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八章 丽园设伏
    于凤超的安排十分缜密,知道我们几人目前拿到的身份,在外界很不安全,所以又特地给我们弄了三个假身份。

    出门的时候,马一岙还帮着我们几个重新化妆,将下巴垫高,鼻子弄挺,又戴上假发套,完全就变了模样,倒也用不着担心太多。

    随后我们独自前往港口,坐上了去往离岛的渡轮。

    离岛在香港诸岛之中,算不得什么重要岛屿,所以一天的航班也挺少的,我们赶到点,上了船,等发船之后,发现渡轮上面的人也不多,宽敞的船舱之中,也就稀稀拉拉十来人。

    这儿大部分都是本地人,而看着像观光客的,除了我们几个之外,也就另外两人,还有一对情侣。

    而随后,船开了不久,我感觉到很不舒服,就仿佛毒蛇盘在了脖子上一样,冰冷湿滑。

    我回过头来,正好与一个光头独眼的老人目光对视。

    那人约莫六十多岁的样子,脸上的皱纹累积,穿着一套宽敞的白色唐装,左眼的眼球是玻璃珠子,里面泛着古怪的五彩光芒,而右眼很小,眯眯眼。

    他打量人的时候,瞳孔收缩,散发出银针一般扎人的目光来。

    我跟他对视一眼,感觉很不舒服,对方如同毒蛇一般阴鸷,然而我却无法通过望气之术,判断对方到底是不是修行者。

    又或者,夜行者。

    两人打过照面之后,皆不动声色地离开,而随后,我越发觉得心里不舒服,用手指在马一岙的胳膊上面,写了一句话,告诉他我的感受。

    马一岙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妄动。

    港岛乃国际都市,弹丸之地,却有着那么多的人口,全世界的人物汇集在一块儿,自然是藏龙卧虎的。

    他让我别横生枝节。

    行船的过程让我很不舒服,总是有一种想要回头,去打量那独眼老头的想法,但又不得不控制住自己,这样的矛盾让我无法释怀,最终选择闭目而眠。

    抵达了离岛,下了船之后,我终于忍不住了,想要去找寻那独眼老人的踪迹,却发现一转眼的功夫,那人就不见了。

    出了码头,我跟马一岙聊起这事儿,他告诉我,他也感觉到了。

    那个独眼老头虽然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但却有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

    而我们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是身体潜意识里的一种自我保护,也代表着那人的气场,已经影响到周围的环境,让处于同一个空间的人都为之敬畏了。

    这样的人,的确是很强,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最好别跟他有什么交集。

    毕竟从气质上来看,这人不像是什么善茬。

    我说他有没有可能是霍家的人?

    马一岙摇头,说虽说离岛上霍家有一些产业,但也不是说没有别家的势力,而且这人的相貌,跟我们先前得到的霍家高手资料,没有一个重合——当然,也有可能是于哥那边没有收集到的,这个都说不准。

    上岛之后,阿灿已经在门口等待,开了一辆车,将我们直接拉到了一家小酒店住下。

    他告诉我们,他已经跟那边的人商量好了,留出了一道空隙来,到时候我直接过去,跟秦小姐会面就是了,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

    我有些患得患失,说你见到梨落小姐了么?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

    阿灿低头,说没有,秦小姐深居简出,一直都没有露过面,我们能联络到的,是丽园的一个女侍,她弟弟是我们的人,通过她得知,秦小姐每天都会在凉亭里坐半个小时,喝茶赏月,因为喜欢安静,周围是没有人的,而那个时候,也正好是你与她见面的机会——我觉得,以你与她之间的关系,就算是谈不妥,应该也不会找人来抓你的吧?

    我给他这么一说,点头说道:“自然不会。”

    阿灿拿来一包裹,对我们说道:“这是丽园守卫的衣服,一会儿你们几个换上,就跟着我过去——相关的地方,铁头哥都打点好了,钱花了不少,问题不大。”

    他说得很有自信,讲解完这些,又跟我们聊起撤离的方案来。

    最好的结果,就是秦梨落是被困住的,她愿意跟我一起离开,那么就不能走渡轮了,于凤超在岛南的一片水湾里安排负责接应的快船,到时候能够将我们给直接接走——如果顺利,就将我们给安排到大陆去;而如果有人拦截,也有可能会安排我们先去赌城避风头,然后再偷渡回国。

    而如果秦梨落不肯跟我走,那么就用不着这个风险很大的方案,直接乘渡轮回港岛。

    当然,一旦发生任何变故,都可以赶到岛南去,不过那船不能等,过了今晚,一直到凌晨四点钟还没有人到,负责管船的越南人可能就会离开。

    不愧是于凤超的得力助手,阿灿将一切都安排妥当,梳理得井井有条。

    随后我们简单地吃过了晚饭,等待时间。

    到了差不多八点多,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我们几个就出门了。

    没有开车,而是缓步前行,在岛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