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九章 升米恩,斗米仇
    事情都谈开了,就没有什么可以遮拦的了。

    卢波在离开江城的这几年里,在外面的世界和江湖也是有闯荡过的,江湖人到底有多么的心狠手辣,我是在老金被杀的时候感受到的,而他,想必有着更深的体验。

    正所谓“侠以武犯禁”,一旦人有了超出常人的力量,而得不到道德和法律层面的约束时,能够做出多恶的事情来,是很难想象得到的。

    有一句俗话说得好,叫做“人心远比鬼怪更可怕”。

    这一点,不管是修行者,还是夜行者,都是一样的道理。

    又或者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卢波怂了,事情反而就变得简单许多,随后我们回到了先前落脚的招待所,将昏迷过去的刘喜梅安置妥当之后,由马一岙来负责审问卢波,而我们几个则在旁边学习。

    的确是学习,马一岙出道很早,在这江湖上晃荡这么多年,什么人都见过,所以对于人心的把握,远比我们都要强上许多。

    无论是问话技巧,还是语言逻辑的陷阱设置,又或者是对于谎言的判别,马一岙都有着很娴熟的认知,没多一会儿,基本上就把事情的大概经过给还原了出来。

    卢波说得没错,他跟刘喜梅的确是青梅竹马,而且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亲密到什么程度呢?

    刘喜梅的一血,就是卢波拿下来的。

    女人对于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天生都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存在。

    即便是卢波很渣,睡过之后,厌烦了,对她就弃之如敝履,但即便如此,刘喜梅对他也还是存在特殊感情的。

    而卢波这一次过来,正好碰到了她,两个人旧情复燃,一夜春宵之后,卢波就开始劝说刘喜梅,让她帮着完成自己的计划。

    最开始的时候,刘喜梅是不愿意的。

    毕竟她就算是再瞧不起林松,但人家给她吃给她穿,而且不管她如何批发绿帽子,林松都没有追究过,甚至都舍不得打她一下。

    这样没脾气的老实人,说句实在话,真的很难再找到。

    而且两个人之间,多多少少也是感情的,就跟你养了个小狗小猫一样,时间久了,就习惯了。

    特别是这件事情,有点儿太过于凶戾恐怖了,杀人偿命啊,作为普通人的刘喜梅,即便是水性杨花,也做不出那“潘金莲杀夫”的恶事来。

    但卢波是什么人?

    社会人啊,人家在江湖上晃荡那么久,别的没学到,坏水却是攒了一肚子,当下也是竭尽全力,将刘喜梅给伺候得美美的,最后又用真爱来感动她。

    他说只要刘喜梅办成这件事情,等这案子过去了,他就带着刘喜梅远走高飞,去大城市里面过好日子。

    刘喜梅本来就是眼窝子浅、虚荣心强的浪荡女人,头脑也不复杂,给这么一蛊惑,终于就成了卢波的牵线木偶,在他的指挥下,开始了一步一步,滑向深渊。

    对于这件事情,卢波是筹划了很久的,所以所有的细节他都注意到了,环环相扣,将警方的视线给一下子锁定在了谭师傅身上去。

    然后他又将所有的漏洞给补齐了。

    先前是刘喜梅曲意相配,将林松给灌醉的,然后趁着林松迷迷糊糊的时候,跟他玩什么s-m,让林松的印象中留下这么一个影子,不敢反驳谭师傅的质询,而随后刘喜梅被卢波暴打了一顿,便去叫来了谭师傅。

    等两人离去之后,卢波小心翼翼地遮住自己的痕迹,用之前配过的钥匙开门进屋,将林松给杀害,随后离开。

    然后就是第二天事发,嫁祸到谭师傅身上的事情。

    就连刘喜梅事后搬去与烂鼻张同居,也是卢波安排来转移视线用的。

    一切,他都谋划清晰,毫无漏洞。

    除了刘喜梅之外,无人知晓他的存在,而即便是刘喜梅,他也在这女人的意识思维之中,种下了心理暗示。

    所有的一切,如同完美,但即便如此,刘喜梅还是他最大的破绽。

    这女人通晓他的一切。

    不但如此,事后刘喜梅还屡次找到卢波,要求他兑现承诺,带着他远走高飞,而且还不止一次地威胁他,说如果卢波不办到的话,她就会去警局揭发他。

    刘喜梅是什么人,自从被卢波抛弃之后,彻底地自暴自弃,宛如公交汽车。

    这样的女人,卢波偶尔玩玩还可以,真的娶来当老婆,怎么可能呢?

    而且像这样的女人,活着不如死了去。

    所以他就起了杀心。

    不过林松刚死不久,刘喜梅又突然暴毙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引起人怀疑,所以卢波是准备拖一段时间的。

    一直到刘喜梅再一次地跟他闹起,让他意识到,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很有可能是个大、麻烦。

    所以他才会铤而走险,在食物里面下毒,想伪装成食物中毒的意外。

    在失败之后,刘喜梅又一次致电他,在知道她被人盯上的情况下,卢波再一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