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三十七章 出人意料
    不对,不是秦梨落,而是朱雀。

    那个说要去找禺疆秘境,最后不知道去了哪儿的朱雀,她居然出现在了这里来。

    瞧见她的一瞬间,我心脏猛然狂跳,想要过去招呼,然而随即反应过来,此时此地,这实在是不太方便。

    不管朱雀以什么身份出现在这里,我与胡车之间,终究是有一些不对付的,特别是他先前跟我说的事情,更是让我心中忌讳。

    他对我的仇恨,并不只是当初的那一点儿交集,也并不是我手中的熔岩棒。

    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晓。

    而就在众人都去迎接朱雀和那个帅气男子的时候,在另外一边,突然间发生了轰然之响,随后一声恐怖的爆炸声传来,众人都面露惊讶之色,纷纷转向跑去,而我身边的唐道这一个纵身,跳到了旁边的建筑“屋顶”上去。

    我瞧见人流涌动,闹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顺着巷子边缘,朝着那边摸了过去。

    两边距离不算太远,很快我就赶到了现场,却瞧见现场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倒塌的废墟,刚才被霍二郎挟持的折耳猫女孩浑身是血地躺倒在地,查理杜昏死在一旁,人事不省。

    至于霍二郎,则被胡车给踩在脚下,随后他将那金丝楠木棍给高高举起,仿佛想要将霍二郎的脑袋给一下戳穿了去。

    然而眼看他就要动手的时候,终于有人叫住了他。

    说话的,是朱雀。

    她也赶了过来,瞧见这一幕,出声制止,然而胡车杀意浓烈,哪里会停手,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猛然戳去。

    就在这时,朱雀旁边的那个英挺男子出手了。

    只见他指尖一弹,却有一缕青光浮现,落在了那棍尖之上,将那去势给击偏,随后那人的身影宛如鬼魅一般,骤然往前,出现在了胡车的跟前,一把抓住了那棍子。

    胡车用力一抖,却发现并没有能够将其抽开。

    他抬起头来,认真打量对方。

    我这个时候,也才来得及打量那人,发现他的额头之上,居然长着一对鹿茸一样的角质状物体,顶端分叉,不大,十分可爱的样子。

    这模样,再配上对方那古代白色长袍的打扮,着实是有一股复古的潇洒气质。

    胡车瞧出了对方的不简单,这才将那极具侵略性的架势给收了起来,将手中的金丝楠木棍放开,拱手说道:“阁下可是龙宫使者白七郎?”

    那男子有些倨傲地望着面前的胡车,懒洋洋地说道:“叫你住手,为何不听?”

    他说话的声音很好听,“温润如玉”,这样的词语用来形容他,很是合适,不过他言语里面透露出来的态度,却着实有一些高高在上。

    而且他也没有将那棍子交还给胡车。

    胡车并不介意,他指着地上的霍二郎说道:“这家伙刚才动手,想要杀了绿芽小姐,我来不及阻止,看到惨状,心中不忿,所以方才如此……”

    杀人质?

    我有些错愕,没想到霍二郎会干出这般的蠢事来。

    然而还没有等胡车说完,在他身下的霍二郎愤怒地骂道:“当真是个不要脸的家伙,动手杀人的是你,血口喷人的也是你,你真的当没有人瞧见么?”

    他愤怒反驳着,而胡车则下意识地抬脚,想要朝着霍二郎的心口戳去,制住他的话语。

    但那白七郎却出手了。

    他抬脚挡住了胡车的戳脚,随后将霍二郎给拉了过来,又将那金丝楠木棍前指,冷冷喝道:“你想干嘛?”

    胡车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冷哼一声,说你宁愿信他,也不信我?

    白七郎喝骂道:“你是谁,我凭什么信你?”

    胡车从口中再一次地吐出了霸下妖元来,将这玩意给顶在了右手食指的指尖之上,一脸端庄肃穆地说道:“吾乃霸下大圣的传承者,如今过来,是想要找禺疆大圣的继承人,共商妖族大业!”

    那霸下妖元落在胡车手中已经有些时日了,那家伙也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祭炼之法,使得霸下妖元与他有了一些默契。

    虽然无法完全使用,但用来当做暗器算计人,却是一等一的好用。

    此刻又被他拿来吓唬人,也是很不错的,那个原本有些倨傲的白七郎脸色变得认真起来,拱手说道:“敢问霸下大圣现在何处?”

    胡车一脸悲痛地说道:“它老人家受到了人类的侵犯,最终为了保存颜面,选择与秘境共毁了。”

    啊?

    听到这话儿,那白七郎睁大了双眼,愣了许久,最终长长叹了一口气,说这,这……节哀顺变吧。

    他瞧见胡车潸然泪下的苦痛模样,忍不住出言安慰。

    而这个时候,旁边的朱雀却冷笑起来。

    她认真地看着那一脸哀容的胡车,说既是如此,你为何又获得了那霸下妖元呢?

    胡车理所当然地说道:“我乃霸下大圣的传承者,它虽然自毁于秘境之中,但不愿意自己这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