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一章 龟甲之中的秘密
    1999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就世界范围而言,欧元正式启动,美国推进导弹防御系统,北约轰炸南联盟,土耳其大地震,俄军清剿车臣,中美达成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协议,科学家完译第22对染色体遗传密码,中国政、府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

    这些都是报纸和电视上天天报道的,人尽皆知。

    而在人们不知道的角落,却也发生了许多秘而不宣的事情。

    在这一年里,我从一个刚刚踏入修行者世界的小角色,完成了一个极为华丽的转身,无论是获得了烛阴之火的传承,还是在第一次修行者高级研修班中获得第二名这等优异的成绩,又或者是大闹了港岛霍家二公子的订婚宴,并且抢了霍家未来话事人的未婚妻,从容离开等事情,都向当时的整个江湖,宣示着,有这样的一个人,崛起了。

    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关于我的消息,也在消息贩子、情报掮客以及江湖人的口口相传中,不断地传递着。

    然而江湖之大,是有着偌大的国土和庞大的人口作为支撑的。

    正所谓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

    人们更多的时候,都关心于眼前和当下,对于其他的事情,也就当听个新闻而已,所以除了相关的当事人之外,在意的人倒也没有太多。

    这些事情,就如同一颗石子扔进了湍急的河流中,虽然有一些动静,但最终还是归于无形。

    没有人会去关心太多的闲事。

    于我而言,除了名声的积累之外,更多的是收获。

    九玄露的奥秘,月华录的习得,烛阴之火,六甲神将化身的金色盔甲以及九路翻云棒法,这些是我在这江湖上立身的根本。

    与此对应的,是我交下的仇敌。

    从黄泉引,到港岛霍家,到禅城的宝芝林,再到花脸神丐的五省丐门,以及一个不知来历的神秘研究组织……

    这些人的存在,让我无时不刻地警惕着江湖险恶,也更加刻苦的修行,所为的,只是在这个看似风平浪静、实则风波险恶的江湖上,努力挣扎,求存下来。

    当然,除了敌人,我还认识了许多的朋友。

    我甚至还收获了一份爱情。

    以及一份亲情。

    如果说,朱雀叫的“哥哥”,是我的话。

    在世纪之交的那一段时间,我和马一岙,以及朱雀,一直都在找寻肥花的行踪。

    尽管那个研究所的档案和记录都离奇失踪,但相关的线索还是存留了一些的,而从一个存留下来研究员的笔录中,我们得知,肥花在研究所待了差不多两个星期的时间,随后她因为血型特殊,连同着十一个研究对象,被移交到了另外一处秘密基地去。

    为了找寻那个基地,我们奔波了鄂北、江南以及闽北三省,十余个城市,最终又捣毁了两处小窝点,但最终都没有找到肥花的下落。

    在那一段时间里,我们也并不是没有任何的收获,从种种迹象来看,肥花身上的血脉,远远不只是亥猪夜行者那般简单。

    根据相关人员的交代,如果只是普通的、稀疏的夜行者血脉,基本上就只是会被囚禁在研究所的地下实验室中,不可能被转移的。

    事实上,那一次的转移行动,肥花是最主要的原因。

    而在那一段时间里,我们与李洪军频繁互动。

    作为第一届修行者高级研修班出来的优秀学员,虽然没有能够拿到自己心仪的名次,但因为有着良好的家庭背景,所以也直接加入了419办,也就是我们口中的天机处,并且成为正式的调查员。

    与他一起的,还有获得第一名的唐道,就是那个每天都要喝一瓶ad钙奶的少年郎。

    只不过,我们跟李洪军打的交道要更多一些。

    尽管在学校时的联系并不算紧密,但出了之后,联系却反而多了起来,而李洪军也代替了苏烈,成为了我们与官方的联络人。

    当然,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之前因为朱雀的关系,顶撞了天机女皇,使得双方的关系一下子就变得冷淡了起来。

    有时候我和马一岙聊过这件事情,觉得可能是在学校之时,大家的竞争意识太过于强烈。

    而出了社会,那两个月的共处时光,反而又变得让人回味起来。

    所以大家越发珍惜彼此的关系。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李洪军也开始逐渐重视起了我和马一岙的能量来。

    千禧年的那天晚上,我、朱雀和马一岙在闽北鹭岛一个人民广场上度过的,现场的人群拥挤,仿佛全市的人都挤到了大街上来,倾听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当广场时钟的指针指到凌晨准时的时候,人群之中发出了巨大的欢呼。

    年轻的、年老的,还有年幼的,男男女女,都奋力欢呼着,庆祝着新世纪的到来。

    天空中出现了绚烂的烟火,不认识的人们相互拥抱着,有好几个长相不错的年轻女大学生一直围绕在马一岙的身边,待钟声响起的一瞬间,全部都生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