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五十八章 憋屈的中州大侠
    与人对敌,一人,或者多人,一招过失,落于下风,三招过失,生死存亡。

    “生死门”,其实就是一种选择,也是一种哲学上面的思辨。

    南华前辈传递给我的,并不是一招一式,什么“棒打狗头”、“反截狗臀”、“獒口夺杖”等具体的手段,而是一种意念,一种哲学,一种与人拼斗的博弈,再将这些东西具化而成的手段,凝结成致胜之法。

    九路翻云,【先锋手】先声夺人。

    【生死门】迷惑人心,厮杀惨烈。

    【五行开】引导万物,地水火风。

    【阴阳路】分开阴阳,志在平衡与对立……

    【画地为牢】是集中全力,用精神意志拴住对方,猛攻一处。

    【风云动】指的不是风与云,而是人、棒与整个空间的联系和互动。

    【夺命】必杀,在种种手段之后的最后一招,一棒致命,五种死法。

    【惊澜】却是一种气势,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讲究的是一种蔑视千军的壮志豪情……

    而最后一路棒法,叫做【无棍】。

    它说的概念,很像是“无招胜有招”,又或者手中无棒,心中有棒,但又有一些不同。

    南华前辈给我示范的时候,凭空一抓,那空气居然凝聚,陡然砸落下来,肉眼根本瞧不见,连感应都十分困难,但砸在了那坚硬的石头之上,却是碎石迸飞而起。

    这一招当时让我惊讶万分,后来听他聊起远离,却是通过感受世间无所不存在的“炁”,或者“灵”,将其集结,用以对敌。

    这样的境界,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从命名上来说,南华前辈显得有一些随意,每一路的手法都没有一个特别厉害的名称,但从实用角度来说,却让我大开眼界,仿佛一个新世界在自己的眼前打开一样。

    棒法,从一种训练手段、武术、修行和杀人技,上升到了“道”的境界。

    它仿佛遵循了某种世间本来就存在的道理。

    能够将其解构,并且创立出这自成一派的法门来,那位南华前辈在我的眼中,已经近乎于“神”的存在。

    而这样从实战、血战和生命祭祀之中磨砺出来的手段,即便是在我还没有彻底熟悉,并且领悟真谛的情况下,都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既成系统,又超脱套路。

    如此一番施展开来,又掐头去尾,随意挥发,一连串的手段,打得邹大侠一时之间,有些发懵。

    这种感觉,就好像……

    就好像突然换了一个对手,小土狗变成了大灰狼,小肥猫变成了出笼猛虎,除了凶恶,还是凶恶,扛不住的恐怖。

    铛、铛、铛……

    先前的邹大侠,采用的是最简单明了的手段,那就是以力压人,以势夺人,让我没有办法与他正面交击。

    然而在熔岩棒的加持之下,还有我点燃血脉妖力,将力量逼发出来之后,我们之间的修为差距在缩小,至少没有那么明显的情况下,比拼的就变了,胜利的天平开始朝着手段和法门偏了过去。

    而且,九路翻云,这门从南华前辈传承到我这儿的手段,真的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

    它给我的感觉,即便是普通人习得,都有顽石变美玉的功效。

    更何况是我?

    战况越发激烈,回过神来的邹大侠也没有退让,手中的双剑挥舞,不但力求稳住阵势,而且还伺机反击起来,然而让他没有能够想到的,是我并没有退后,而是更加凶猛起来。

    这种状态下的我,与之前那个被逼得步步后退的男人,完全是两个人。

    这种变化,不但邹大侠为之惊讶,旁边的天机女皇、赵老和黄老师目瞪口呆,就连我自己,都有点儿不适应这种打了鸡血的状况。

    那种感觉,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我伸手,周围的风云都为之转动。

    不过即便如此,我的心中,却还是有一些理智的,知道这样的状态,我并不能够维持多久。

    当我体内的妖力燃烧殆尽,难以持续的时候,根本用不着邹大侠怎么做,我就已经必败无疑。

    我必须,找准时间,来一票大的。

    不能再等了。

    暴风骤雨的进攻之中,我与邹大侠有来有回,而我刻意向后收缩,然后用了一路“画地为牢”的手段,陡然出击,将他整个人都给限制住,无法闪开的时候,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一点上来。

    九路翻云棒法,夺命!

    铛!

    邹大侠躲闪不开,避无可避,只有架起双剑,前来抵挡,却不曾想那熔岩棒被妖力灌注,气势攀升至巅峰状态。

    火焰蹿出,不但将他手中的一对无锋铁剑都给点燃,化成铁浆,而且连周遭的空气,都化作了一片火云翻滚。

    邹大侠手中的兵器不济,又给那火焰撩到,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我箭步上前,铛铛铛三下,砸得对