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十二章 耍个回马枪
    瞧见眼前这个朝气蓬勃得如同初升太阳的马一岙,再跟他之前那奄奄一息、马上就要死去的惨状一对比,简直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

    我的确是愣住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可以可以,如果是我是女的,我说不定会爱上你。”

    是的,我此刻说的是实话。

    此时此刻的马一岙,抛开穿着,简直就是太几把帅了。

    如果可以,我可以用三千字来形容此刻的马一岙是多么的貌比潘安,玉树临风。

    不过篇幅有限,我暂缺略过,而是问道:“怎么样,解开封印之后的感觉如何?”

    马一岙伸展了一下手脚,有噼里啪啦的虎豹雷音,从骨骼之中散发出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之前的时候,仿佛是背着一块大石头在行路,而现在,整个世界都仿佛变得轻松和惬意起来,这种感觉很奇妙,仿佛之前的世界一片污浊,而现在却轻灵无比,变得缤纷多彩、存在着无限可能一般……“

    我说你这么讲,实在是太玄乎了——你身上的伤呢?

    马一岙伸了一个懒腰,对我说道:“好了,金蝉子体质,这样的东西说起来玄之又玄,但说到底,其实就是一种快速新陈代谢、并且死亡因子稀少的基因体质。有了这个,之前所有的伤势,包括那个火焰刀的恶毒掌力,都是可以化解的……“

    我有些惊叹,说这么神奇?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你喝一口血,你师父的病就能好了啊?

    马一岙叹气,说怎么可能,我这体质,只是加快新陈代谢,让伤势快速愈合,心脉复苏,甚至是延缓衰老而已,我师父那是中了毒,而且还是毒入心肺——若是可以的话,我早就解开封印了,何必费尽心思,四处去找寻后土灵珠的下落呢?

    我说什么是死亡因子?

    这个生物学出身的男人口中一套一套的新名词,各种科学术语听得我一头雾水,好在马一岙足够耐心。

    他跟我解释:“人的一生,会经历过无数次的新陈代谢,我们掉下的头发、皮屑以及身体产生的污垢、油脂等等,这些都是新陈代谢出现的;细胞每时每刻都在消亡与分裂,但最终却保持着一种定量平衡,使得我们能够存在于世,不过这样的新陈代谢却并不是毫无止境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产生的细胞活性就会越来越低——这,也就是人体的衰老……“

    “而死亡因子,就是控制这种细胞活性更新周期的东西。”

    “一般来讲,它会随着人的饮食生活习惯等因素而起伏,使得人的衰老时间,有快有慢,但总之一点,衰老终究还是会来的,从不迟到——唯有金蝉子体质,能够将死亡因子的含量降到最低,从而实现长寿的目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说是长寿,而非长生不老?

    马一岙点头,说长生不老,属于永生,这件事情,已经不是血脉或者基因序列所能够控制得了的,需要更多的讲究。

    我听得一头雾水,挠了挠头,然后问道:“这么说,此刻的你,实力比之以前,会有一个很大的提升了吧?”

    马一岙说这得看跟谁比。

    我说这又是什么意思?

    马一岙说如果跟之前的我比,那自然是天差地别的变化,但因为我被封印之时还尚小,所以在修行上面,与普通的修行者进度基本一样,所以想要一下子跨越到很强的一个境地来,那是基本不可能的——就比如说昨天的那个独眼老头,我就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他的话音刚落,屋里面走出一人来,正是略有一些疲惫的蒋伯。

    他对我们说道:“那人叫做西门越,是霍家留在缅甸的顶尖高手,此刻应该是为了在订婚宴上,见证霍家的新老交替才回来的;这人十分阴狠狂傲,连霍英雄对他都要恭恭敬敬,这种超一流的高手,你们比不过他,也是正常的。”

    我想起先前与那独眼老头交手的情形,整个世界都仿佛只有黑白两色,不由得心有余悸地说道:“的确,那人简直太恐怖了。”

    蒋伯说道:“你们也别沮丧,那家伙在缅甸,一直都是用人命来练功,走的近乎于邪魔外道,所以才会有这般的恐怖修为——他这种人,平日里不积福,到处犯下恶事,因果缠身,很容易就会遭报应的,放心吧,他活不长的……”

    这话儿我听在耳中,却忍不住一声长叹。

    的确,那独眼老头西门越活不长,的确是一个好消息,但有这样一个家伙坐镇此处,远水救不了近火,不管我们是想救回小狗,还是去见秦梨落,都是天大的阻碍。

    怎么办?

    想来想去,我有点儿想向这位神秘的庙祝开口求救——毕竟这一位,能够让李冠全和西门越等人如此忌惮,必然是有着绝对实力的。

    然而我刚想要开口,马一岙却仿佛知晓了我的心思一般,伸手拉住了我的胳膊。

    我被拉住,没有说话,而蒋伯则提着医箱说道:“我累了,回去歇息了;你们两个就住西厢房吧,只要不出去,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