上头实在是非常重视。

    至于上头为什么这么重视呢,他也不知道,

    当然,他还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上头的目标,就是三人,一个是侯漠,一个是秦梨落,而最后一个,则是马一岙。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这三人的优先等级,分别是秦梨落、马一岙,再到我侯漠。

    这是那个夜行者交代的时候说出来的,我再三询问了他,在他表示没有差错之后,有点儿陷入了沉思之中。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排名呢?

    按道理说,黄泉引与我之间的仇恨,要远甚于马一岙。

    即便是朱雀是他们的必得之物,但我也绝对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为什么马一岙还排在我的前面呢?

    想来想去,答案渐渐地就浮现出了水面来。

    那就是,马一岙拥有“金蝉子体质”的这个消息,也许已经传到了黄泉引的耳中去了。

    正因为如此,使得抓到他的紧迫性,急速增长。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留给我的时间可能就不多了,说不定下午马一岙就会被转移了去。

    大家都看过《西游记》,所以基本都不会有什么拖延症。

    我按捺住了心中的狂跳,从八卦袋中取出了一颗牛黄解毒丸来,让那家伙张嘴,然后扔进了他的嘴里去,随后故作严肃地威胁了一番。

    我用的是马一岙对付卢波等人的伎俩,那家伙大概是听说过我的凶名,脸色变得极为惶恐,不断点头,说我知道了,你说什么,我做就是了,只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许是我刚才击杀那硕根的手段太过于暴烈,那家伙倒也听话,我当下也是从八卦袋中摸出了一套衣服来。

    穿上之后,我问道:“为什么把那硕根,叫做那总管?”

    “这……”那家伙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他们内廷的人,自己都这么叫,而我总是闻到那老家伙的身上,有一股尿骚味,私以为……”

    他没有说完,我直接回答道:“太监?”

    身上有尿骚味,是因为某种男性器官没有了,使得排尿不尽,故而沾染到了裤子上了来,这是生理缺陷,并非是修行之后就能够避免的,也处理不尽。

    那人点头,说应该是吧。

    我勒个去,没想到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居然还真的有人会当太监啊,想想都有些恐怖。

    我没有继续纠结,问起了另外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讨好地回答:“罗胜。”

    我点头,说好,我们走吧。

    我带着罗胜走,五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一公共厕所那儿,将身上的血迹和污秽洗去后,我站在外面的小公园里,思索了一会儿。

    之前的时候,有马一岙在旁边出谋划策,主动带节奏,许多事情都用不着我来操心,现如今那个承担一切责任的人已经身陷囹圄,我就必须要站起来了。

    解救马一岙,并非是只要知道他的下落,然后平推过去,将人救出那么简单。

    如果我是独孤求败的话,完全没有问题。

    但关键在于,有那什么四大贝勒,加上长戟妖姬带的一大票高手在,马一岙都束手就擒了,我过去只是送人头,又能够起到什么逆转性的作用呢?

    尽管我刚才费尽心思,将那个什么那硕根的总管给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