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十四章 父母自有父母福
    马一岙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而最让我为之佩服的,就是他审时度势的功夫。

    对付黄律师,他选择不声张,谨慎为之,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一来那家伙不是江湖人,对他用手段,有些违背江湖道义和规则,二来他这种人也不懂江湖的残酷,威胁太多,也未必能够明白这里面的意思。

    横不能我们真的弄点儿手段,让他知晓厉害吧?

    那也太跌份了。

    但是对付这几个自称豫章丐门的家伙,马一岙却采取了直来直往的架势,上去就是一顿干,而且还不犹豫地断人手指,让对方明白,我们并不是虚张声势。

    他们知道的残酷,我们都是能够办到。

    这样一来,对方就怂了。

    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是能够办得到的。

    而随后,马一岙给几人都喂了那堪比蚀心散的毒药,为了防止他们还能够再“碰巧”知道解法,这回连名字都不告诉他们,只需要让他们知晓,这玩意,真的很恐怖。

    有着蚀心散的前科,他们也知道,马一岙绝对不会是骗人的。

    所以那位名号需要改成“七指神丐”的老乞丐,在我们的押送下,直接前往市局,向刘队长自首,而随后我们再一次地约见了卢波,将豫章丐门与他之间的交易揭穿,并且将他身上的毒药并未解开之事一并告知。

    卢波很是惊讶,不过却强自镇定,死鸭子嘴硬,试图硬扛,却不料我们直接将老乞丐给叫过来对质,这个时候卢波方才知晓,自己是真的被骗了。

    我艹!

    在瞧见八指神丐的一瞬间,卢波就怯了,他并不是那种大无畏之人,在知晓自己的底牌无效之后,终于崩溃,嚎啕大哭起来。

    他再一次承认了自己的罪状,并且向马一岙求饶,希望他能够原谅自己一回。

    马一岙训斥了他一番,随后与刘队长紧急沟通,让他将此事赶紧敲定下来。

    因为有了之前的教训,刘队长这回不敢再怠慢,当下也是赶忙抽调警力,将所有的证据链都给夯实清楚,并且进行了现场指认,务必将此事给办成一桩铁案,不留半点儿瑕疵。

    所以在第二天的下午,我们终于见到了久违的谭师傅。

    相比之前的时候,此刻的谭师傅精神有些萎靡,胡子拉碴,被外面的阳光刺得有些睁不开眼。

    不过他瞧见我们的时候,还是强打了精神,上来与我们招呼。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让他的身心备受摧残,也颠覆了谭师傅的许多想法,我们深知这一点,所以也没有跟他在看守所门口聊太多,将人接了,就直接去了附近的大众浴室,让谭师傅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之后,又去打理了头发、刮了胡子,整个人就显得精神许多。

    随后吴老鸠又做东,在江城最气派的酒店包厢,给谭师傅接风洗尘。

    因为一会儿卢本才还要带着谭师傅回庐山,毕竟他家里也有一大堆人等着呢,所以我们并不劝酒。

    然而谭师傅还是坚持喝,而且还连着就敬了我们三大杯。

    这第一杯,敬我和马一岙,得知消息后,千里迢迢地赶了过来,忙前忙后,帮着他洗脱冤屈——他知道,倘若是没有我们的出手,只怕他就得背负那么一个杀人犯的名声,就算不会死,也得老死在监狱之中。

    所以这第一杯,得先敬我们。

    而第二杯,他得敬吴老鸠,没有他跑前跑后,帮忙协调关系,这件事情也未必有这么快的进展。

    第三杯,敬他徒弟卢本才,当他自己的家人都要放弃的时候,是他一直坚持着。

    谭师傅虽然人在看守所,但所有的事情都知晓,也明白这前后的因果。

    关于卢波,他的确是有些伤心,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对卢本才其实并不上心,没想到最后能够站出来的,却是这个他认为不成器的弟子。

    三杯白酒喝下,谭师傅的眼中就泛起了泪光来。

    的确,卢波的事情对他打击挺大的,曾经对之如子的徒弟,手把手的教学,以及种种的关怀与期待,最终却换来这样的境地,让他甚至都有点儿怀疑人生,不过好在我们的努力营救,让他感觉到了许多温暖。

    谭师傅心里有事,加上挣脱牢笼的开心,种种情绪凝结心头,故而来者不拒,喝了不少的酒,随后又问起了破案的细节来。

    我们一一说明,又问起了他与那飞天夜猫的恩怨,谭师傅回忆起来,说与之人的确有结过怨,不过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情。

    多少年过去了,想不到那人居然还记恨着,当真是睚眦必报,让人悚然。

    我询问谭师傅,说此事需要我们帮忙么?

    谭师傅摇头,说这是他与飞天夜猫之间的私人恩怨,之前不知晓,那也就算了,现在有了提防,就用不着我们来操心了,他会自己解决的。

    吃得差不多,谭家人的电话都来了几次,一直都在催他回家,我们也不拦着,将人送到楼下,与谭师傅挥手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